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红楼庶长子 > 第 456 章 妾室
    只有贾珂有些踌躇,这金麒麟的事情,贾珂不知道怎么和,秦可卿交代。

    但是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还是提前说了的好,如果一直瞒下去,突然这件事暴露出来,最后夫妻感情就要受到影响。

    于是在当天晚上晚餐的时候,贾珂坐在正中间,秦可卿在旁边陪着,四周站着都是丫鬟婆子,等着伺候这两位主子。

    桌面上摆的都是山珍海味,天上飞的,地下走的,水里游的无所不包,无所不有。

    等到吃到一半的时候,贾珂放下筷子,然后对四周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这些丫鬟都是机灵的,一看贾珂的示意,便一起躬身退出了正屋。

    秦可卿看他这个样子有些疑惑,但是口中却带着微笑说道“大爷,这是怎么了?有什么被人的话要说吗?”

    贾珂现在有些不好意思,斟酌了一下才说道“今天老太太送给我一件金麒麟。”

    贾珂说完之后,就从怀中取出那件色彩斑斓的金麒麟,然后递在了秦可卿的眼前。

    秦可卿疑惑地接过这件金麒麟,仔细的观看,只见这麒麟,栩栩如生如同真物,下边还有五彩的丝线为丝绦。

    秦可卿看着这东西十分眼熟,仔细想了想突然说道“好像史家妹妹有一件,只是比这个小了许多。”秦可卿说完之后看着贾珂。

    是湘云的那个金麒麟已经在荣国府中有了名了,几乎每个主子都见过一两次。

    贾珂无奈的说道“这是老太太定下的,要把史家妹妹送到我这里当妾。”

    秦可卿听到这里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本来她在舞阳侯府是一人独大,其他的妾室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如今来一个史湘云,这不是明摆着要和她对垒吗?

    但是秦可卿也不能违背贾母的意思,于是只能强隐忍着怒火,好像无事一般的说道“既如此,那你可是有了福气了,这史家妹妹花容月貌,给你当妾可真是委屈了。”

    贾珂已经看出了秦可卿的恼怒,急忙从桌子上站起来,来到秦可卿身旁,抱着她说道“这是老太太的命令,我不能够违背,但是我知道我心中始终你是第一的。”

    贾珂说完这句话,把秦可卿紧紧的抱在怀中。

    而秦可卿听着贾珂的话,同时把自己紧紧的缩在夹克的怀中,感到如此的无助,只有在贾珂的怀里,她才能感到一丝丝的安全。

    而他们不知道在窗边,秦可卿的奶娘,正在仔细地听着屋内的一举一动,当听到贾母要把史湘云送到舞阳侯府之后,眼睛便立了起来。然后脸色阴沉的离开了。

    可是这个奶娘却没有发现,贾科虽然抱着秦可卿,眼睛却盯着窗户,同时眼中阴晴不定。

    不说贾珂他们回到府中,怎样安排,再说保龄侯史鼐府中。

    第二天,保龄侯史鼐刚刚用完早膳,就听下人来报,说是清虚观的张道士前来拜访。

    史鼐一听马上就命人,赶快请到正堂相见。

    史鼐也赶紧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上下,便匆匆的向正堂走去。这一次他是特意拜托这个张道士,为他们家这位姑奶奶找一门亲事的。

    自从其兄长去世之后,留下了这个孤女,他继承本应该是由兄长继承的爵位,自然要善待于史湘云,不然天下的口水就能把他淹死。

    哪知道自从他兄长去世之后,史家的地位就大不如以前。家中的出产十分的拮据,竟然已经到了寅吃卯粮的地步。

    因此他和自己的妻子商量了一阵,决定节省开支,不为那候府的门面,而让子孙没饭吃。因此大批裁撤了仆人,家中的许多事情,就连他的妻子儿女也必须亲自操持。

    哪想到这位姑奶奶史湘云,没有想这些,认为自己家中对她有些不好,让自己的姑母对自己一家多有误会。他现在想着就是赶快把这位姑奶奶嫁出去,他也好安静一些。

    史鼐到了正堂就看到张道士在那里坐着,四平八稳的喝茶。

    史鼐赶紧走上前去,抱歉说道“老神仙一向可好,我这里给您施礼了。”

    张道士笑着站起来给他回礼“我这一次可是来讨喜的,你可不能吝啬赏银。”

    史鼐苦笑着对张道士说“老神仙,不要说笑了。你要是要银子,我可真的给不出你多少。”

    史鼐说完这句话之后,把张道士重新让到座位上,自己回到主位。丫鬟们送上茶来,史鼐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这才问张道士“老神仙,我拜托你的事,莫非已经办成了?”

