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东厂恩仇记 > 第二百二十六回:隐逸归真
    往事冥微梦一般,曲终独立敛幻尘。书接前文,老妪魏府言戏权奸,句句珠玑发人深省,然而魏监利欲熏心、执迷不悟,非致头触南墙,身败名裂,方欲罢休。

    傅应星得蒙老妪施针赠药,夤夜之际,忽觉耳聪目明,头脑清醒。他睁眼一看,

    发现自己处在悬崖独桥之上,两旁皆无攀援依附之处,且后面为迷雾丛生,崖下万丈深渊。他正在心神惶惑之际,忽然眼前万道红光闪现,氤氲瑞气、袅袅仙风,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缓步走到他的面前。傅应星赶忙欠身向仙翁施礼,求其指点迷津。

    老者告诉他,欲出苦海,求心不求人。

    脱离魔厄,存善劫自灭。一语言罢,老者化作一阵清风,飘然而去。傅应星口中反复吟诵老者临行箴言,顿有彻悟之意。趁着无人之际,他翻墙出府,自此晓其行止藏踪。

    且说许显纯惊闻天牢重犯,悉数不见踪影,立时吓得胆战心惊,他来不及整衣束帽,即可命人赶紧备上轿辇,火急火燎地奔赴东厂。魏忠贤听完许显纯的一番诉说,气得白毛倒竖、恶眼上翻。他立刻吩咐田尔耕和曹钦程,带上百十号锦衣卫,会同许显纯沿途各处追缉。并张贴画影图像,通令酒楼、茶肆,留心行迹可疑之人,如知情不报,罪及满门。

    一时间,锦衣卫犹如潮水般涌来,逢屋就钻、见柜便翻,将京师重地,闹得乌烟瘴气,

    人仰马翻。即便是这不遗余力的搜查,众犯像是飞天遁地一般的消失了。折腾了十余日,

    缉查毫无头绪,魏忠贤不免心中懈怠,喝令众人暂止缉捕。

    原来魏忠贤还在为外甥的不告而别,心中耿耿于怀。他对其百般疼爱,精裁细培,以便他能独当一面,可以委任大事。哪知却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他自顾神情倦怠,心烦意乱。手下的义子干儿,却是暗暗窃喜。傅应星一走,正好少了个劲敌。周应秋贼头贼脑,

    将这班蝇营狗苟、奴颜婢膝之徒,围聚在身旁,对他们说道“你们都看到了,近来千岁为着傅少爷出走,而心神不宁,咱们要想想办法,如何能令千岁心胸畅然,一扫满面愁云。

    此言一出,李永贞对周应秋说道“周将军,除了傅少爷,只有您最得千岁宠信。您的一手神乎其技的烹饪绝活,难道还不能令千岁笑逐颜开吗?况且千岁的寿辰将至,咱们也访好好准备一番了。

    一语点醒梦中人,周应秋闻言,心中喜不自胜。他告诉众人,大家要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务必要使今年的寿诞,别出心裁,生动有趣。

    李永贞对周应秋说道“我们彼此各去准备,大家都要缄言闭口,不动声色,到时候给千岁一个惊喜。”

    此言一出,这些个谄媚之徒,无不拍手叫好,欢呼雀跃。待到魏忠贤寿诞之时,魏府上下车水马龙,往来宾客高朋,络绎不绝。

    戏台之上,花旦清歌婉转,老生铿锵高亢。戏文妙语连珠,表演引人入胜。然而魏忠贤依旧愁云惨淡万里凝,白纸一般的脸上,满是愤恨之意。

    众人见状,无不惶恐。这时周应秋命人撤去戏台。只见他径自走到正中的桌几前面,

    将怀中的冬瓜往上面一放,拿着刻刀,指间运力、刀走游龙,精雕细琢之后,一尊龙凤呈祥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周应秋趋步弓身,对魏忠贤施了一礼。口中极尽谄媚地说道“祝干爹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他一语言罢,余下的那下义子螟蛉,也跟着随声附和。魏忠贤挤眉弄眼,蛤蟆大嘴笑个不停。

