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学霸修炼计划 > 第十五章 醋意(二)
    言玉函一回到言家,便大喊起来“表哥,你在哪?”

    刚好言妈在家里,看到言玉函这么着急,便问道“怎么了?怎么了?言喻他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言玉函脸上还挂着泪痕,着急的问道“妈,你有看到表哥去哪了吗?”

    言妈看到言玉函这个样子,也急了,露出慌张的神色说道“我不知道啊!他和你一起出去后就没有没有回来过,我以为你们是在一起的……”

    言玉函二话不说就要冲出去。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你去哪里啊?”言妈在身后着急的喊着。

    “我要去找他!”言玉函的泪水流得更猛了。

    “你给我回来!”言妈突然喊道。

    “妈,我要是找不到他,会出事的!”言玉函哭着放慢脚步解释道。

    “你都不知道去哪里找他……”言妈着急的喊着。

    这倒是提醒了言玉函,她记得言喻是在赌场被人砍断一条腿的,如果他真的会发生这件事,那么他现在应该在——赌场。

    言玉函这样一想,心突然觉得好痛……如果不是因为她,他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表哥……求你了……一定要等我!

    言玉函抱着一线希望刚跑出言家不远,便看到了正在低着头走回来的言喻。

    表哥……?!

    言玉函停下脚步,愣愣的看着他。

    言喻一抬头便看到了正在流着眼泪看着他言玉函,也十分惊讶的看着她。

    时间仿佛停止了,画面在这一刻静止。

    言玉函突然向前一把言喻给抱住嚎啕大哭起来……

    “你吓死我了……哇啊——”言玉函一边哭一边说道。

    言喻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到言玉函哭得这么伤心,伸手在她的后背轻轻安抚她……任由她在他的怀里哭泣。

    “没事了,没事了!”言喻轻声说道,嘴里含着一抹温柔的笑。

    言玉树一直跟着言玉函,突然看到言玉函哭着回家找言喻,他还以为言喻出了什么事,原本还挺担心的。

    现在,看到两人抱在一起,言玉树的心开始揪起来。他恨不得自己就是此时的言喻,他不明白为什么言玉函突然前后有这么大的变化。

    “你没有去赌博吗?”言玉函突然问道。

    言喻也是被她的问题给吓到了,有些懵的答道“没有去啊!刚才你和我生气,我心情不好,阿海他叫来我,我拒绝了他。”

    咦?小玉函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言玉函听到言喻的回答,心中一喜,说道“所以,你没有去是因为我?”

    “嗯,可以这么说吧!”言喻想了想,回答道。

    “太好了!”言玉函开心的笑道。

    言喻前后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知道言玉函是什么意思。

    “没事,我们一起回家吧!”言玉函突然意识到言喻根本不知道后面会发生的事,这才说道。

    “小玉函,你不生我气了吗?你愿意和我一起走了?”言喻又惊又喜。

    “嗯,我已经不生气了!以后都不会和你生气了!”言玉函笑着答道。

    “小玉函,太好了,我好喜欢你啊!”言喻一把把言玉函抱住。

    言玉函突然意识到原来他们的动作这么亲密,红着脸说道“哎呀,快放开我啦!”

    两人相互捉弄,慢慢走回言家。

    言玉树看到两人亲密的样子,说实话心是真的很痛,可他又能怎样,他抱住她被她说成疯子,可她怎么知道他是有多羡慕言喻……

    除夕之夜的凌晨十二点钟很快到来,言玉函一家人都爬上楼顶,把白天买的烟花都摆出来,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尤其是言喻,明明年龄已经不小了,可在放烟花是却开心得像个孩子,还一直不停地哄言玉函开心。

    言玉函因为言喻这件事已经解决了,心里的石头也就落下了,也十分开心的陪着言喻玩耍。

    只有言玉树在一旁静静观赏着美丽烟火照耀着的言喻,看到她的笑容,他的心情不知不觉好起来。

    言姝莹则嫉妒得发狂,她每每靠近言喻,都总是被自己的老爸威胁。她想问言承明为什么总是阻拦她,言承明都闭口不说。

    看到言喻和言玉函十分愉快的玩耍,她紧咬牙关,闷在一旁瞪着言玉函。

    而言玉函知道言姝莹嫉妒她,看到她不得志的样子,她笑得更是开心,但同时心里也为她感到可怜……都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人。

    就像后世的她和顾南溪的女朋友一样……都是可怜之人。

    言玉函打算不和她计较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然而言姝莹可不会轻易放弃……她借口回去睡觉,进入言喻的房间里,偷偷把言喻的外公留给他的那枚手镯放到言玉函的房间的柜子里。

    烟花盛宴结束后,言喻回到房间,却发现镯子不见了!

    他努力的翻找遍了整个房间,还是没有找到,着急的都要哭了,这是他外公留给他的最珍贵的东西,他如果弄丢了,他会自责一辈子的。

    言瑆看到言喻上上下下都把房间翻遍了,担心的问道“怎么了?是丢了什么东西吗?”

    “爸,外公给我的镯子不见了,你快帮我找找。”言喻着急的说道。

    言瑆也意识了问题的言重性,那是言喻妈妈家里的家传宝,只传男不传女。

    言喻的外公只有他妈妈一个女儿,所以就没有传,而言喻的妈妈生下言喻之后,言喻的外公便把玉镯给了言喻。

    如果真的不见了……言瑆不敢想象言喻的妈妈听到这个消息后会不会当场晕过去。

    两人又重新把房间都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

    怎么办?

    就在这时,言玉函突然发现了自己的柜子里多了一支手镯。

    这手镯无论成色,光泽都是上乘,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言玉函便拿着它去问言妈。

    碰巧被走回房间的言喻的妈妈给碰见了!

    “玉函,你站住!”言伯母突然对着言玉函说道。

    “言伯母好!”言玉函很有礼貌的问候道。

    言伯母慢慢逼近言玉函,突然伸手一把将她手中的镯子夺过来。厉声喝道“这是什么!?”

    言玉函被她吓到了,小声的说道“这是突然出现在我房间里的镯子,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回事!”

    “呵呵,不知道是吧!那我告诉你!这是我们家的家传宝,我们肖家历历代代守护它!现在它的守护人是我的儿子——言喻。”言伯母一个字一个字的咬着说道,眼睛一直在瞪着言玉函。

    言玉函突然明白了,这不就是某人为了离间她和言喻的关系才故意这么做的。

    会这么做的,言玉函用脚趾头想都可以知道,肯定是言姝莹干的。可目前,事情已经闹大了,她也没有找到言姝莹诬陷她的证据……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