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推背图传奇 > 第七十七章 神兵天降
    再说徐至和周沅芷出了扬州东门,一路北行,很是顺利。天色将明,大船沿运河驶入扬州城北的古邗沟。徐至和周沅芷并肩坐在船头,一边说话,一边欣赏秋日里的湖光山色,两人见开阔的湖面笼罩在一层淡淡的薄雾中,在朝曦的映衬下,闪烁着橙红色的波光,就像初醒少女一样旖旎,两人都不禁沉浸在这绚丽的图画中了,纷纷赞叹自然造化的魅力,这时远方传来阵阵急促的马蹄声。

    不一会,一群骑兵追赶了上来。徐至转过身去,见为首的将军正是杨行密,他带着蒋超、耶律淳、吕用之和一群蒋神庙的门徒,连夜追了过来。

    耶律淳见了湖中的大船,很是兴奋,叫道“禀告杨将军,前面就是逆贼抢走的官船!伪公主和伪驸马应该就在里面!请将军即刻下命令,不可再让他们逃走了!”

    杨行密听了,对身边的蒋超说道“耶律少侠说的有理。蒋帮主你快传本帅的命令!让贵教的弟子将前面的官船给截住了!”

    蒋超举起手中的白虹剑,高声命令道“传大帅的口谕,我帮中兄弟快将前面的官船团团围住,如果船上的叛逆拒不投降,格杀勿论!”

    杨行密笑道“蒋帮主,不必心急。依本帅所见,最好派几名会水的、武艺高强的弟子,潜水登船,如果能活捉伪公主和驸马,本帅记你头功!”

    耶律淳刚刚依附杨行密,他怕蒋超抢了自己的风头,笑道“大帅,杀鸡焉用牛刀!蒋帮主天下第一剑,岂能轻易出手?在下不才,愿为大帅效犬马之劳!”,说完,就纵身跳入水中,沿着齐肩深的湖水,向大船追去。

    吕用之也不甘落后道“承蒙大帅推荐,小人未立寸功,就位居参谋将军一职,小人也愿意为将军擒住匪首,建不朽之功!”,说完,骑着战马冲入水中,追赶徐至和周沅芷的大船。

    徐至见数十名士兵纷纷跳下水,将行驶中的大船团团围困,徐至只好手提凤鸣剑,站在船头,对周沅芷柔声说道“沅芷,马上就会有一场恶战,你不要离开大哥半步!”

    周沅芷见徐至对自己很是细心,眼前的强敌都尽抛脑后,心想“即使今天劫难难逃,也要和徐大哥死在一块,才不枉此生!”,于是也抽出宝剑,护在徐至身侧。

    徐至见吕用之骑了战马,奋力从水中冲上船来,他不等吕用之骑马上船,从船上跃起,对准吕用之双目就是一剑。吕用之赶紧举剑格挡,哪知徐至在空中一个转身,由平刺变为下劈,举剑朝吕用之的战马劈去,那马长鸣了一声,就中剑而亡,渐渐没入湖底了。

    吕用之从马背上跌落水中,可是他并不会游水,只好举起双手大喊救命,但是很快就沉入水底,被呛了很多水,才被附近的几名士兵从水中救起,这时他早已昏迷不醒了。

    当徐至击败吕用之之际,耶律淳也从水底跃起,溅起阵阵浪花。他在空中一个大鹏展翅,跳上桅杆,又沿着竹竿滑跳在徐至的背后,他站定后就举剑偷袭徐至,周沅芷见了,赶紧挥剑上前,挡在徐至背后。

    杨行密看的眼花缭乱,赞道“耶律少侠,好快的身手!你这次能够弃暗投明,建立奇功,本帅一定会给你加官进爵的!”

    蒋超也赞道“耶律兄,你这招“翻江倒海”的功夫,除了长蛟帮的江乘风,这世上恐怕没有人能及得上你了!”

