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横刀时 > 第三十五章 叫嚣
    “呦!”

    鸣叫声响彻天地,其间包含着重获自由的喜悦,更有被困数载的愤怒,冰巫泽之内所有的神灵都能听见。

    “是碧落城堡的方向,那里发生了什么?”

    火山山巅,一头红发的烛龙少年仰头吞下一颗糖豆,面朝碧落城堡的方向自言自语道“放出来了吗?这小子真是说到做到啊,那巫大人也该醒过来了吧?”

    “秦忘,滚出来跪下,将神源双手奉上,苍哥也许能饶你不死!”

    碧落城堡院门之前,田七一马当先的叫嚣道,堕猎组的五人听见了贯穿天地的鸣叫之声,明白是神源已被解封出世,率先赶到了此处。

    “我呸!就你个走狗似的东西,也配叫小忘出来,真是马不知脸长,牛不知角弯,没脸没皮不害臊!羞死你叔了!”被捆绑至此的王大叔大骂道。

    被凡人如此辱骂,田七当即大怒,一脚将王大叔踹到在地“老东西!要不是你还有点用,老子一个法术下来把你变成豆瓣儿酱!”

    说罢犹自不解气,抬脚又猛踹了几脚“蝼蚁一样的凡人,也敢辱骂高贵的神灵!”

    王大叔本来就年老体衰,哪里禁得住这样的踹法,痛得拱起背脊,缩成一团,口中呼哧直喘。

    “老东西,喘什么喘?!你可别就这样死了,好戏还在后头呢!”

    几人等了半晌,碧落城堡之中动静全无,田七惊疑道“耶?!苍哥,秦忘那厮不出来,这可咋整?”

    陈月柔娇笑道“真没想到,秦忘是这样的无胆鼠倍,想必知道苍哥在门口,不敢出来了吧?”

    秦苍气定神闲道“没关系,他不出来,我有的是法子。”

    “先打断这个老东西一条腿,他即是如此嘴烈,不如将他的腿一条一条打断,再扔进雪地里,看看他是怎么生存的,不挺有意思?”

    “妙啊,苍哥!”田七眼前一亮,手持一根法杖对着王大叔的两条腿比划道“老东西,先断左腿还是右腿,田某乐善好施,让你自己来选!”

    刚才疼痛中缓过劲来的王大叔头上青筋毕露,细汗已凝结为冰渣,颤声道“老天不开眼啊,你们这样的人,也能被称为神灵,怪不得会被逼得走投无路,躲进这巫泽之中!”

    此言一出,在场五人勃然变色,王大叔所说正是神灵最为隐晦的痛楚,田七法杖一扬,做木棍一般猛力劈下“老东西,你是活腻歪了是不?!”

    “嘭!”地一声,伴随着骨头断裂声与王大叔的惨呼声,王大叔的左腿已被齐膝打断,痛得他在雪地上不住地翻滚挣扎。

    “苍哥,你看这老头翻滚的样,像不像一条虫子?啊哈哈哈哈……”田七问道,余者尽皆大笑。

    画室之中,像是沉睡亘古之后,秦忘悠悠醒转,他的指头微动,眼皮轻颤,而后睁开了眼,阳光映入眼帘。

    秦忘坐起身,只见画室一片狼藉,布谷鸟的尸体倒在地上,但它的神魂与玉勾都不见踪影,发生了什么?

    秦忘抬手看了看,掌心已没有了白狐印记。他将心神探入识海,识海之中也不见它们身影,它们去了哪儿?

    往昔浪潮澎湃的识海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汪小小的湖泊,湖泊清澈见底,涟漪轻泛,充满了灵性。

    这都是他的精神力,似已变得与神灵识海中的湖泊一般大小,但是隐约间又不太相同,似乎比起从前的精神力更为凝实,当中蕴藏的精神力比起之前潮汐之海中的精神力强了十倍不止。

    秦忘心神一动,将精神力抽出一缕,探出体外,化成一柄不可见的飞剑,向着一块紫檀木削去。

    无声无息,紫檀木断为两截!

    念力成剑,恐怖如斯!

    毫无疑问,虽然将神源剥离了身体,但念力这一项技能却保留了下来,毕竟是到达血境之后觉醒的天赋技能。秦忘推测,这样的天赋只要获得了,就不会随着境界跌落而消失。只是再想要控制灵力应该是做不到了,凡人不似神灵,对于灵力并没有那种天生的感应与亲近能力。失去了神源,源力逸散,就再也无法操纵灵力。

    秦忘试着去感应身边那些虚无飘渺的灵力,忽然惊喜的发现,念力所至,所有小蝌蚪一般的灵力无所遁形,他可以清清楚楚地感应到灵力的存在。

    念力的奇异之处显现,虽然不能帮助秦忘控制灵力,却能够帮助他感应到灵力,也就是说今后神灵施法,秦忘都能见到灵力运行的轨迹,这在战斗之中无疑能够取到未卜先知一般的效果。

    接着,秦忘查探身体,发现体内还蕴藏有一些未曾散去的源力。此刻失去了神源,身体似千疮百孔的筛子,源力正在飞速地向着体外流逝,迟早有一天会流逝殆尽,而那一天也就是秦忘重归凡人之时。

    “轰!”

    秦忘伸出手,尝试着控制源力去操纵灵力,一团拳头大的火焰顿时从他的掌心蹿出。

    虽然化为凡人,但短时间内仍旧能够操纵灵力,秦忘判断,此刻能够操纵灵力的程度,大概与灵境六重天的神灵相差无几,不得不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给了秦忘能够面对短期内即将到来的麻烦的能力。

    “秦忘,你再不出来,这老东西的右腿可也就保不住了!嘿嘿嘿……”

    就在这时,窗外传来了田七的叫嚣声,秦忘皱眉,心念一转,精神力铺天盖地释放出去,将碧落堡周遭情况全部映入心间,顿时就看到了令他目眦欲裂的一幕!

    “老东西,看来秦忘并没有把你当一回事啊,枉我们还认为能用你将秦忘引出来,却没想到你在他心里一文不值!”田七哂笑道。

    王大叔匍匐在地,脸色惨白,不发一言。

    “苍哥,怎么办?”白飞问道。

    秦苍眼中狠辣神色一闪而过道“杀了他,进碧落城堡把秦忘给我揪出来!我就不信,神碧沉睡了那么久早不醒晚不醒偏偏这时候会醒来!看秦忘能躲到哪里去!”

    “得嘞!”田七领命,手中法杖荡漾出点点青光。

    “老东西,这可怪不得我田某啊,是那秦忘见死不救,你到了下面见着他可得好生批评批评,做人可不能这么无情无义啊!”

    数不清的藤蔓破土而出,每一条藤蔓上都长满了细小触须,舞动如蛇!向着匍匐在地的王大叔围拢而去!

    “成为我魔鬼藤的养分吧!”

    “木系进阶法术魔鬼藤——分解!”

    “你找死!”

    天际一声暴喝传来,有个人影从窗户跳下,用力一跃,跨过数丈远的距离,到了院门前,一瞬间就欺身到了田七面前,一只青筋毕露的铁拳在田七的瞳孔之中瞬间放大,将他的视野整个填满!

    比这个从天而降的人影来得更快的却是一柄无形飞剑,早已将纵横交错的魔鬼藤斩得一干二净!

    “嘭!”

    拳头重重地砸在田七左颊上。眼球爆裂,鲜血飞溅,田七惨叫着当场横飞出去数米远。

    “是秦忘!”

    有人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