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学霸修炼计划 > 第九章 新年 (一)
    除夕终于来临,一大早言玉函就接到言妈的电话,似乎是叫她和言玉树收拾东西回老家。

    言玉函虽然睡得迷迷糊糊,但也知道个大概。就是他们那个了不起的亲戚一家人要回来,所以言玉函一家也都要回去。

    窗外是一层薄薄的雾,太阳还没有完全出来,整个城市呈现着淡黄色的景象,很令人赏心悦目。

    言玉函坐在床上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头发,叹了一口气。她今天是要打算要在家里看书的……毕竟,要考一中,现在水平还不行!

    要是往年,他们都是在大年初一的时候再回去,除夕夜都是直接在现在的家里过,那还真的是很轻松。

    言玉函迅速换好昨天新买的衣服,顺手拿了一些必备的东西便离开了房间。刚下楼就看到言玉树早已准备好,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深邃的双眼不时地看着手表,似乎是在等她的到来。

    看到言玉函下来,言玉树轻轻开口说道“走吧。”。两人似乎与平常无异,只是言玉树看她的神情少了一丝温存。

    言玉函也只是点点头,缓缓地跟在言玉树身后,两人都十分有默契的没有说话。

    除夕这天总是寒冷的,言玉函走出家门,手就不停地开始搓着。一直没有说话的突然言玉树把手套脱下,放到她面前。

    “不用了……”想到昨天发生的事,言玉函神色复杂的小声说道。

    “拿着。”

    又是这不容拒绝的口气……看着言玉树坚定的眼神,言玉函只好乖乖把手套戴上。

    来接他们的是大伯言瑆。言瑆把车停在门口,按了按车鸣,叫言玉函他们上车。

    包的像个粽子似的言喻在车里使劲的朝着言玉函他们挥舞着被n层衣服包裹起来的手,这想来又是言伯母的杰作。言喻便是大伯的儿子。

    言喻可以说是大伯家的宠儿,家里向来什么事都从着他,满足他,言伯母从来不让他受到任何的委屈,导致他的性格有些娇气。

    看到言喻,言玉函才想起来今晚她还有一战要打——死死的盯住言喻,不让他去赌博。

    言玉函也朝着言喻招手,笑道“表哥,好久不见!”

    言玉树轻轻对着坐在车前面位置的大伯和伯母点点头。

    “哎呀,小玉函又漂亮了!小玉树也越来越俊了呢!”大伯一边帮言玉函他们打开车门一边笑道。

    “呵呵,伯母和大伯还是那么年轻,完全看不出已经有了表哥这么大的儿子!”言玉函也笑着回道。

    这是亲戚之间的客套话,早已经历职场生涯的言玉函说出这些话脸不红,心不跳……说得比正经话还要顺溜。

    “哈哈,小玉函嘴巴真甜!”言伯母看着言玉函笑道,眼里充满了对言玉函的疼爱和赞美。

    “小玉树还是和以前不喜欢说话呢!不过小玉树还真的很厉害,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大伯看了看在一旁不说话的言玉树笑道。

    言玉树淡淡的说道“大伯过奖了。”

    两人上了车,言喻便拉着言玉函的手可怜兮兮的说道“我说,小玉函你放假了都不来看看我,我可想你了!”

    言喻不似大伯和伯母,长得十分俊俏,皮肤因为被言伯母过度保护,雪白而娇嫩。

    此时的他正用着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自己,言玉函不禁想到以前在市场上看到的小奶狗,可爱极了!

    不过,可能是受到后世的影响,言玉函突然觉得已经上高中的言喻是真心的幼稚!

    还记得小的时候言玉函还觉得言喻是一个很好的哥哥,总是会保护她,说话也很温柔,完全不像她的亲哥言玉树一样冷冰冰的,很讨厌!

    “表哥,我是想去找你玩的,但是我们老师说谁要是没有完成假期作业,回去是要惩罚的,所以啊,我每天都在努力写作业,没有时间去找你啦!”言玉函模仿以前用着可爱的语气说道,她希望在言喻的眼里她还是那个小玉函。

    “那你写完了没有啊?什么时候能陪我玩?”言喻撅着粉嫩的嘴说道,看得言玉函的鼻血都要喷出来了。

    言玉函的手还被言喻抓着,但言玉函不习惯和除了顾南溪以外的男生握手,表现得有些不自然。虽然以前也被言喻这么抓过,但毕竟现在的言玉函已经不是他口中的小玉函。

    言玉树淡淡的看了看他们拉着的手,在一旁闷闷的没有说话。

    “当然没有啦,我们老师布置的作业可多了。不过我这不是来找你玩了吗?”言玉函笑着说道。

    “好啊,那我们就玩得开开心心的,我带你去吃好吃的!”言喻高兴的笑道。原本就俊俏的一张脸,一笑起来令人感觉整个冬天都温暖了不少……多么美好的少年啊!

    言玉函感慨,之前怎么都没有发现言喻居然是这么能撩人的小哥哥。

    “嗯,好!”

    言玉函在心里笑笑,回想以前每次言喻说要带她去吃好吃的,她总是很兴奋。

    大伯和伯母看到两个孩子还是亲密如初,打趣道“言喻,以后要是小玉函嫁人了,你要给她做伴娘哦!”

