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学霸修炼计划 > 第九十一章 徐国山的怒火
    徐国山黑沉着脸来到唐郡的房子,却不见人影,沉着眸子问保姆道“小姐人呢?”

    几个保姆眼神躲躲闪闪,为首的保姆吞吞吐吐说道“小姐至今还没回到家里。”

    “胡闹!女孩子夜不归宿像个什么样子?”徐国山严肃地说道,不过想想便叹了一口气,毕竟都是自己惯出来的。

    这一次的事情总算让他清醒过来了,对于后代的教育真的不能过度纵容,一直宠溺着他们只会给自己招来麻烦。

    几个保姆还是第一次看到徐国山这个样子,平常对唐郡都是“宝贝女儿”“小祖宗”地叫着,难道小姐犯了什么天大的事情?可是以往只要是小姐闹得不太过分,他都容许小姐胡闹来着。

    “去给小姐打电话,叫她立刻回来!”徐国山严肃地对为首的保姆说道。

    保姆唯唯诺诺地连忙跑去打电话,其他保姆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

    徐国山坐在唐郡的高级沙发上,脸部依旧一片黑沉,只要还没还没离开h市,他的心就无法定下来,如果最后三成的企业都保不住,那以后的生活该怎么保障?

    他现在真希望唐郡就在他的面前,然后两个人连夜离开h市。

    “小姐最近一直夜不归宿吗?”徐国山抬头看向那几个保姆问道。

    几个保姆不敢说,但是又不敢撒谎,点点头又摇了摇头,徐国山正在气头上,正没处发火对着她们就是一通乱骂。

    唐郡平时也没少骂过她们,她们虽然感到委屈,但是谁叫他们家给的报酬高呢?就当这些高出来的报酬是受这几顿骂吧,生活不易,如果被骂一骂就得钱,何乐而不为呢?

    ……

    唐郡已经喝得烂醉,正抱着一个男生在疯狂地热舞,一个女生进来在她的旁边停下。

    唐郡眼神迷离地瞟了她一眼,还以为是有人给她打电话便问道“谁啊?”

    “是家里的保姆打来的,说是您的父亲来找您,叫您立刻回去。”女生如实回答道。

    “不用理他,你跟他说我今天就不回去了。”唐郡一听说是徐国山,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女生点点头,转头便出去回电话,唐郡身边的男生在她化着浓妆的脸上亲了一口,唐郡也不拒绝,又亲了回去。

    保姆知道收到那个女生的回话后,一阵不安地走回去,发现徐国山正在骂着那几个保姆,她有些颤巍巍地对他说道“小……小姐说,她今晚不回来了。”

    徐国山转头看她,眼神中带着一股杀气,保姆的身体颤抖起来,不敢与他对视。

    “好……好好!真是被我给惯坏了!”徐国山怒气冲天,一脚便将沙发给踹翻,几个保姆吓得叫了出来。

    他又亲自拿出手机,接通后便对里面的人说道“你个臭丫头,给我闯了这么打的电话还有脸在外面鬼混,给我立刻回来!”

    接电话的女生赶紧回道“抱歉,徐总,小姐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我这就向她转告。”

    徐国山怒了,对着电话大吼道“叫她出来接电话!”

    女生听到徐国山这么生气,不敢怠慢,只好让保镖将手机拿着,她快速进入包厢去找唐郡。

    电话那边突然安静,徐国山生气地又骂了几声,拿手机的保镖忍俊不禁,拿起手来把嘴巴捂住。

    不一会,唐郡才匆匆赶来,知道徐国山对她生气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很严重的事情。

    “喂,爸爸,怎么了?”唐郡的声音尽可能地甜美,防止徐国山矛盾激化。

    “你个小丫头整天在外面惹事,知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祸?我整个集团都要给你赔上了!”徐国山依旧很生气,语气十分认真严肃,与平常温和宠溺的样子不同。

    “爸爸,到底发生什么了?我怎么就突然和集团扯上关系了?”唐郡十分委屈的样子,听声音似乎是要哭出来的样子。

    徐国山叹了一口气,他还是舍不得凶她,重新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之后才对她说道“你先回来,事情的严重性你应该清楚。”

    说完,徐国山便把电话挂了。

    唐郡一阵沉默,此时她的酒已经差不多醒过来了,她自己也想不到怎么就和集团牵扯上了,如果没有她爸爸的韵允集团在背后支撑着,她就什么都不是。

    虽然她放纵自己,过度奢侈,但这点道理她还是懂的。韵允集团就是她放纵的资本,如果这个资本没了,她以后还怎么放纵?

    她连忙去洗手间把脸上的妆容卸下,然后赶回自己的家去。

    徐国山打完这一通电话后突然冷静下来,果然只有小姐才能牵制得住他,保姆们都松了一口气,不过听他们刚才的谈话,难道韵允集团是要破产了吗?还是小姐弄的……

    不过她们也不敢多问,作为下人,还是不要参与这些事情,以免引火烧身。

    “去帮小姐收拾行李,所有的物品全部都打包起来。”徐国山对那几个保姆说道。

    几个保姆应了一声逃也似的离开,去唐郡的房间开始收拾行李。

    虽然她们也不知道徐国山怎么突然这么做,不过她们也不会问。

    很快,唐郡便回到了家里,看到徐国山坐在她的高级沙发上,眉头紧皱着,她连忙跑过来楚楚可怜地问道“爸爸,到底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啊?你刚才好凶哦……”

    徐国山看到她一脸委屈的样子,也不好凶她,只好用着哄她的语气说道“你在学校最近是不是欺负谁了?对方应该是涵术集团保护的对象,所以要爸爸的韵允集团来偿还。”

    涵术集团?

    唐郡对集团的事情概念一片模糊,她从来没有去关注这些事情,而且徐国山也没和她提起过,这还是第一次,没想到她第一次接触到徐国山的集团居然是以这种方式。

    她本来就是私生女,继承事业这种事怎么也轮不到她的身上,所以只是享受着巨大的财富,却对生产财富一概不知。

    “爸爸,这个涵术集团很厉害吗?”唐郡问道。

    徐国山叹了一口气说道“何止厉害,它两年前还只是一个小公司,如今已经能将爸爸的集团完完全全碾压。”

    “爸爸这也是没有办法,所以才答应人家明天之前离开h市,而且此生没有他的允许,绝不踏进h市半步,这才保住集团的三成企业。”

    徐国山感觉自己一败涂地,如今还要求着人家放自己一条生路,才能苟延残喘地继续活着。

    唐郡听完也是一阵惊讶,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今的地步,她万万没想到在她欺负的人里面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居然被涵术集团保护着。

    被她欺负的人可都不少,一时半会也找不出来这个人,难道真的要按照徐国山说的,连夜离开h市?

    那她明天的中考怎么办?

    一旦离开了h市,她就上不了一中了,现在该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