    张道士摸着胡子笑着对他说“已经办成了。”

    “是什么样的人家。竟然能够两全其美?”史鼐现在也有些兴奋起来,毕竟他当时给张道士提出的条件还是很苛刻的。不然也不会拿出那件宝物。

    张道士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侯爷的条件太过苛刻,人虽然我给侯爷找到了,但是大姑娘恐怕不能明媒正娶了。”

    史鼐听完这话,马上就变了脸色,史湘云虽然是一个姑娘,但毕竟其父也是自己的兄长,再怎么差也不能给人当妾。

    “老神仙,你是在和我说笑吧?”

    张道士也满脸严肃地说“侯爷,你说的条件太过苛刻,既要能让大姑娘一生的荣华富贵,又要能帮衬着史家重新飞黄腾达,这样的人家满天下也只有几户。”

    史鼐听到这里也沉吟起来,正像张道士说的那样,这样的人家满天下也只有几户了。

    “那不知老神仙给我找的是哪一家。”史鼐最后还是接受了现实,他虽然想让史湘云嫁的好一些,但是也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把姑娘送出去,也要为史家留些好处才行。

    其实在他的心中,未尝没有要给史湘云点颜色看看的意思,这几年来史湘云不停的抱怨,把这件事传的满京城,都是让他的名声降了许多,要说他心中不气那是骗人的。

    张道士看着他笑着说“这一家说起来还和侯爷是亲戚呢,就是荣国府的贾家。”

    史鼐一听到这马上就明白过来,现在天下能够达成他这两个条件的,荣国府不正是其中的一家吗?

    “莫不是荣国府中的贾宝玉?”史鼐不可置信的说道,要知道贾宝玉可是他姑姑的心头肉。而且已经和其女儿的姑娘林黛玉定了亲,莫不是要让史香云过去给贾宝玉当妾。

    史鼐对于贾宝玉的情况还是了解的,如果是他自己是万万不能答应的。这个贾宝玉简直就是酒囊饭袋,就是荣国府再荣耀也是他的哥哥打下来的,和他没有半分的关系。

    到时候荣国府一分家,贾宝玉恐怕连饭都要吃不上了,史鼐再怎么想给史湘云的颜色,也不能让她吃穿受到制约。

    张道士看着史鼐笑着说道“侯爷莫不是看上了宝玉,如果这样,我再去找老太太说,想来这一次不用费那么多口舌了。”

    史鼐看着张道士的表情便知道他猜错了,那么接下来就应该是贾珂和贾珠了。

    贾珠是个病秧子,他这是知道的。那么就只能可是贾珂了,一想到这里史鼐不可置信的站起来,看着张道士说道“老神仙莫不是把我们家大姑娘,说给了荣国府的大哥儿。”

    张道士坐在那里,满脸自豪的点点头,他心里可是知道,贾珂将来可是要成真龙的。他把史湘云说给贾珂当妾,也算是史湘云的大造化了。如此一来,他得到那件玉葫芦也不算是亏心,在功德上也互不相欠。

    甚至从那冥冥中的感应来说,这一次自己还是吃了亏的。

    史鼐看着张道士点头,立刻兴奋地在屋里走来走去。

    贾珂是什么样的人物,他在朝堂上经常走动,还能不知道?贾珂现在的权势几乎已经是权倾朝野了,就连皇帝也得让他三分。

    如果史湘云能给贾珂当妾,也不算辱没了她的身份。

    “老神仙这件事可是定下了?”

    “侯爷放心,这件事老太太已经应了。而那金麒麟老太太也收下了。想来很快就会告诉贾侯爷的。”张道士现在是什么都不想,只想赶快把那件宝物拿回来。

    史鼐现在更加高兴了,四大家族互相联姻,史家这些年来由于和贾家的疏离,史家已经被大四大家族边缘化了。如果这一回能成了,那么他史家和荣国府就重新恢复到了关系最好的时候了。

    史鼐现在只想着贾珂的权势,已经把刚才对史湘云的那点愧疚抛到了九霄云外。

    但是史鼐反过来用一想,这贾珂现在权倾天下,皇上就能够容忍,不要到时候最后鸡飞蛋打呀。

    “老神仙,贾哥儿现在都是权倾天下,但是以后保不保险,请老神仙给一个话。”

    张道是听他这么问,对史鼐的看法好了一些,不管怎么样他没有被当时的富贵冲昏头脑,还有一些远见,就凭这些就比许多人强了。

    “你不必担心,我给你透个底,我已经用观气之法,看过荣国府的气运,荣国府气运昌隆,长久的很。”

    史鼐听到这里眼睛便是一闪,然后端起茶碗仔细的想了想,然后突然盯着张道士不说话。

    张道士被他盯的有些难受,急忙把身子让了,让躲避他的目光。

    史鼐微微的笑了笑,接着说“老神仙的话,我已经明白了。既然如此,也是大姑娘她的造化。”

    张道士听到史鼐这么说,马上就明白他已经看出了一些什么,于是急忙的解释道“你说的这些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你可不要想多了。”

    史鼐好像一切在了然之中,“老神仙的话我明白,今天老神仙什么也没和我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