    “才不要!小玉函是我的谁都不许抢走!”言喻说道。

    “哈哈,人家小玉函还看不上你呢!”大伯笑着说道。

    这对话听得言玉函满脸通红,她在脑补自己和言喻在一起的情景,当想到言喻跟着她和他的孩子抢玩具的场景,突然就打住了……

    实在是太可怕了,言喻本身就是一个不成熟的孩子,这要真的成为一家人,那岂不是乱套了……

    “才不是……小玉函,你不喜欢我吗?”言喻反驳着大伯的话却又突然转向言玉函眼巴巴的问着她。

    “这……”言玉函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想到刚才的脑补,言玉函也是懵了。

    不对!我怎么当真了?大伯只不过是在开玩笑罢了……

    想到自己刚才的脑补,言玉函在心里苦笑,自己又被别人把节奏带跑了。

    “国家法律规定,不许近亲结婚。”一直保持沉默的言玉树突然开口道。

    言玉函也是被吓了一跳……原来当真的也不止她一个人,看到言玉树说得这么严肃,言玉函莫名的想要笑出声来,鬼知道她是忍得有多辛苦。

    “哈哈,我们说着玩的,小玉树还当真了!”大伯笑道。

    “我是认真的!”言喻嘟着嘴说道,那样子真的特别像小奶狗。

    “你呀,人家小玉树才是小玉函的哥哥,你要带走小玉函,还要问问小玉树同不同意啊!”伯母也难得的转过头来对着言喻打趣道。

    “哦!”言喻似懂非懂的答道。

    想了想,又用十分认真的表情对着言玉树问道“那小玉树,你同意把小玉函给我吗?”

    咦?不对啊!这神剧情怎么发展成这个样子?

    这对话让言玉函想起来电视剧里看到婚礼上的牧师说的台词!难道言玉树这是要把她给卖了?

    言玉树本来就为刚才说了那句话而懊恼,听到言喻这么问,转过头看着窗外的风景说道“她的事我管不了。”

    言玉函一直都很期待言玉树会怎么回答,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可听到这个答案,心中不免失望了一下……你想怎样你倒是说啊!你这话说得是几个意思?

    言玉函在心里想着,但现实里却没有任何的表示。

    大伯似乎是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赶紧转移话题道“诶?今晚你们喜欢放哪种烟花?待会我们再买几个!”

    “我要放哪种最好看的,我要和小玉函一起放!”言喻一听说烟花便兴奋对大伯说道。

    言玉函看着言喻说“好啊!表哥,你要陪我放一个晚上哪也不许去哦!”

    “好!小玉函说什么就是什么!”言喻温柔的笑道。

    太好了,这样就有理由拖住表哥了!

    言玉树听到言玉函对言喻这么说,心里突然刺痛了一下……果然在她的心里,他的地位还是不如言喻吗?

    言玉函一路上和言喻聊着各种话题,但大都是言喻提出的。

    言玉树打开车窗,任凭风凌乱他的头发,一双深邃的眼睛望向窗外远方的风景,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伯打开音乐,车里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中独言伯母还接了好几个电话,看到她严肃的样子应该是工作上的问题。

    言伯母算得是一个白领,每个月的工资比言玉函的爸妈多了至少一倍,不然她也供不起言喻读贵族学校。虽然言喻的成绩平平,但她也不期待言喻以后有什么作为,反正她有能力养他后半辈子。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村子的影子开始出现在烟雾缭绕的山脚。

    言玉函趴在车窗旁,看着离他们越来越近的小村庄。

    看到老家还是原来的模样,言玉函表示十分感动。十年后,这里已经面目全非了,很多村里的人进城赚了钱回来就盖新楼,完全没有了小村庄的味道。

    言玉函打开车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是植物混合着泥土清新的味道……真是久违了!

    在城里是没有办法享受到这么新鲜的空气的,大自然的味道比任何一种香水都要让人心旷神怡。

    车子很快进入村子,村里的人都热情的对着大伯和伯母挥手,大伯按了按车鸣,表示对村民的回应。

    言玉函远远的看到村子旁用来祭拜的小庙前都堆满了人。有的手里拿着已经煮好的鸡和鸭,有的在鸣炮,还有的正和一年都见不到面的朋友聊天联络感情。

    村里的房子都贴满了年画,对联,门前的树上挂满了灯笼,一群孩子聚在一起放鞭炮,大人们也趁着这难得的假期叙旧,可热闹了,到处是一派极乐融融的景象,让人顿感温馨。

    看来大家都准备好了呢,和大家一起过年的感觉真好!

    言玉函想起自己自从和顾南溪私奔后,每年春节都过得十分冷清。因为两人都忙着赚钱,工作是避免不了的,毕竟每逢节日,那工资都是要比平时高出不少。

    而顾南溪的工作更是不能停止,特别是在节日,大部分的人都会放假,这反而是他宣传网站的最好时机。

    所以每到节日,言玉函的感觉是比平时更累,顾南溪也只是简单的煮了点青菜,外加几道熟食肉,春节就这样过去了。

    两人也没有时间说几句话,顾南溪更是一边吃饭一边操作着电脑,有时候看到上涨的数据才过来和言玉函庆祝一下,但言玉函要的不是这上涨的数据,她只是希望他能好好陪她一起吃个饭,过着正常情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