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神浮图 > 526 寂灭成灰,万道汇聚
    “啊~我的手,我的手……”

    众人正自心骇,忽耳边传来老鹤妖尖细凄厉的惨嚎声。

    大家定睛望去,骇然发现,那老鹤妖原本不停再生的右臂竟然不在生长,那断口处光溜溜一片,宛如陈年老伤,已经彻底残废。

    “嘶~”

    一片倒吸冷气之声,众人看着老妖右臂,顿感头皮发麻。

    按道理来讲,以老妖仙体再生之力,根本不可能出现残废这样的事。

    哪怕此刻被林幽斩了四肢,但不停生长之下,迟早都会回复完全。

    没想到,刚才他的右臂被寂佛崖异力泯灭之后,连他本体右臂的再生性都直接泯灭了。

    此刻,任是老妖如何凄厉哀嚎,他的右臂再也不能再生,永远光秃秃一片。

    如此惊悚之象,直看地一行人心神发悸,看着前方一左一右,一大一小两条金光之路,瑟瑟发抖。

    深吸一气,林幽努力压下心中骇惧,忽地挥刀,“刷”一下将老妖左掌切下。

    刀尖一挑,那左掌再次飞向右边小道。

    刹那,如刚才那诡异的情景重又出现,无声无息间,那一只老妖的左掌灰飞烟灭。

    刷!

    众人目光紧盯向老妖左腕。

    果然,老妖左腕再生性消失,那一只左掌永远失去。

    “啊啊啊……小畜牲,我杀了你!”

    老妖凄厉咆哮,奋起妖威,拼命挣扎,扭曲的面孔无比狰狞,大张的嘴巴开合,“咔咔”咬在空气中,狠不得生吞林幽。

    似乎这样,他就能咬死少年。

    “闭嘴!”

    冷喝声惊,小灵仙挥起玉拳,狠狠击在老妖后脑,“砰”一下将他击晕过去。

    她抬头向少年道“接下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继续!”

    少年毫不犹豫,挥起刀光,再一次熟练地斩下老妖一只脚掌,挑向左边金光之道。

    “嗖”地一声,脚掌直向左前方飞落,众人的目光也跟着望了过去。

    没有化成飞灰,“砰”地一声,脚掌落在山道之上,安然无恙。

    “唔!看来,左边这条山道,应该安全!”

    看着老妖脚掌在那扭动,少年终于舒了一口气。

    他最怕左边大道也会有异力笼罩,那样的话,他们可就被困在佛崖上了。

    “我佛慈悲!给我们留了一条生路!”

    “我佛慈悲!”

    灵心一声感叹,引来后面一溜小和尚齐念佛号,却听地林幽直翻白眼。

    慈悲?你家大光头慈悲个屁!

    这可都是小爷拼命探索出来的安全之路,跟大光头一毛关系都没有。

    少年心中吐糟的同时,全然忘了他自己也只是在拿别人当探路石。

    就见他大步上前,一脚踹起老妖脚掌,踢皮球一样将其踢向前方山道,以为探路之石。

    血淋淋的脚掌顺着金光布满的山道,不停向前滚,探明前方无有危险。

    见此,众人跟着向前,一路往山下行去。

    没过多久,前方又一次出现叉路。

    这回林幽可就熟手的多了,随手将血淋淋脚掌一分为二,分踢两个方向,探明了左侧那条没有危险。

    于是,大家再次向左。

    一路走走停停,由琉璃神灯引路,老妖身上各种零部件探路。

    没过半天,老鹤妖四肢全无,五官俱消,整个人变地光秃秃。

    那惨不忍睹的样子,别说灵心一众大小和尚了,就连对其恨意颇深的小灵仙都紧皱着眉头,扭过头去,不忍再看。

    唯有林幽,一脸的满不在乎,漠然目光扫过,随手刀光连闪,削下一片片老妖血肉,飞射前方,不断探路。

    其闲适的姿态,直看地一群小和尚满眼诡异,心中瑟瑟,看着少年的背影,有种莫名惧怕。

    “阿弥陀佛,小幽施主,可否不要再这么折磨这位……前辈了?”

    灵心小和尚慈悲,看着老妖昏迷中时时痛苦的面色,不由向林幽恳求。

    求他饶过老妖,不要如此折磨他了。

    正所谓蝼蚁尚且偷生,面前老妖四肢俱断,已然再无反抗之力。

    如此,又何必再折磨他呢?

    “折磨?小和尚,你是不是傻了?”

    忽听身后灵心替老妖恳求,林幽微愣间嘴泛冷笑,他指着前方又一处三叉路口,“看看前面,你觉得我有那闲功夫来折磨一个废人么?”

    “这寂佛崖一步一危,没有探路石,咱们怎么下去?”

    “这老妖不久前还追得我们要生要死,咱们会出现在这寂佛崖,究其原因,不还是这货追的么?”

    “此刻被我镇压,合该他以其血肉,为大家探出一条生路来!”

    “不然的话,难道小和尚你,愿意替这老妖当探路石?”