    徐至不等耶律淳站稳,举起凤鸣剑,就是一招“苏秦背剑”,身子在空中腾空翻转,长剑直刺耶律淳的胸口。耶律淳一心险中求胜,不顾自己腹背受敌,挥剑上撩,试图逼退周沅芷,再一心对付徐至。

    哪知周沅芷一心要与徐至共进退,她也不后退,而是用尽全力试图挡住耶律淳挥来的一剑,由于气力不足,她手中的长剑被耶律淳震落。耶律淳见周沅芷两手空空,但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心想何不趁此机会擒住周沅芷来逼迫徐至就范,他向徐至虚晃一剑,反手刺向周沅芷的咽喉。

    徐至见耶律淳的剑离周沅芷只有不到一尺远,大叫了一声“沅芷小心!”,情急之下竟然使出了飘逸剑中的轻歌曼舞,他飞身跳上桅杆,借助竹竿的弹性,在空中连续翻了几个跟头,越过耶律淳的头顶,一招“剑指深渊”,挥剑点刺耶律淳的手腕。

    耶律淳没有想到徐至出剑如此迅速,不得不停止对周沅芷的攻击,撤回剑来,用尽气力,挥剑上撩徐至。

    哪知徐至在空中也平刺出凤鸣剑,用剑头刺中耶律淳的剑头,两剑同时弯曲,徐至借助耶律淳的内力和自己身体的柔性,又向空中高高弹起。周沅芷抬头见徐至在空中飘逸自如,长衫飘飘,就如一个体态轻盈的仙女在空中翩翩起舞,不禁赞道“徐大哥,你的剑法真是出神入化,都快成剑仙了!”

    徐至在快落地的瞬间,见耶律淳挥剑平刺了过来,他一个“蜻蜓点水”,单脚踩过耶律淳的长剑,跳到他的身后,拉起周沅芷的小手,笑道“沅芷,大哥也让你体验一回飘飘欲仙的感觉!”,说完两人再次越过耶律淳的头顶,一个转身,轻盈地落在对面的船舷上。这一切一气呵成,就连在一旁观战的杨行密也禁不住赞道“这位匪首很好的身手,如果你此刻能归降本帅,本帅不但免了你们的死罪,而且还会破格提拔你做大将军!”

    蒋超看了徐至的身手,也惊讶的合不拢嘴,心想“这徐至的剑法原不是自己的对手,相别才几日,他的剑术就有了如此大的长进,此刻就是自己出手,只有仗着白虹剑的锋利,否则也很难是他的对手!”

    徐至高声答道“诸位不必相劝,徐至誓死不做朝廷的走狗!”,说完,一记“气震山河”,将耶律淳逼到船的另一侧。

    杨行密见徐至不愿归顺,只好叹息道“既然这些叛逆至死执迷不悟,那本帅只好将他们斩尽杀绝,免留后患!”,说完示意蒋超用白虹剑对付徐至。

    这时,远处芦苇丛中传来一大片声响,驶来十几艘大船,一个魁梧的汉子手拿关公的青龙偃月刀,站立船头,威风凛凛,高声叫道“公主、驸马不必担心,我们徐州长枪门在此,区区几十名官兵,又何惧哉!”

    周沅芷朝对方的船看去,对徐至轻声说道“原来是徐州长枪门的庞勋,你不是他的使者吗?怎么不和他打个招呼?”

    徐至点了点头,见那船离自己不远,拉着周沅芷的小手,跳上对方的大船,叫道“徐至见过庞兄!庞兄和贵教的弟子正是从天而降的神兵,解了我和沅芷今天的困厄!”

    庞勋朝徐至和周沅芷行了一个大礼道“属下救驾来迟,还请公主和驸马治罪!”,说完挥动手中的令旗,顿时十几艘船上的弟子,纷纷跳入水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庞勋见徐至和周沅芷还是有些担心,笑道“公主和驸马,正逢中秋佳节,属下愿陪两位一边饮酒,一边欣赏我长枪门弟子退敌,如何?”

