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蓝脑世界 > 第八百二十四章 我太难了
    李天敏吸收暗能量,恢复了意识。他脸色很难看,“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李天敏试探着问,失去了复原的能力,他就好比是那被斩去了半截身躯的跳蚤。

    “我想要什么?从头到尾,你还不明白吗?”林云说。

    李天敏的脸色难堪,憾声说:“少爷还有我,都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哦?”林云应了声。

    “我们当初就不该对你妹妹下手,惹谁都行,就不该惹你林云!

    想要实现计划的方法还有很多,为什么我们偏偏选择了悔啊!”李天敏脸色晦暗,要是再给他重来一次,他绝不会鼓动林寒龙走上这条不归路。

    林云沉声说:“林云志耗尽心力,把蓝脑研究出了眉目,可是奈何他作为贫民,根本没有资源把蓝脑这个项目继续下去。

    这时,他天真的想到了林寒龙,想到了那个曾经他不管不问,背地里狠狠插了自己一刀的弟弟

    林云志带着蓝脑找了上来,对你们来说,应该只是一个意外。

    向来谨小慎微的林寒龙,在见到自己的亲哥哥后,怒意,恨意,杀意交织在一起;我想,他在那一刻,乱的彻底。

    蓝脑的研究自然拥有无限的可能性,林寒龙肯定也迟疑过,只不过,一想到能把自己亲哥哥多年来的研究,抓在手心,踩在脚下,他就止不住的舒坦

    这条路,从一开始,就选择不了,无论你有多少次回到过去改变一切的机会,这一切都不会变。

    我也劝你,不要有什么小心思,更不要心存侥幸,正统的超脱者,已经把你们鉴定为了残缺品。

    我想你应该明白,残缺品,意味着什么!”

    “什么!残缺品!”李天敏瞳孔皱缩,心底深藏着的小心思,被林云最后这句话瓦解的一干二净,“少爷呢?少爷没有逃掉吗?”他急忙道。

    “林寒龙死在了苏永珍的手里。”林云摇头。

    “什”李天敏脸色铁青,林云一句话,就让他明白了前因后果,“超脱者欺骗了我们吗?”阴冷的恨意,在他脸上浮现。

    用力握着他的脑袋,装甲与脑壳摩擦,火花溅射,林云的声音再沉了一分:“超脱者是否欺骗了你们,我不管。我只想知道,林安安在哪?”

    林云的眼睛原本是棕黑色,因为小蓝变成了大海的蓝,后来受到德古影响,虹膜又成了红色,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眼睛,是什么色彩。

    直到这一刻,黝黑的能量轻轻盖住了他眼里那红蓝两色,像极了黑珍珠。

    蓝色是他父亲给的颜色,红色是他的机遇,而这黑色才应该是他出生时,最初的颜色。

    李天敏看了一眼林云那双好似宇宙有了意识,居高临下注视着他的眼睛,连忙低眼不敢再看,畏畏缩缩的说:“是!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主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一定会用尽力去侍奉你!”

    “狗屁!李天敏,我虽不会杀了你,但我之前说的话,不会变。你是国联的罪人,相应的惩罚会由星空司法院,下达判决。

    无论这个判决有多么重,我都会保证你,失去超脱者的特殊,仅仅留下悠久的寿命,让你以一颗头颅的状态,品尝着永恒!”林云用力一握,李天敏的脑袋就瘪了一些。

    李天敏吃疼,慌张的说:“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拥有永恒的寿命,还有无数未知和快乐在等着我!”

    “未知到不假,只不过,不是永恒的快乐,而是永恒的痛苦。

    现在,我不会再问第二遍,林安安在哪?哪怕你不说,我也能用其它方式,撬开你的脑子,获得我想要的信息。”林云眼里控制不住的三色混光。

    他还有一个翻白眼的能力,曾用这个能力撬开了不少铁嘴。小蓝表示,这个名叫“追忆”的能力,对超脱者也有用!

