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幻灵之寻墓传奇 > 第四卷 溟海惊涛 第332章 斗杀海夜叉
    之前铁牛近距离两枪,似乎射中了海鬼身体,但此时细看,海鬼身上却并没有受伤的迹象。

    想必这怪物也跟尖头鬼鱼一样,虽然子弹无法穿透它身上的鳞甲,但子弹的冲击力,却会令它感觉到痛楚。

    所以这怪物才会闪身躲枪。

    但这怪物进退如风出手如电,比起尖头鬼鱼,更是难以对付。

    然而势逼至此无路可退,白杨等三人只能绷紧神经,随时准备迎接海鬼下一波攻击。

    两下里对峙良久,终究是海鬼先沉不住气,就听它又是一声怪嚎,暗绿色的影子一晃,它又已扑到了三人跟前。

    白杨枪尖晃动,再次刺向它的脸面。

    同时铁牛丁思诚两柄枪也都向着它脸面射击。ii

    那海鬼被逼得急了,随着它充满恼怒地“嗷嗷”一叫,居然用一只巨大的爪子,紧紧蒙在脸上,遮挡住被白杨枪尖笼罩着的眼睛,向着白杨猛力一冲。

    白杨见它使出这般蛮招,赶忙闪身一躲,紧随着身躯一矮,一腿蜷曲,一腿伸出横着一扫。

    这一扫几有千斤之力,但那海鬼被这一扫,却并未即刻倒地,只不过向前一个踉跄。

    铁牛手上还抓着一根标枪,猛见有便宜可捡,他立刻举起标枪,向着那海鬼猛力一砸。

    那海鬼避无可避,不得不扬臂硬架。

    只听“啪”的一声响,标枪重重砸在海鬼手臂上。

    但铁牛手上还握着一柄手枪,标枪难免抓得不够稳当,这一砸虽砸得海鬼再发一声怪嚎,但铁牛手中标枪也震得脱手飞出。ii

    那怪物身体一侧,一只爪子抓到了铁牛胸前。

    铁牛大骇,无论是躲是退都已不及。

    眼瞅着那怪物尖长的爪子就要将铁牛开膛破肚,白杨跟丁思诚只吓得齐声惊呼。

    丁思诚手枪连射,几颗子弹全射在海鬼后背上。

    但海鬼毫不理会,存心先要将铁牛毙于爪底。

    就在此生死系于一线之时,铁牛身体后撤,同时丢开手枪,两手伸出,紧抓住了那怪物一只手腕。

    那怪物万没料到铁牛居然会使出这般怪招,另一只爪子紧随而上,横着抓向铁牛腰肋。

    白杨明知那怪物刀枪不入,他手中标枪除非刺中那怪物眼睛,否则很难阻止那怪物向铁牛攻击。ii

    可他此刻站在那怪物身侧,根本无法用标枪刺那怪物眼睛。

    危急间白杨也跟着贴身而上,两手伸出,拉住了那怪物另一条伸向铁牛的手臂。

    他心中念头急转,索性大叫一声“老黑不要丢了海鬼手腕!”

    他口中喊话,两手已顺着海鬼手臂下滑,也跟着抓住了海鬼另一只手腕。

    铁牛见那海鬼另一只爪子抓到,正想松开它手腕翻身闪躲,猛听见白杨喊话,不假思索重又抓紧。

    同时白杨一抓住海鬼手腕,立刻用尽全力向另一侧拉开。

    铁牛迅即明白白杨的意图,也跟着抓紧海鬼另一只手腕全力拉扯。

    那海鬼力气之大远超人类,但它遇上的这兄弟两个,同样不是一般人类可能相比。ii

    结果两兄弟各抓着海鬼一只手腕拼尽全力扯向两边,那海鬼竭尽全力想要甩脱两兄弟的禁锢。但最多就是手肘处稍稍弯曲,根本难以发力将两兄弟甩掉。

    就这么稍一僵持,丁思诚见机何等迅快,立刻也贴身而上,手中枪管对准海鬼一只眼睛,就像对付那只尖头鬼鱼一样,“啪啪啪啪”连开数枪。

    枪声在闭塞的屋子里形成嗡嗡回荡,那海鬼奋进最后力气猛然旋身,同时两只手腕用力一扭,总算是挣脱了白杨铁牛的禁锢。

    白杨铁牛被甩得踉跄后退,但那海鬼也已到了强弩之末,等到白杨铁牛站稳脚跟,那海鬼用它剩下的一只诡异的眼珠,紧紧瞪视着眼前三人,似乎无法相信居然会在三个人类手下丢掉性命。

    ii

    “扑嗵”一声大响,那海鬼直挺挺地仰面倒下,它一只眼睛被丁思诚射成了一个粘乎乎的大洞,另一只眼睛却到死仍旧未能闭拢。

    “这海鬼可比尖头鬼鱼更难对付!”铁牛说。

    虽然战斗的时间并不太长,他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白杨也感觉身困体乏,干脆直接坐在地上喘息两口。