    周沅芷见庞勋胸有成竹,朝徐至使了一个眼神,点头微笑道“恭敬不如从命,有劳庞帮主了!”

    庞勋让下人在船头摆了一桌酒宴,恭敬地请徐、周两人坐了上席,自己在下首相陪,周沅芷也没有推辞,见徐至还在和庞勋客套,一把拽了他坐下,三人一边饮酒,一边朝水中和岸上看去。

    只见水中的几百名长枪门弟子在一名堂主的带领下,口中齐声念叨咒语“急急如律令”,纷纷潜入水底,不一会水中形成大大小小数十个漩涡。那些凫水的官兵见了,大叫不好,纷纷朝岸边游去,可是这些漩涡越长越大,就一根根索命的绳子,将水中的那些官兵拽入水中,那些官兵一边高声喊救命,一边伸出双手试图抓住水中的芦苇救命,但不一会都没入水底,喂了湖中的鱼鳖。

    杨行密见那些水中的官兵不是长枪门的对手,都枉送了性命,心中骇然,连忙调来弓箭手,向水中射箭,那些弓箭手见水中并没有长枪门的弟子,只有一些大小不等的漩涡,只好朝漩涡射击,虽然箭如雨下,但这一切都是徒劳,那些飞箭落在水面,发出啪啪的声响,都被涟漪的水波反弹了回去。

    这时昏迷的吕用之苏醒了过来,提醒杨行密道“杨大帅,这是我们长枪门独到的水遁功夫,弟子念了避水咒,能潜入水中一个时辰的功夫,如同水中的黑獭,刀枪不入,还请大帅下令让将士们离水边远一点!”

    蒋超听了吕用之的话,连忙举起令旗,让众将士从水边退后数十步远。这时水中的长枪门弟子趁着官军后撤之时,纷纷从水底跳出,从怀中取出一个个油纸包来,他们又念几声“急急如律令”,将油纸包中的物品含入嘴中,张开大口,喷出一个个数丈长的火柱来,将水边的芦苇点燃,又将火柱喷在官兵的身上。那些落后的官兵身上着了火,纷纷倒地打滚,想压灭身上的火焰,可是那火苗越烧越大,将那些士兵变成一个个火人,不一会就烧成一个个木炭,化成飞灰散落在杨行密面前。

    蒋超见一名长枪门的弟子向杨行密奔了过来,连忙取出白虹剑,一个“马踏飞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先一步,白光一闪,削去那名弟子的头颅,他怕杨行密有什么闪失,又跳了回去,护在杨行密的身边。

    吕用之见官军阵中一片骚乱,连忙高声提醒道“这是我们长枪门的烈火伏魔阵,大帅和各位将士都要小心避让!”

    杨行密从来没有见过长枪门会使用这些邪术,他见面前的一个个活人,瞬间变成了灰烬,尸骨无存,吓得面色苍白,差一点从马上跌落,他再也不听从吕用之的劝诫,扭转马头,就带头逃跑了。这群官兵见主帅都已逃跑,顿时没了主心骨,也纷纷弃械逃跑。

    蒋超见杨行密后撤,造成军心不稳,知道自己一人也是独木难支,因此也无心恋战,挥剑斩杀了几名长枪门的尾随弟子,也连忙策马追赶杨行密去了。

    吕用之见杨、蒋二人都已调转马头,带头逃跑了,他也想骑上坐骑趁乱逃跑,但他投靠朝廷,两次提醒杨行密小心这一幕,都被在船头饮酒的庞勋瞧在眼里。庞勋高声命令道“我长枪门弟子听令,我们今天要活捉叛徒吕用之,将他千刀万剐,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雪恨!如果有弟子能擒住吕用之,赏金千两,并让他做吕用之在帮中的位置!”

