众口难调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个机会
    “这些匪徒的首级都可以带回去,剿杀这么多人,必是大功,没想到跟出来的兄弟里,我是第一个单独立功。”

    “不过大家也都累了,又是一夜奔波,着实辛苦。”孙百户抹了把脸,笑着说着。

    苏子籍点头“这是,大家辛苦了。”

    “不如先清点尸体,收拾财货?埋锅造饭也不能耽误,吃完,我们就回去。”

    苏子籍的话,立刻得到了孙百户的赞同。

    “忙了这一夜,刚觉出饿来!你们几个去附近捡一些柴回来。”孙百户随手点了几人,让他们速去。

    他自己直接一屁股坐到一块石头上,虽在冬天,这石头冰凉,可一坐下,仍让孙百户下意识眯了眯眼,觉得立刻舒服了。

    别的将士硬撑着清点了尸体,归拢了财货,都没去清算数量,就已经东倒西歪,坐下了不少人。

    “快来人帮忙!别让这羊跑了!”大概一盏茶时间,离开几人喊起来。

    “居然拉回一头野羊?好运气!”孙百户转头一看,发现一头被硬拉回来的野羊,正与几人较劲,想要逃走。

    与家养的羊不同,这种野羊一看就很凶猛,犄角也很尖锐,被戳到,怕是身上就要多个窟窿。

    直到有人捧着罐跑过去,拉羊过来的一人才一刀,给野羊抹了脖子。

    “快接!这野羊血可别浪费了!”应是有人喜欢这东西,拉羊回来的人,还不忘叮嘱用罐子接血的同袍。

    孙百户则已给羊寻了个吃法“直接烤了,到时均分!”

    因在野外,除了干粮也没有食物,这野羊的确是解决了问题。

    滋滋作响烤羊,苏子籍与孙百户继续“分赃”。

    四支马队,还不算土地与住宅,一共抄了八万四千两,有现银,有银票,还有轻便的绢布,可见这两年,西南马队走私之富。

    八万四千两雪花银,足以养活西南军一段时间了,要知道,这次朝廷给西南运来的军饷也不过八十万两,这二天三夜抄出的银子,就是大军饷银的十分之一。

    如何不让人震惊?

    当然,这也是由于六支马队,知道这钱满是血,所以多半换了银票,铸了私银,在土地和住宅上花的不多,以准备一旦有事,就迅速转移,才有这样多。

    正常的大户是反过来,土地很多,现金很少。

    也就是这八万四千两上交了一半四万二千两给朝廷,又有二万一千两交给赵公公,说不定赵公公也会献给皇上一部分。

    剩余的二万一千两,又有5000两是给郡兵辛苦费和抚恤,每人少者30两,抚恤多者100两。

    到孙百户手里只留一万六千两,让他还觉得能承受,否则这样大数额,以他的谨慎,怕都要觉得烧手,不敢去拿了。

    “苏公子,你的是八千五百两,银子你怕是不好带回京,后面查抄有一些银票,是在京城也能兑换,我算了下,恰够给你。”

    说着,就掏出一叠银票,大额小额都有,厚厚一叠递给了苏子籍。

    苏子籍连数都没数,就收了起来。

    见此,孙百户自然更舒服一些,听着苏子籍问“听说京师房价昂贵,是不是这样?”

    “苏公子,您迟早要在京城定居,其实房子的话,便宜的150两的小院也有,可是您是当官的,不能和普通百姓一样,这有失朝廷体统,起码要买个四合院,或就要1000两!”

    “京官的生活清闲,但工作就是聚宴,不赴席、不宴客、即不列于官场,因此清淡些,少说一年也一二百两的应酬。”

    “京官经常需要出入宫廷和重要衙门,仪表讲究很多,总穿旧几套就会被人笑话,这至少又得几百两。”

    “还有车马费、牛车,仆人,许多场合总不能徒步参加,一年加起来或又要七八百两。”

    “因此一年没有一千五百两,算不上体面。”

    “也亏您得了这笔钱,要不,中了进士,入了翰林,还得苦熬五六年。”孙百户得了不少银子,心情很好,介绍着,听得苏子籍若有所思。

    等孙百户去亲信分钱,苏子籍也叫过野道人,又掏出银票,直接数出三十张,塞给野道人。

    “这些银票,最大额是一百两,一共三十张,全都给你。”

    “这次能剿灭四支马队,你有首功,不是你,也不能抄到这些多的银子。”

    “我暂时无法明面为你邀功,但你也不能白辛苦一场,三千两,算是你的酒钱,且拿去!”

    “公子,这……”三千两的酒也未免太贵了点,被数额晃花了眼的野道人,还有心情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这银子我不能收,就是我的分内事,既是分内事,又如何能收这钱?”野道人将目光从银票上拔出来,推辞。

    苏子籍再次推回来“这点钱不算什么,你不收,赏罚如何分明?再说,京城住大不易,你怎么在京城生活?”

    野道人看向苏子籍,在目光里看到了笑意以及严肃,一迟疑,就跟着笑了起来。

    “谢公子,那我就收下了!”野道人这次接过来塞进怀里。

    二人说着话,见野羊距离烤熟还需要等一段时间,野道人趁机对着苏子籍提醒“对了,公子,这马队走私,要说钱之栋完全不知情,我觉得不太可能。”

    “六支马队,都有过贩卖武器给敌酋的生意,这可不是小生意,是每次都上千两的大生意,那么多武器又从哪里来的?”

    “沿途的关卡检查,这些马队又是如何通过?”

    “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事,钱之栋或是拿了好处,或是想要跟敌酋做戏,好一直从朝廷里得好处。”

    “还有着几封信,是之前搜到,信的内容我看过,看着似乎并无不妥,但应该是有暗语。”

    野道人说着,就顺手将几封信递上。

    苏子籍拆开了,一一看过,皱眉“这信看着没有异常,可真只是日常寒暄,又何必写这么多封,而且都留着?”

    “看着倒是留下的把柄,早知道就拦着不要斩杀了全部。”

    但又一想,就算是留下活口,真看出了这些信的秘密,单靠这些信,也扳不倒钱之栋。

    他等的其实是一个机会。

    nrscr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