    丁思诚仍旧有些后怕,说道“幸亏你们两兄弟力气之大不逊于这海鬼,否则便是再多人参与围攻,恐怕也奈何不了海鬼分毫!”

    白杨铁牛知道他这话绝非虚夸,这海鬼周身上下刀枪不入,力气之大又非人类所能相比。

    若非铁牛误打误撞先抓住了海鬼一只手腕,而白杨又想到了之前杀死尖头鬼鱼的情形,即便有他两兄弟参与,要想杀掉这海鬼也难上加难。ii

    更别说普通人力气上远远比不上海鬼,即便是再多人围困着它,也挡不住它横冲直撞肆意杀人。

    蒋朋在他们三个人大战海鬼的时候,已经吓得趴伏在地上似乎随时等着向海鬼叩头,等到白杨等三人杀死海鬼,他依旧趴伏地面不敢抬头。

    直到丁思诚缓过劲来,走上前去扶起蒋朋,软声告诉他海鬼已经被他们“师徒”宰杀,蒋朋先是不能置信地瞅瞅丁思诚等三人,再瞅瞅地上海鬼的尸体,继而浑身抽搐,居然大哭起来。

    也不知是遭受惊吓的后怕,还是死里逃生的狂喜。

    既然大墓里不再有其他威胁,那三人便不再理会蒋朋。

    白杨手脚最是轻快,由他先爬上木船,之后就用标枪枪杆将铁牛丁思诚拉了上去。ii

    却见木船之上同样生满霉斑,船上的设置就跟一般的航船相似——

    当然不是现代的航船,而是古代的航船。

    船上还扯起了两块船帆,只是年代久远,水底又潮湿,船帆已经腐化成灰,就连船缆绳,都零落腐朽。

    还算宽敞的船甲板上,挨着两边船舷摆放着些金银器物,而在夹板正中,却端端正正摆着一口棺木。

    是棺木,不是棺椁。

    毕竟这船建造在大墓里边,不可能建得十分巨大,甲板的面积也就相对有限。

    再加上红胡子毕竟不是中国人,恐怕也未必懂得中国人繁琐豪华的葬礼规制。

    所以那就是一口普通规格的棺木,棺木的材料应该是上好檀木。因为整条船都满布黑斑,而且白杨等人走在上边,都会发出“吱呀”声响,好像随时都会散架一样。ii

    唯独这口棺木之上黑斑较少,整体看来保存完好。

    但到底这口棺木是什么材质什么颜色,却根本无法辨别。

    因为棺木上沾满了鲜血,地上还有很多破碎的骨架,可以想见先前那海鬼将小何碎裂的尸体提了上来,就是坐在这口棺木上啃食。

    白杨铁牛再次感觉胃肠翻涌,铁牛更是按捺不住破口咒骂海鬼实在是凶残之极。

    倒是丁思诚苦笑说道“它本就不是人类,啃食人类只是它生存的方式而已!何况是咱们人类侵入到它的地盘,就算被它杀了吃了,也不能说它有多凶残!”

    这番话倒说得铁牛哑口无言。

    白杨赶忙转化话题,说道“咱们撬开这口棺材看看里边是不是装的红胡子吧!”

    “咱们不止是要找红胡子,更要找……那什么通灵宝珠!”铁牛说。

    “如果有通灵宝珠,也应该是藏在胡红子的棺材里!”丁思诚接了一句。

    “那咱们就撬开棺材看看吧!”铁牛又说。

    他们手上没带撬棍,但他兄弟俩手劲巨大,单凭着两根标枪,也将棺盖慢慢撬了起来。

    紧随着用力推开,棺底情状,便尽显眼底。

    “怎么回事?这怎么像是……一个女人的尸骨?而且……哪有什么通灵宝珠?”铁牛首先叫了出来。

    (请看第333章《女人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