    众弟子听了帮主的话,个个义愤填膺,擦拳抹掌,将吕用之和他的战马团团围住。吕用之骑上战马,挥剑刺杀了几名挡路的弟子,这一举动更激起长枪门弟子对他的不满,大家对他再也没有昔日兄弟之情,用熊熊的烈火阵,将他死死困住,他的战马见了长达数丈的火焰,一声长嘶,抬起前腿,一个趔趄,将吕用之摔出马鞍,高高地抛在空中。

    吕用之急忙在空中转过身来,避开了烈火阵的围攻,但他落地重心不稳,后背重重地撞在地面上。

    一名长枪门弟子见吕用之从空中跌倒在地上,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向他扑了过去,用自己的身体牢牢压住吕用之,其他弟子见那名弟子一击即中,怕吕用之翻身逃脱,也纷纷用身体压住吕用之,不让他动弹。

    庞勋见手下擒住了吕用之,心中十分痛快,连连敬了徐至和周沅芷很多酒,一扫长枪门被困多日的不快。

    周沅芷见越来越多的弟子用叠罗汉的方法压住最底层的吕用之,连忙对庞勋说道“庞帮主,赶紧让你的属下停手,否则吕用之不被压死,就会被活活闷死!”

    庞勋笑道“公主心地善良,属下本应该听从公主的吩咐,但吕用之这叛徒着实让人气愤,让他吃点苦头,再处死他,方解我心头之恨!”

    徐至也劝道“庞兄,吕用之叛教投敌,是让人气愤。但他可能知晓朝廷淮南驻军的动向,暂留他一条狗命,对贵教和义军都有好处!”

    庞勋听了,连忙高声命令道“我长枪门众弟子听令,本教主命令你们将吕用之这狗贼带过来,公主和驸马要亲自问他的话!”

    众弟子听了,才纷纷站立起来,见最底层的吕用之,早已口吐白沫,两眼泛白,四肢僵硬,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两名弟子分别拽住吕用之的胳膊,将他的身体倒拖着,带到庞勋的大船上。

    庞勋见吕用之就如一团烂泥瘫在跟前,四肢不能动弹,不知道他是真死还是在装死,用脚狠狠踢了他两脚,见他还是没有动弹,连忙吩咐手下取来几盆冷水泼洒在吕用之的身上。

    徐至见地上的吕用之被冷水惊醒,手脚有了动弹,怕他狡诈善变,趁机逃走,连忙出手点了他几处要穴,再次将他瘫痪在船板上。

    庞勋见了,赞道“还是驸马细心,差一点又被这狗杂碎给欺骗了!”

    徐至笑道“庞兄过奖了,我们身处险境还是小心为好!”,周沅芷听到庞勋称赞徐至有勇有谋,脸上也是笑颜如花,插话道“庞帮主,徐大哥再有勇有谋,不也是你们长枪门的使者吗?你们俩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吗?”

    庞勋听了,不明白其中的缘故。周沅芷又将徐至如何在途中与长枪门的齐善行相遇,如何阴差阳错做了长枪门的使者,在扬州遇见自己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庞勋听了,连声道歉道“真是属下的罪过,委屈驸马了。驸马这样的英雄豪杰,哪能为本教这点破事劳心奔波呢?驸马如果不嫌本教是一群乌合之众,属下情愿让出教主之位,请驸马兼任我教帮主之位,辅助黄王平定天下!”

    徐至连忙摆手道“不瞒庞兄,徐至一生闲云野鹤,对治理帮众之事毫不精通,对各位英雄也毫无驾驭的能力,庞兄如果让位于徐至,那岂不让天下英雄耻笑?”

    周沅芷也阻止道“庞帮主,徐大哥向来独来独往,你让他当帮主,岂不拘束了他,他怎么会愿意呢?”

    庞勋听了,知道此事也不能勉强公主和驸马,只好一笑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