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学霸修炼计划 > 第十章 新年(二)
    言玉函看着熟悉的村子,想起过往的生活,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和言喻聊天。

    “小玉函,你又不理我了!”言喻可怜兮兮的看着言玉函说道。

    言玉函看着小奶狗般可爱的言喻,顿时对现在的生活充满动力。

    是啊!我现在的生活就很幸福,上天给我一次从新来过的机会,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珍惜当下!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没有啦,表哥,你看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我想多看看嘛!”言玉函笑道。

    “说的也是啊!对了,你知不知道,今年姝莹表妹一家都回来了!”言喻对此并没有什么反应,很纯真的说道。

    “那你一定很开心吧?姝莹小的时候最喜欢粘着你了!”言玉函笑道。

    言喻神情复杂的看了言玉函一眼才说道“我不喜欢她,我只喜欢小玉函一个人。”

    言玉树听到这句话,突然想吐血。这也太直白了吧……

    额,这个……言玉函在心里笑笑,说实话有这么可爱的男生喜欢还是挺感动的,但言玉函不能接受。

    因为他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这是事实,所以言玉函不能让他把时间浪费在她身上,只能慢慢引导思想尚未成熟的他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其实姝莹她还是挺可爱的!”言玉函无奈笑道。

    “不,反正我就是不喜欢她!”言喻把头瞥过去,撅起嘴说道。

    说到言姝莹,言玉函这才想起来他们要回来的原因,二伯言承民便是那个言爸言妈口中的了不起的亲戚。

    二伯是有名的企业家,平日里普通人都很难和他接触,如今他回村了,所有人都巴不得和他能扯上一层关系。

    言姝莹便是二伯的女儿,从小被惯着,生性娇气,什么都是她的,谁都不许和她抢。

    不过言玉函也觉得奇怪,这样蛮横的大小姐居然喜欢同样是被家里人宠惯的言喻……这只能说明言喻真的是对女生的杀伤力是真的很大啊!

    言玉函突然有种想将言喻调教成“中央空调”的个性了。像他这样爱恨分明,在女生里可是很吃亏的,不过以言喻的条件,只要他没有女朋友,都应该会有一大群的女生围绕吧!

    “终于到了!”车里响起言喻有些稚气的少年音,温柔清脆而灵动……言玉函越来越觉得言喻不去学艺术真的是太可惜了,不过言喻本身也喜欢唱歌跳舞,说不定可以引导一下他去学习艺术,将来上个艺术类的学院也许会更有前途。

    车子终于在言家的院子里停住,言玉函一下车才发现院子里还有另一辆车,想必是二伯家的。

    言玉函帮大伯把车里的东西搬出来。当搬到一整箱的啤酒时,言玉函才发现,此时的她没有像后世那么大的力气。

    年龄差距不说,后世的言玉函因为常年工作,早已锻炼出一身的力气,并没有像现在这般娇弱。

    言玉树看到言玉函正在吃力的搬,刚想走过去帮忙,却发现言喻已经先他一步接住言玉函手中的啤酒。

    “小玉函,这个太重了,还是交给我来吧!”言喻说道。

    “那就麻烦表哥了!”言玉函看着言喻笑道。

    “不麻烦!”

    言喻此时已经褪去身上的好几层衣服,露出的身材简直没办法挑,此时帮言玉函将啤酒搬出来的样子简直帅炸了,动作流利而活泼,身上总散发着阳光的气质。

    看得言玉函都要流口水了……不行!现在你是他的长辈,应该好好引导他成长,不能对他有非分之想。

    言玉函甩了甩头,想让自己的刚才的想法消散。

    言玉树抬起来的脚忽然僵住了,但还是继续往前走,像无视他们一般从他们身边经过。

    “言喻表哥,我在这里!”一道亮丽的娃娃音奶声奶气的划破的有些寒冷的空气。

    言喻转头一看,是一个穿着夸张的蓬蓬裙小礼服,化着淡淡的装,扎着丸子头,笑脸盈盈的站在言家门口的小女孩。明明只有十二十三岁,却给人十分成熟的感觉。

    这便是言姝莹。

    言喻的脸瞬间变得凝重起来,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言姝莹总是抓着他不放,明明他的态度这么明显。