    接着在周应秋的搀扶之下,魏忠贤与宾客齐聚堂屋。丝竹管弦、觥筹交错,喝得是五迷三倒,酒酣意阑。

    待魏忠贤兴致正浓时,李永贞闪身出现,对其说道“欧阳修《醉翁亭记》山肴野苦口婆蔌,杂然前陈。此时若是弄点野珍,孝敬千岁,也可为寿宴添些异彩。”

    魏忠贤听了哈哈大笑,我看你们在这宫闱内院,都呆得烦闷了。今日本千岁高兴,就带尔等到外面耍耍。弓马娴熟者,可以一展武艺,打到野味,重重有赏。”

    说罢,魏忠贤备好快马,带着一班义子十干儿,恶仆爪牙,一路风驰电掣,径奔房山林郊而去。

    这些个纨绔子弟,平时里养尊处优,哪里有什么过人本领。一个个乌鸦聒噪,乱作一团,众人趋行五十余里,个个精疲力竭,瞠目结舌。正待他们要打退堂鼓,掉转马头回去之时。忽然林中蹿出一头獐子,绕开众人,

    向前奔逃。

    魏忠贤哇哇大叫,手舞足蹈,指挥众人围捕獐子。这獐子左闪右避,身形矫健,将魏阉耍得满头大汗。

    魏忠贤眼露凶光,对手下之人说道“一个四蹄畜生,也敢在本千岁的面前耀武扬威,给我抓住它,我要生啖它的肉。”

    说罢,众人有弯弓搭箭的,有徒手追赶的,一番忙活,依然是两手空空,徒劳无功。这时林中闪出两骑快马,为首一人身穿花斑豹子皮衣。只见他在马上信手拈弓,猛然转身,

    以一招玲珑望月,朝着獐子射去。只听“嗖”的一声,箭似流星一般,正中獐子,獐子受箭之后,随即倒毙在地上。

    他快马趋至獐子前,刚要伸手将其负在马上,魏忠贤的干儿们,将其团团围住。猎户持缰勒马,对他们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李永贞手拿长鞭,恶狠狠地对猎户说道“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来,哪里来的楞种,敢拿魏千岁的东西。”

    此言一出,猎户听得是云里雾里,他对李永贞说道“魏千岁是谁这獐子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我们不能打?”

    李永贞狗仗人势,见猎户出言顶撞,他挥动鞭子,照着猎户的脑门抽去。猎户将头一甩,随即一把揪住鞭子,使劲一扯,将李永贞从马上摔了下来。李永贞立时摔了个鼻青脸肿。猎户及其朋友,乐得前仰后合。

    这时魏忠贤命李永贞退到一旁,他缓步走到猎户的面前,一对鹞子眼睛,射出两道冰冷的光芒。众人闻见这张僵尸一般惨白的脸,立时惊愕不已。

    周应秋大怒,扬起一脚,猎户从马上踢了下来。猎户此时如梦醒,他对周应秋说道“你们究竟什么是人,为何平白无故的打人?”

    周应秋上前,不由分说,劈面又给了猎户一掌。直将他打得口吐鲜血。少时,周应秋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们这些个刁民,看到当今魏千岁,还不下马磕头,竟敢拒马说话,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猎户捂住胸口,冲着周应秋冷笑道“本朝的海青天,为人清正廉明,那才是万民敬仰的好官,什么魏千岁,仗势欺人,作威作福。”

    魏忠贤听了此言,从参差不齐的牙齿中挤出一丝唾沫,他那深邃而浑浊的眼睛,因为愤怒喷射着火舌。他对周应秋说道“这些人竟敢谩骂于我,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说罢周应秋和众人一拥而上,这时猎户对身旁的人说道“兄弟你快走,留下性命,为我报仇。”