    “唯一的区别在于,如果我亲手去取,你会很痛苦。你的精神和意志,会被暗能量的车轮,反复碾压。

    一旦控制不住,无尽的未来里,你就只能以白痴的身份,活下去!”

    “你是恶魔!”李天敏惊惧的颤抖嘴唇,感受到林云再度用力的手掌,他连忙说:“你的妹妹,林安安在银河系外,三百二十四万光年外,一座名叫龙的星系里。

    那里,我和少爷独占了一颗与地球相似的低级生命行星,没有上报给国联联合会。

    我们还在那里建设了基地,在暗中生产着蓝脑御者。

    蓝脑御者除了作为少爷未来掌控国联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外,我们更想把蓝脑御者改造为新型的超脱者,以此来获得在超脱者中的地位。

    我和少爷与瑞博只是合作关系,没有得到任何尊敬和地位为了改变,获得超脱者的智慧,蓝脑御者就是契机!

    你的妹妹,就在这颗星球上,这是这颗星球的坐标她每天都处在过度失血和补充血液的状态里,没有死,却也和死了没有区别”

    李天敏回神,呆愣间,眸子里带着恐惧说:“不可能,我怎么会把所有,都说了出来?”

    林云轻轻闭眼,追忆随之消逝,在李天敏没有察觉的时候,追忆已经影响了他的意识,让他脱口说出了一切。

    握着金属头颅的手,越发用力,火花四溅,咯吱声作响,林云的眉头渐渐皱起。

    李天敏嚎啕:“快住手,我快瘪了!不要再捏了!”

    轻吐一口气,眉头渐渐松开,一个重要的坐标信息,被他小心翼翼的放进了生物芯片内,储存量不大的记忆体里。

    林云缓缓收力。

    李天敏紧张的神情缓和,之前他是椭圆形,现在是沙漏形;他可是失去了复原的能力,没有被捏成一张饼,就是幸运在眷顾他。

    “少爷?”林寒龙小心翼翼的对着林云说。

    一句少爷,林云心底生出了浓浓的厌恶之感,不想再和这李天敏废话,意识一动把他脑壳里的暗能量,收了回来。

    “猪宝!”林云眼里有光。

    “小弟!”猪宝小眼中光芒璀璨。

    “成了!”林云笑容灿烂。

    “成了!”猪宝贼贼一笑。

    一人一鼠对视,为了一个坐标,他们走了太远,太远

    “喂喂,至于那么开心吗?”小蓝傲娇。

    “至于!”猪宝跳入林云怀里,一人一鼠消失不见。

    见林云怀里抱着猪宝,右手提着个脑袋,凭空浮现,林云志被吓了一跳说:“臭小子,你想吓谁?”

    “民众们怎么样了?”林云问。

    “我利用巨舰的权限给生活区的区域管理联长,下达了命令。相关人员,已经在第一时间出面稳定情绪。只不过战争巨舰被毁三分之一的事,整个国联都知道了。自然也瞒不了巨舰内的民众们。”林重山没有大惊小怪,拄着拐杖,冷静的说。

    “还是乱成一锅粥了吗?”林云接话,“爷爷,借你的护腕用一用!”他继续说。

    林重山却是摆手,连忙把护腕取下来递给他说:“主席,还是叫我重山吧,我们各算各的。在我心目中,辈分,已经比不上某些更重要的东西。”

    “好吧。”林云尊重他的意志。

    “噗。”刚才,林云志几番追问,只从林重山嘴里撬出了一点点信息,他郁闷的说:“你们把我放在了哪?”

    “有你吗?”林云斜瞥了他一眼,林重山点头一老一小,默契十足,不理他,走到一边有说有笑。

    “噗!”林云志郁闷,照这个苗头来看,他儿子是他爹的长辈,他爹又在他儿子面前礼敬有加,那,他该怎么与自己的儿子相处?

    要是在平时,因为某句平常的对话,让老爷子觉得他冒犯了自己的儿子老爷子会不会手起拐杖,追着他打?

    不行了!林云志眉头皱在一起,万千复杂的情绪,汇聚成了一句:“我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