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第一宗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龙虎气相
    阴雨绵绵,将这个季节的特征演绎的很好。天空中的一切都被或黑或灰的云层所遮挡,最阳光是难得一见的,今天注定是沉重的一天。

    南姜离和北玄谦走到看台的最高处看向天空,攀谈起来。

    “南姜兄,你觉得今日楚江大哥会赢吗?”

    北玄谦毫无顾忌地开口询问道,似乎在自己面前的不是现任南姜国太子,以后的南姜国大帝一般。其实两人抛去国家的束缚,还真的很相似,也许这就是他们成为真正的好朋友的原因。不过他们今天站在这里都是因为一个人,那就是楚江。

    诚然他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若是除去楚江的朋友这个身份,只怕他们第一次相见会是在两国交战的战场上,或者说南姜离应该早就在太子和二皇子的暗算下离开了这个世界。ii

    也正是因为如此,虽然北玄谦平常经常到处出去玩闹,虽然南姜离总是日理万机,和万古剑帮的人看似愈行愈远,但他们在楚江和轩辕鼎决战这天就不自觉走到了此处。

    “楚江大哥从来不是一个鲁莽的人,而且他总是在创造着各种各样的奇迹,一个轩辕鼎他还不放在眼里。”

    南姜离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显得对楚江充满信心。

    北玄谦听到这话也不再说话,只是默默地站到了南姜离身边,两人同时抬起头看着那不断聚拢愈发显得黑厚的雷云,终于,两人脸上同时露出一个笑容,然后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司徒焰本来也是有些忧心,一想到楚江竟然要和通幽境巅峰的轩辕鼎对决,她的内心就会显得抗拒。纵然轩辕鼎被丐帮的人从道至给打到了通幽巅峰,但是七个小修为阶级的差距也不是那么容易跨越的。纵使她再对楚江有信心,但是也不免得担忧。ii

    随着黑云越聚越拢,那绵绵小雨也下得越来越大,从雨丝变成了豆大的雨滴,而且还有即将倾盆的趋势,再加上天上那偶尔响起的轰隆的雷声,无不让那些凡人锁紧家门,不敢外出。即使是修士,修为差的也是力有不逮,眼瞧着就要在雨中摔倒。老天一怒,竟恐怖如斯。在天地自然的伟力面前,没有人敢说自己是强大的。

    司徒焰就默默地看着这一切,那紧紧皱起的眉头终于慢慢舒展开来。

    “天公作美啊!”

    秦未央不知何时走到了司徒焰身边,没头没脑地吐出这样一句,司徒焰却是表示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盯着那擂台的位置,秦未央也一样将视线移到此处。因为她知道,那人应该快要出现了。

    全场观众此刻站在雨中,都望着那个方向,似乎生怕接下来会少看一些东西。ii

    “呼!”

    不是因为人的出现,而是因为风起了。风逐渐从拂面到狂暴,也不知是谁惹怒了风神,竟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完成这一切的变化。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道身着黄袍的男子盯着这片地方,突然双目发光,目光如炬,死死地盯着那群人聚集的地方。在他的视线中,似乎看到了一龙一虎正盘踞在那里,目露凶光地盯着对方,似在伺机而动,等待一个将对方完全吞噬殆尽的机会。

    终于,那在了一起,龙将虎缠的死死的,可是那虎也不简单,护体罡气十分强大,双方是斗得难解难分,一时间是僵持不下。那黄袍男子还欲看下去之时,一道混沌雾霭却将他的视线给阻拦住了,男子只好收回神通。ii

    “龙虎相争,必有一死,留下的会是谁?”

    那男子开口道,赫然是大帝。

    毫无疑问剩下的那人将主导南姜国未来的发展,但是凭借他达到道至的实力也看不透今天这一场对决的结果。只能知道那一头龙是代表楚江,因为它相比于老虎显得更加稚嫩。那那头老虎自然是指轩辕鼎。

    “金鳞绝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这句话说的正是楚江,今天这一战之后,到底是这条龙云游九霄还是埋骨青山,是虎吞龙运,更上一层,还是虎被龙噬,成就幼龙。南姜天不能加以任何干涉,龙虎相遇是天意,天意终难违背。

    突然,大雨倾盆,水流如注,南姜国有好些年没遇到这种雨天了。普通民众看到这雨,吓得面无人色,一时间,类似于什么“上天降怒”,“天罚”的言语传遍了帝都。可是等到奏折传进了皇宫里却没有翻起一丝涟漪,仿佛石沉大海一般,只因大帝说了一句“不管不顾不问”。ii

    虽然大臣们是内心充满了疑惑,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让这个问题烂在肚子里。南姜天是南姜国少有的明君,所以大臣对他的命令都是没有什么怀疑。他们知道,大帝这么做有这么做的理由。只好暗中偷偷将自家钱财散一些出去,赈一下灾情。

    他们的做法哪能逃过大帝的眼睛,但是大帝最终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喃喃道:

    “天悲吗?这时南姜国的灾祸还是机遇呢?”

    那些大臣不知道,当龙虎相争之时,上天会提前为其中陨落的一方而哭泣,这也就是南姜天口中的“天悲”。这场雨虽然大,但是也是上天的一次机缘,在这场雨中丧失的越多,在未来几年中就会以几倍的物资赔偿回来。因为这是老天爷不小心造成的损失,一切只不过为了止损罢了。一饮一啄,当真是奇妙无比。

    虽然大臣这么做使得日后南姜国的发展变少了,但是大帝也不怪他们,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都是自己的造化,若是一味贪图造化反而会让自己损失的更多,这就是过度地以得失之心去看待事情的结果了。

    不过造成这一切后果的两人却丝毫不知。楚江缓缓站起身来,周围收敛的气场显示着他的强大。以此同时,轩辕鼎好不容易将体内激荡的罡气给压了下去,也是站起身来。

    然后两人对视了一眼,轩辕鼎的眼中浮现了浓浓的杀机,但是楚江却是回以一个不失风度的微笑,然后伸出右手,大喝一声:

    “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