    接着他拍马上前,挥动弓弦与周应秋等人斗在一起。魏忠贤怪叫连连,对其干儿、恶仆们说道“快追,不要让这小子活着离开这里。”

    一队快马绝尘而去,此人熟悉路径,绕到茂林深处,已然不见了。天色渐渐阴沉下来,

    魏忠贤带人搜寻未果之后,悻悻而去。

    第二日,此人悄然折返,掩埋了兄长的尸体后。带着愤恨之情,来到京师。他在杂货铺买来硫磺和套索,探明了东厂路径,便悄然隐藏在枝梢之间。

    魏忠贤此时从宫中回来,一脸阴郁之色。

    手下之人对其说道“千岁,圣驾病体日趋沉重,您还是要早作决断。”魏忠贤点了点头,现在京畿六门俱在自己掌控之中,只要让崔呈秀谋升兵部,一切尽可随心所欲。”

    李永贞嬉皮笑脸地对魏忠贤说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我愿您的千秋功业,倾尽全力。”

    魏忠贤哈哈大笑,难掩心中的喜悦。这时李永贞告诉他,朝中大臣皆不足虑,唯有张皇后颇识大体,沉稳老练。更兼她已有龙种在身,千岁纵有君临天下之心,亦难阻悠悠众人之口。

    魏监闻言,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他马上将心腹之人唤来,在张皇后的饮食中,暗下催胎之药。可怜熹宗子嗣,竟然枉送在奸贼之手。

    猎户听得真真切切,他心中暗暗惊讶,魏忠贤司马昭之心,竟要谋君篡位。家仇事小,国仇事大。他立时从树下蹿下,谋思如何才能此消息传到禁宫之中。要是他乃一介草民,深宫大内,他如何才能进去,倘若被居心叵测发现,魏忠贤必然会趁机发难,提前采取行动。他打定主意,先至京畿衙门去告状。

    哪知巡防差役,见到猎户,立时向他冲了过来。猎户命在旦夕之间,危机时刻,一个侠士使出金鹰展翅,抓住他的衣襟,然后翻屋腾树,将他救走。

    猎户心中感激不尽,询问侠士的姓名,原来此人正是杨存义。存义对猎户说道“兄台夤夜在街上走动,被捉到衙门可就百口莫辩了。”

    猎户听了之后,告诉存义,他本想到衙门告状,幸得侠士仗义援手,不想明室江山,就要落入歹人的手里了。

    存义闻听此言,心中惊悸不已,忙问猎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猎户随即将自己在东厂偷听到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向存义讲述了一遍。

    存义闻听此言,对猎户说道“兄台请放心,我与那阉贼要有不共戴天之仇,此番我必手刃此贼,以为朝廷除害。”

    一说言罢,存义急忙奔赴客客栈,向玉凤和紫嫣商议对策。存义对其说道“现在只有兵分两路,凤儿和嫣儿去围堵崔呈秀,务必要生擒此贼。我趁夜入宫,将此事告知圣上。”二人嘱咐存义一路小心,存义点了点头,施展轻功,一路疾行,直奔大内而去。

    且说张皇后喝了药之后,腹中疼痛不已,魏忠贤派人究竟罪魁,陈公公已经饮鸩而亡。他假惺惺地劝慰了张皇后一番,带着不意察觉的微笑离开了。现在只待熹宗晏驾,他就可稳坐江山。

    这时存义寻到宫中,见到坤宁宫哭成一片,事情十分火急,他亦顾不得许多,马上闯了进去。宫女闻见存义,欲奔出呼喊。存义跪在地上,恭敬地说道“草民杨存义,深夜闯宫,惊扰娘娘凤驾,实在罪该万死。但是事出火急,还望娘娘见谅。”

