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学霸修炼计划 > 第九十七章 毕业表演
    林清河的毕业感言结束后,现场又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林清河深鞠了一躬然后走下台。

    “下面,让我们欣赏由初一初二年级带来的舞蹈表演《ht  star》!”主持人又上台说环节台词。

    随即十几个穿着水手服的初一初二小学妹手里拿着金色的花球迅速走到舞台的中间摆好队形,蓝色和白色的水手服泛着青春活泼的可爱气息。

    台下欢呼声一片,还有不少人在讨论着她们可爱的服装,以及哪个小学妹长得最靓漂亮,身材最好。

    音乐响起,小学妹们跟随着音乐开始摇动手中的花球,并跳出活泼可爱的动作,看得台下的学生沸腾不已。

    “学妹,我爱你们!”

    不知道哪里有个男生大喊一声,现场一片欢声笑语,随即又有不少男生开始调戏台上可爱的小学妹们。

    学校领导看在今天是毕业典礼,也就随他们了,并没有阻止。

    台上的学妹们一片脸红,但还是强忍着跳完了整只舞蹈。

    随着她们开始撤下舞台,主持人又上台说道“感谢初一初二年级给我们带来的经常表演,下面让我们欣赏由初二3班姜旭同学,给我们带来歌曲——《亲爱的女孩》。”

    随即一个长得挺可爱的男生走上台来,随着音乐的声音,他慢慢闭上了眼睛,仿佛开始沉浸其中,然后当他睁开眼睛,提起手中的话筒开始唱。

    你的目光

    总是在追随着她的身影

    她光芒万丈

    你卑微其中

    只是简单的一个微笑

    就让你辗转难眠

    亲爱的女孩

    请你回头看看

    那只会偷偷观察的男孩

    他只希望

    你能多看他一眼

    ……

    不知道为什么,曹诗杰听着这首歌,仿佛是在写他对言玉函的感情。

    ‘她光芒万丈,你卑微其中。’

    在他的眼中,言玉函是是万众瞩目,而他只是一个小丑。

    可是,他真的好希望她能多看他一眼,虽然说是公平竞争,但是言玉函连他的冰淇淋都在犹豫要不要接。

    再想起刚才两个人对视,言玉函开心的表情,他的眼泪慢慢流了下来……

    音乐很伤感,十分催泪,他赶紧将眼泪抹掉,但是他忽然发现,现场在哭的居然不止他一个人,还有不少男生也在默默地擦干眼泪。

    台上的男孩唱得忘我,似乎这首歌也是他内心的独白。

    是啊,有多少男孩面对自己心中的女神,只是默默地喜欢着,没有勇气去告白,直至毕业,女孩依旧不知道男孩喜欢她。

    喜欢一个人的反应是自卑,总是认为她值得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像自己这样普通的人,怎么可能配得上她……

    整个现场泛着一股悲伤的气息。

    言玉函却觉得这个男孩长得还不错,唱歌也好听,不过小小年纪唱这么伤感的歌,好像不太适合。

    他要是在上面又唱又跳‘我们一起嗨’之类的歌曲,相信会很可爱。

    他的嗓音干净,但是又带着一股沧桑,带着少年的低沉,仿佛经历了很多事情。

    后面又相继有几个表演,都有独到的精彩之处,不过言玉函最喜欢的还是那个男孩子唱的歌,她觉得这个男孩子前途无量啊。

    毕业典礼结束后,不少人去参加毕业聚餐,李小琳当然少不了要凑热闹,而言玉函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去。

    好巧不巧,在准备出校门的时候,看到了已经将制服换下的林清河,两个人打了声招呼,便顺利成章地一起走出去。

    不少人看到他们走在一起,还是会议论,但是似乎已经没有关系了,今天开始,他们已经正式毕业。

    像他们这样优秀的人,一定都会去一中,而自己恐怕只能去七中之类的学校了,虽然中考成绩还没有出来,但是对于自己的成绩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

    “假期有什么打算吗?”言玉函一边走一边问道。

    “还是和以前一样去打工,直到开学。”林清河认真地回答。

    “那个……我们组织了一场毕业旅行,关于费用的事你不用担心,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言玉函转过头来看向他。

    林清河看着她那双漂亮的眼睛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抱歉,我没有时间和你们一起去玩,我妹妹还需要我的照顾,一旦我停下来,我们便没有收入,可能连饭都吃不上了,更别说拿钱去玩。”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们……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林清河似乎感到很失落,他微微低着头,蓬松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

    言玉函感觉自己是不是做了多余的事情,明知道他没有这个条件,却还要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没关系,那下次有空我们再一起去看你妹妹。”言玉函连忙将话题转移。

    “对了,说到我妹妹,她有好多次都有提到你,还问我你什么时候来看她,而且她很喜欢你送的那个蓝色发夹,每天都戴在头上,心情也好了不少。”

    一说到林清芸,林清河马上变了一种神情,很温柔。

    “那就明天吧,刚好我明天也要去医院看朋友。”言玉函笑着回道。

    “谢谢!”

    ……

    两个人一边聊着一边穿过树荫,阳光渐渐炎热,两个人白皙的脸上都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终于在一个分岔路口道别,言玉函没有带伞,所以一路上都尽量找有阴影的地方行走。

    为了早点回到家里,她开始抄近道。

    这条近道她只走过几次,这里的小胡同总是给她一种不安的感觉,残垣断壁,墙上长满了青苔,还有很多的流浪猫在叫。

    但是这一次的猫叫声叫得十分温柔,似乎带着一种被宠溺的感觉,近听还有一道好听的男声。

    “喵——”

    男声温柔地学着猫叫。

    言玉函感到好奇,谁大白天的在学猫叫?

    转过一个弯,映入她眼帘的是一道不陌生的男生的身影。

    这个男生背对着她,手上绑着绑带,身上穿着一身休闲居家服,他温柔着学着猫叫,并给它们喂食,它们都十分乖巧地聚集在他的身边。

    阳光下,一个学猫叫的少年半蹲在地上给一群流浪猫喂食。

    言玉函居然觉得这个画面很好看,便停留了一会。

    那群猫也看到了言玉函,都开始警惕起来,躬着身体似乎是要准备战斗,叫声中也带着威胁。

    少年也注意到了流浪猫们的变化,将头转过来,当看到是言玉函那张脸之后,愣住了。

    他没想到会在这里再见到她。

    言玉函看到了少年白皙的脸之后也认出来了,他……他不就是恩人吗?

    不对,好像是叫叶凌枫来着,带伤出逃医院,还给了自己一张十万块钱的银行卡。

    唉,有钱人家的孩子难以理解,随随便便就是十万块……

    言玉函突然想起来,还没把银行卡还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