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南宋第一卧底 > 第83章:笔锋如剑,双瞳如石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县衙里,莫小洛到自己的师兄的住处那里转了一圈。

    当她回到自己所住的房间前面,正要推开房门的时候。只见她猛然间腰身一转,闪电一般回过了身!

    在她的手中,剑光犹如一泓秋水,在月光下吞吐闪动着光芒,指向了院子里一处黑暗的角落!

    莫小洛仔细的向着角落那里看去时,赫然发现黑暗的院墙那边的地上,盖着一张污秽之极的狗皮。

    在狗皮下面,赫然正是那个她曾经在鬼樊楼看见过的老乞丐!

    一个浑身脓疮、不良于行的老乞丐,而且他还是个瞎子!他是怎么从鬼樊楼摸到这县衙里面来的?

    “吃…吃…给我…吃”老乞丐干涩的嘴唇向着天空蠕动着,含糊不清地喃喃的说道。

    好像是由于饥饿,他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再装神弄鬼,就让你尝尝姑娘的飞花剑。”莫小洛稳稳地站在院子当中,语气冰冷地向着这个老乞丐说道“你是什么人?”

    “你不是说过吗?”这个时候,只见老乞丐说话的声音突然诡异的流利了起来!

    “要想让世上哪个男人看上你,除非他是个瞎子!”

    只见地上这张狗皮一掀,那个老瞎子居然从里面笑嘻嘻的站了起来“如今我双眼已盲,你为什么不可怜可怜我这个老瞎子?

    “沈…沈…沈”  莫小洛看着面前的那个老乞丐,惊讶得接连向后退了几步!

    “什么婶婶?我还是你叔叔呢!“只见沈墨一把将脑袋上脏污不堪的头套摘了下来。

    ……

    江湖上常有易容术的传闻,但是也仅限于文人写的传奇志异小说而已。对于莫小洛来说,她是绝不会相信一个人会凭空变成另一个人的。

    可是如今,她却是不得不信了。

    尤其是她在看到沈墨从自己的眼中捏出了两片灰白色的鱼鳞。然后把脸上易容用的东西都搓掉之后。

    “这东西,你从哪弄来的?”小洛惊讶的捏着这片薄薄软软的鱼鳞。

    “状元楼的后厨。”沈墨一边搓脸一边说道“状元楼以海鲜闻名,厨房里什么样的鱼鳞都有。”

    “可别说我没提醒你!”只见沈墨一边擦着脸一边说道“你可不要随便弄一片鱼鳞就往眼睛里放,把自己弄瞎了可不怪我!”

    “真是难为你,怎么想出来的?”莫小洛捏了捏沈墨从脸上搓下来的东西,只觉得那东西有点像面粉,手感还有点弹弹的。

    “你真的会易容术?”莫小洛一脸佩服的看着沈墨。

    “狗屁的易容术!”沈默摇了摇头“这个老瞎子脸上脏得跟个鬼似的,身上又是一股恶臭,谁疯了会去凑近了仔细往他脸上看?

    “像这样的相貌,我只要戴上假发套,在眼睛里装上鱼鳞,脸上随便画画就成了。因为根本就不会有人去注意他的。”

    沈墨笑着说道“不信的话,我要是把自己化妆成个绝世美女。那保准跟个鬼一样,我保证你一眼就能看吐了!”

    “你说的也是!”莫小洛点了点头,忍不住幽幽的叹了口气“反正只要是人心里的那点事儿,就没有你不知道的…”

    然后,只见莫小洛忽地皱了皱秀眉,笑着推了沈墨一把“你还是赶紧洗个澡去吧!你这老乞丐虽然是假的,但是那张狗皮可是实打实的真货,上面的味儿可真够冲的!”

    等到沈墨洗完了澡回来,他把莫小洛叫到了自己屋子里。

    “今天我易容的事,你对谁也不许说。”只见沈墨正色道“只允许你自己一个人知道!”

    “晓得!”小洛见沈墨说得郑重,姑娘立刻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莫小洛虽然是个直性子的姑娘,但是她也是和父兄走过江湖的。所以小洛知道雇主的事情不能去打听。甚至有些事知道了也要装成不知道。

    更何况有关案子的事,必定事关重大。就是泄露出一丝,小洛都怕沈墨会出危险。所以她听沈墨说让她保密,姑娘的心里立刻就决定,沈墨扮乞丐的这件事她和谁也不说。

    “作为你替我保密的回报…”只见沈墨伸手在笔架拿起了毛笔“从今天开始,我教你写字。”

    小洛听见沈墨这么一说,姑娘顿时就是喜上眉梢。然后她就看见沈墨提起笔,在纸上端端正正的写下了“斗草阶前初见”六个字,然后把笔递给了她。

    “真学啊?”小洛心里七上八下的想道。

    等到莫小洛怯怯的拿起了笔,只见她这个英姿飒爽的女侠,执笔的姿势简直比捏着一根扁担还要别扭!

    只见她把第一个“斗”字仔细的看过几遍之后,然后用毛笔在纸上战战兢兢的画下了一个点。

    “哎呀!好软呢!”只见莫小洛皱着眉,抬手看了一眼手上的笔尖。

    “那是羊毫的,又不是钢的,当然软了!

    只见沈墨一脸严肃的从腰间拔出了铁尺,在手上掂了掂“字写的不好,学堂的先生是要打板子的,这个你总听说过吧?”

    “人家还没写呢!怎么就想着打人家?“莫小洛眼神凶凶的横了沈墨一眼,然后又接着继续下笔。

    可是她把这一个斗字翻来覆去的写了十几遍,还是写的歪歪扭扭曲曲折折,就像是蚯蚓在纸上爬行一般。

    “这短命的毛笔,横竖不听使唤!“只见莫小洛情急之下,鬓角的汗都冒出来了。

    她接着又写了几笔,只觉得自己越写越差,不由得沮丧得整个人都垮了下来。

    “那是你用笔不得法,”沈墨一直在旁边看着她,见这么一个简单的“斗”字就把小洛难成这样,于是笑着从她手里接过了毛笔。

    “你看着我!”只见沈墨正色对莫小落说道。

    “这第一点,点下去果断干脆…”说话之间,沈墨的毛笔已经轻轻的点在了纸上。

    “然后提笔,笔锋一触既寄回。之后捻管、提笔…”就在沈墨的笔下,漂漂的亮亮的一点已经出现在纸上。

    “这一点纯用腕力,入笔收笔灵动,转折自然。如果放在你的剑法里,像不像剑法里面的“点”字诀,或者是“凤点头”之类的招式?”

    “啊?”沈墨的这句话一落,只见莫小洛的嘴巴一下子就惊讶地张成了一个可爱的o型!

    “这样也行?”只见莫小洛惊喜得差点跳了起来!

    “当然可以!”沈墨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书法里面也讲银钩铁划,笔锋没有力道是万万不成的。”“莫姑娘不妨再来试试?”看沈墨的笑容,像是对她充满了信心。看得莫小洛不禁心头一阵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