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学霸修炼计划 > 第四十八章 背后的人
    刚放学的云凌中学一片喧闹,烈日下仍不缺少青春飞扬的热血少年少女。

    而在校园阴暗的角落里,一名女生裸露着膝盖跪在地上,脸上是苦苦哀求的表情,眼中泛着泪花,看起来楚楚可怜。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便是今天早上将言玉函撞倒的女生。

    而站在她前面的,是一个长得十分漂亮精致的女生,身上的穿搭都是在时尚杂志里出现的。她看着跪在地上的女生眼里充满了高傲,不屑,嘴角斜斜地扬着。

    “求求你放过我们家吧!我都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做了……”跪在地上的女生磕了一个响头,声音带着哭腔和颤抖。

    打扮时尚的女生嫌弃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就做这么点就想让我放过你家,你想得美!”

    “那你还要我怎样?她这一次肯定没考好……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女生抬起头说道。

    打扮时尚的女生的脸突然沉了下来,她轻轻伸手勾住跪在地上的女生的下巴,将脸慢慢靠近,跪在地上的女生吓得连忙把眼睛闭上,全身颤抖着。

    “我……要她身败名裂!”打扮时尚的女生将气息吐在女生的脸上。

    跪在地上的女生吓得睁开了眼,那只抓着她下巴的手也终于松开,而它的主人已经转身准备离开。

    “为什么?你就这么恨她吗?”跪在地上的女生鼓起勇气问道。

    “你……最好别问。先管好你自己吧,如果不想你们家的公司破产,就按照我说的去做。”打扮时尚的女生停顿一下,说完后又继续离开。

    跪在地上的女生眼神呆滞地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另一边。

    言玉函回到家,考试没考好心情有些郁闷。

    来到厨房一打开冰箱便发现好几道已经做好的菜。旁边还贴有一张便利贴,上面写道把菜放进微波炉热一下再吃。

    言玉函看着字条笑了笑。把冰箱的菜都拿了出来,乖乖打开微波炉,把菜都放了进去。

    仔细想想,今早她除了食用和言玉树一起买的早餐,其他的就没有吃过,难道是早餐出现了问题?如果是这样,小祁和她哥是不是也吃了?他们会不会也和她一样?

    种种疑问下,言玉函打了言玉树的手机。

    铃声响了三声便被接下了,电话里传来言玉树好听的声音。

    “喂?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一下小祁怎么样?”言玉函回道。

    “她很好,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吗?”言玉树再一次追问。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他……言玉函在心里嘀咕道。

    “今天的早餐你们吃了吗?有出现什么问题吗?”言玉函最终还是如实问道。

    “没有,我们都吃了,并没有问题,怎么了?”言玉树问道。

    “没事就好,可能是我今天不太舒服吧!”言玉函勉强笑着说道。

    “考试出现了问题吗?”言玉树直戳要害。

    “嗯……”言玉函此时才发现自己居然有些难过。

    “没事,反正也只是模拟考,你不用太紧张,现在你考一中的实力还是有的。”言玉树原本就好听的声音此时更温柔了,给人的感觉就像一片温泉,温柔而舒适。

    “嗯,谢谢哥!”言玉函终于笑了出来,刚才郁闷的心情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转而变成一种难以言明的甜蜜。

    “哥,你把电话给小祁,让我和她说几句!”言玉函一想到小祁,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了,如果不是因为下午还要回去上课,她都恨不得飞到她的身边去陪着她。

    言玉树的脸色突然一沉,但还是走进病房里。

    祁萘笙依旧不理他,他淡淡说道“你的玉函姐姐要你接电话。”

    祁萘笙一听到是言玉函找她,一双眼睛都变得雪亮起来,快速抢走言玉树手中的手机贴在耳边。

    “喂,小祁,在听吗?”手机里传来言玉函温柔的声音,祁萘笙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才发现自己是在听电话。

    一旁的言玉树看到她蠢蠢地点头的样子,忍不住偷笑。

    祁萘笙瞪了他一眼,继续听电话。

    言玉函也猜想到小祁已经接了电话,就是没有说话,又继续说道“你要乖乖听玉树哥哥的话哦!好好吃饭,等你恢复了我们就接你回来住!姐姐还要上学,等有空了就去看你……”

    言玉函交代了好多,祁萘笙都静静地听着,她把言玉函说的每一个字都记了下来。

    好一会儿,言玉函才挂断了电话,此时微波炉里的饭菜都已经热好了,言玉函小心地将它们端出来,细细品尝每一道菜。

    等言玉函挂了电话,祁萘笙又恢复到了那双淡漠的眼睛。

    言玉树收了手机便离开了,涵术集团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开,郭憬已经开车到了医院楼下来接他,为了不引起注意,郭憬开的只是普通的轿车。ss出现在医院门口,郭憬心里便有些小激动,就像粉丝见到偶像一般。每次为言玉树办事他都十分高兴,比为他自己做事还要高兴。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崇拜吧!

    “离会议开始还有多久?”言玉树一进入车子便问道。

    “还有差不多半个小时。”郭憬看了看时间说道。

    “我上次让你查的事查到了吗?”言玉树又问道。

    “查到了,背后的指挥人是一名叫唐郡的学生,她还有一个身份,是韵允集团董事长徐国山的私生女。”郭憬将查到的如实反馈给言玉树。

    言玉树听到唐郡,便陷入了沉思,这个人和他的渊源有点深。他上次警告她离言玉函远点反而激怒了她,动作更大了。ss陷入沉思,便不再打扰。

    片刻后,言玉树才说道“开车吧。”

    “是。”

    郭憬发动车子,载着言玉树离开了医院。

    言玉树的思绪却没有停下来。

    两年前,言玉树在参加高中数学竞赛的途中,顺手救下了一个失足跌入水中的女生,这个女生便是唐郡。

    事后唐郡便一直粘着言玉树不放,各种讨好,甚至有一次偷偷亲了言玉树的脸,被他不小心推倒受伤后便住了院,醒来后就变了一个人。这个人虽然也是唐郡,却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唐郡,疯狂,病态。

    言玉树觉得这里面有自己的一部分原因,所以对她的一些行为都有一定的容忍。可是后来他查到,唐郡患的是家族遗传病,他只是刚好成了导火线。

    他曾经和唐郡说过,他救了她,她不小心被他伤了,他们从此两不相欠,可唐郡依旧到处搜集他的各种信息。

    除了他是涵术集团董事长这件旁人都不懂的事之外。

    在此过程中,一中的许多想要接近言玉树的女生都得到了来自唐郡的警告。

    言玉树原本就不喜欢女生靠近他,所以也就不管了,可她现在旧计重施在言玉函身上,这他可就不能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