    张皇后母仪天下,让存义抬起头来。见到眉目清秀,举止得体,想来必不是奸佞之人。便询问他他的家境出身。

    存义如实作答,张皇后得闻其是御史杨涟之子,心中欣喜不已。存义又将丹心血书呈给张皇后,张皇后看过之后,确信此为杨涟亲笔。

    她询问存义,究竟有什么事情要夜闯皇宫。

    存义告诉张皇后,魏忠贤包藏祸心,欲待圣上驾崩之后,行篡位逆举。张皇后闻听此言,心中愤怒不已。她询问存义,应该如何才能擒拿此贼。

    存义告诉张皇后,眼下要安抚魏贼之心,再暗中从皇室之中,选出一个才德兼备的王爷,继任大统。

    张皇后沉思片刻,认为熹宗之弟,信王朱由检是不二人选。她马上唤来心腹,密请信王入宫。及至信王来到,熹宗已然晏驾。整个宫闱之中,哭成了一团。

    这时张皇后,派人火速去请魏忠贤,只对他说“圣上驾崩,要他火速入宫商议定国大事。”

    众人对魏忠贤说道“千岁,我等与你进去,以策应安全。”魏忠贤哈哈大笑,对他们说道“熹宗尚在我的股掌之中,一个妇人,又有何惧。况她是托我辅政之重,正兼崔呈秀统领兵部。”

    魏忠贤不听众人之言,带着两个小太监刚一入宫,宫门随之关闭。一人拔剑站在他的面前,对他说道“魏贼,你欺君害民,荼毒忠良,今天我要手刃了你这个恶贼。”

    魏忠贤扭头一看,立时脸色大变,他战战兢兢地问了一句“你你是人是鬼?”

    存义大怒,丹心剑光照长虹,如蛟龙出渊,直向魏忠贤刺来。他说道“阉贼,还我父亲命来。”

    魏忠贤闻听此言,方知是杨存义。他怪笑连连,掌上血风舞动,步下魅影飘忽。他对存义说道“小畜生,今天我要斩草除根。”

    说罢,一招恶虎啸林,直向存义的心口打去。

    存义灵蛇走位,闪开这一掌后,随即扯住魏忠贤的胳膊,使出一招樵夫背柴。魏忠贤泥鳅脱手,挣开存义之后,血影天魔功移山推海,一掌打在存义的胸口之上。

    存义受了一掌,只感到五脏内气血翻腾,他哇得一声,一口鲜血喷吐出来。血滴溅在丹心剑上,一股烈阳之气升腾起来,魏忠贤惊怔双眼,语无伦次地说道“这这这究竟是?”

    未得他缓过神来,存义一招月里穿梭,剑身斜刺,唰唰两剑,刺中魏忠贤手上的筋脉。

    魏忠贤立时瘫坐在地上。

    存义对其说道“老贼,你恶贯满盈,自有公理正义裁度于你。”魏忠贤闻声,只是冷笑。

    这时禁军趋至,对魏忠贤说道“魏忠贤欺君罔上,专横朝堂,奉皇上之命,将其削官罢职,交由刑部从重论处。”一语言罢,将魏忠贤套强缚锁,押入大牢。

    思宗继位之后,下诏查缉魏忠贤罪状。杨所修和杨维垣,以及嘉兴贡生钱嘉,纷纷上书弹劾。存义又将其父杨涟生前的血书拿出。

    思宗龙颜大怒,即刻拟旨诛杀魏忠贤。魏忠贤自知在劫难逃,在狱中饮鸩酒而亡。魏忠贤爪牙,田吉、田尔耕、崔呈秀、许显纯等俱被打入天牢,等待问斩。客氏、魏良卿,立判死罪。

    思宗初登大宝,大赦天下,存义功在社稷,被封为忠勇将军。然而存义无心于仕途,美人在侧,学得范蠡乘舟五湖,与玉凤和紫嫣

    归隐田园了。

    1644年闯王李自成进京,明朝灭亡。历史俱往,尽付笑谈。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