    “姝莹回来了?”讨厌归讨厌,但基本的礼仪言喻还是要做到位,这是大伯从小就要求言喻的。

    “嗯嗯,言喻表哥,今晚的宴会我们一起跳舞吧!”言姝莹依然保持笑容。

    听到言姝莹这么说,言玉函这才想起来每年春节村里都会安排大宴会来庆祝,只是言玉函一家很少回来参加。

    往年都是有舞会的,当然这舞会都是会雇佣一些专业舞者。一来可以让村民们学习,二来也是让参与不了的村民有一个视觉上的享受。

    往年村里的年轻人都会参加,最重要的是这个活动不限于本村,其他村的人也可以参加。往年都不少别村的年轻人来参加,在舞会里相互认识交流,从而促成了不少段姻缘。

    言姝莹从小就接受舞蹈教育,像这种舞会,她定是免不了要秀上一段。

    “不好意思,我不会跳舞。”言喻也依然保持着微笑。

    言玉函知道,言喻虽然在学习上成绩平平,但在音乐舞蹈方面却是小有成就的,只是因为后来被人砍断了一条腿才沦为一个普通的残疾人。而她也是刚刚才有让他读艺术学校的打算。

    否则的话,以他出众的样貌和才艺,就算不是艺校出身也说不定真的能被哪个娱乐公司给看中。

    “不会我可以教你呀!很简单的,你就当陪陪人家嘛!”言姝莹撒娇道。

    “实在不好意思,我今天身体不太舒服,今晚看来是无法陪你了。你去找别人吧!”言喻说完,拉着言玉函逃也似的离开。

    言姝莹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眼底闪过一道光芒。

    “你刚才怎么不答应她?”两人离开了言家,言喻这才停下,言玉函有些不解的问道。

    言喻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因为我答应你今晚要陪你放烟花,哪里也不去。”

    微风轻轻吹着他的发丝,雪白的肤色,棱角分明的五官,一双黑白分明纯净的眼睛此时正十分深情的望着她。

    言玉函脸刷的一下全红了……

    国家法律规定,禁止近亲结婚。

    正想着怎么回答言喻,言玉函的脑海里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来,这不是……

    想到言玉树那张严峻冰冷的脸,言玉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谢谢你,表哥。听到你这么说我很开心!”言玉函说道。

    言喻看着言玉函的笑容突然呆住了,这真的是他见过的最美的笑容,纯真无邪而美丽。

    “怎么了?”见到言喻没有说话,言玉函问道。

    言喻这才反应过来,看到言玉函也在盯着他看,突然脸就烧起来,连忙转过身背对着言玉函。

    半响后才缓缓扶额道“怎么办……小玉函,我真的好喜欢你,可是小玉树不愿意把你交给我……我该怎么办?”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啊哈?

    你是怎么知道他不愿意的?

    “他虽然嘴上说他管不了你的事,但实际上是不同意的意思,这是只有男人之间才会知道的。小玉树他……是不是也喜欢你?如果是这样那我该怎么办?”言喻背对着言玉函,声音有些沙哑……他是认真的。

    言玉函也是被吓到了,虽然之前她就猜到了,可当这件事情真正从别人口中说出来时,她发现自己还是无法接受……

    言家里,言爸言妈正在忙碌的准备宴会的工作,见到言玉树一个人出现在院子里,言妈疑惑问道“玉函呢?她没有回来吗?”

    言玉树继续进行手中的工作,满不在乎的说道“估计是找言喻表哥玩去了!”

    “这孩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玩,她要是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我也省心……”言妈一听言玉树这么说,便开始责备言玉函起来。

    其实言家还有很多的准备工作需要人手帮忙,两人一回来就跑出去玩了,从长辈的角度来看,的确应该好好责罚一番。

    “他们两人也好久没见面了,一起去玩联络一下感情也是应该的。”言玉树又说道。

    “说的也是哦!但也不应该这时候去啊!晚上有的是时间让他们玩,偏偏选这个时候。”言妈又说道。

    “说不定他们是有什么急事要去做呢!言喻表哥不是这么毛毛躁躁的人。”言玉树又说道。

    “也是。那就等他们回来,我要好好问问。”言妈说完,便走回去继续工作。

    言玉树松了一口气,他刚才的那番话应该能减轻不少言玉函在言妈心中的罪责,但是他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换作时以前的自己,根本不会管这些事情,更别说是替她找理由辩解了。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