    少年几句话下来,听地灵心小和尚面红耳赤,倍感惭愧。

    看着林幽嘴角讥讽的笑,那一双漠然的眸子似在嘲讽他假仁假义。

    灵心一个意气冲涌,便要行那“佛祖割肉”之举。

    不想,他才壮起勇气,前方林幽似是看出他想干什么?猛地挥手打断。

    “行了,你也别说废话,更别想着劝我!我又不是你们和尚,扫地还要躲着蚂蚁。

    我就知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这老妖既然要杀我们,那就别怪我如此对他!走!”

    不理灵心,少年选准前方道路,大步朝前走去。

    一边前走,他一边心中怪叫,这犯蠢的小和尚,别不是真想以身替那老妖吧!这二货,脑子铁定有病,病得还不轻!嗯,以后得离他远点,保不准会被传染。

    眼见少年离去,灵心张口就想说些什么?却被后面看出他意思的师兄弟们,齐齐上前,捂嘴的捂嘴,搂脖的搂脖,拖到后面去。

    显然,其他小和尚可没灵心那么好心,那老妖再怎么凄惨,关他们屁事?

    他们不亲自动手折磨老妖都已经是大发慈悲了,怎么可能允许自家小师弟去当二傻子?

    别跟他们扯什么“佛祖割肉饲鹰”,你要有佛祖那修为法力,大可以去。

    不然就乖乖吃斋念经,好好的修你的佛法,那才是正道。

    “唔唔……”

    灵心被一众师兄弟拖着,极力挣扎,虽知师兄们是不想他犯傻,但如此行为,却也着实令他无奈之极。

    他想要挣脱,却怎么也脱不开师兄们的束缚,竟被众人抬着,紧跟前方少年。

    林幽不去理会他们,自顾带领小灵仙前行。

    再次走过几个路口,少年忽地脚步一顿,脸色凝重起来。

    “大家小心了!”

    “怎么了?”

    后方有询问之声响起,林幽微微侧身,指了指前方一条金光大道,“你们自己看!”

    众人闻言,齐齐抬头望前,瞬间脸色骇然。

    就见前方金光大道之上,一座座灰黑石像密密麻麻,连成一片。

    这些灰黑石像,有高有矮,种族不同,衣饰不同,他们或挣扎向前,或咆哮仰天,或骇异恐惧,或拼命逃跑……各种姿态,应有尽有,给人以一种诡异、心悸之感。

    只是远远望见,众人便不自觉瑟瑟发抖,似前方有着莫名危险,等待着他们。

    然而,这还不是让大家最为惊惧的。

    最让大家惊惧的是从前面开始,一条条山道纵横交错,纷繁复杂。

    一眼望去,就像成百上千根蛛丝结成的蛛网,让人分不清方向。

    但有一点却都一样,那无数山道似乎都在向着一个地方汇聚,向着寂佛崖某一处合拢。

    “这些都是各纪元时期,来佛崖探索神秘的修士,不知何因?在此化道,成了石像!”

    小灵心挣脱众师兄,走向前来,看着前方山道密密麻麻的石像,默默低头,轻声诵经,为那久远之前的古修士们,超脱送葬。

    “道化石像么?”少年若有所思。

    修士踏步道途便如走上钢丝,向左向右,但有一分偏差,便是万动不复。

    若与大道太过亲合,导致心神化道,则会道化成石像,严重的甚至直接融汇大道之中,彻底在世间消失。

    而若随从本心的,则有可能一念入魔,从此身心被欲念操纵,变成一头半疯不疯,行径与兽无异的魔人。

    面前这些古修士,道化成石像,也不知在此千年?万年?又或几十万年?

    虽然理论上,他们还有恢复成人的一天,但实际上,这些古修士心灵怕是早就崩溃。

    哪怕解除了道化,也只会多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林幽站在最前方,看着那蛛网一样的山道,头痛无比。

    手中琉璃神灯放射金光,分化万千,竟一下布满了前方。

    这泥妹的,要他怎么探路?

    侧头看了看小灵仙手中提着的老妖,少年心中计算着,还剩躯干的对方那点肉,够不够探索如此之多的路径?

    小灵仙双眼灵光不断闪动,看着前方蜘蛛网一样的山道,心头忧虑。

    在原时空,她早就对这寂佛崖有着一定了解。

    想到前方便是寂佛崖最大秘密所在,她看着少年背影,举棋不定,不知自己该不该道出此中秘密?

    只是,若她明晃晃说出秘密,怕是会触动时空锚点,那时可就得不偿失了。

    考虑良久,她忽模糊提醒道“你们看,那前方山道汇聚,是不是在指向一个地方?”。

    “确实,这么多山道虽然错综复杂,但看其方向,全都在往中心汇聚!那里,是什么地方?”

    林幽紧皱眉头,冥龙眼扫射天地,上下观望,看着那山势来拢,如万千龙蛇交汇,少年眉头越皱越紧,越看越惊,一种莫名惊惧泛起心头。

    zhhenfutu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