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赘婿 > 615:被救治
    庞飞相信小华佗,也相信自己,那么多的大风大浪都走过来了,绝不可能轻易地被病痛所打倒!

    他乖乖地配合小华佗的治疗,每天按时喝药,保持好的心情。

    药都是林静之熬的,但都是夏树送的,理由不言而喻。

    冷颜大多时候都是看不到人影的,但每当庞飞犯病的时候,她却总是能第一个出现在庞飞身边。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不知不觉,庞飞竟来这边已经十多天的时间了。

    近几日,安瑶催促着问他到底什么时候回去,庞飞总是找各种理由来推脱,却不知道这样一次又一次地推脱,什么时候是个头。

    这让他的心情稍稍有点不好,一来,是不能告诉安瑶实话,她肯定会担心;二来,也不知道这样的等待还会持续多长时间,每多一天,安瑶肯定就多一天的焦虑和不安。

    他只能尽量地用平静的语气来跟安瑶说话,以希望不要露出什么马脚。

    但近来咳嗽的却是越发有些厉害了,就怕正跟安瑶说着话,突然咳嗽起来,引得安瑶怀疑。

    索性电话也不打了,就用微信聊天,可这反常的表现,谁又能保证不会引起安瑶的怀疑呢。

    每一天的问候和关心,对现在的庞飞来说,反倒成了一种负担和压力,这样太影响心情了,小华佗不得不提醒他,“你再这样下去,我可保不准你的病情还会加重的。”

    冷颜突然没来由地将庞飞的手机夺了去,冷冰冰地说,“以后跟安瑶聊天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你就安心养你的病吧。”

    这怎么能行?

    “这没什么不行的,我说行就行。”冷颜将他的手机装起来,庞飞也不好意思去硬抢不是。

    说到底她也是为了庞飞好,怕庞飞的情绪再受到波动,加重了病情。

    但,庞飞其实真的不怕病情加重,他只怕自己在跟安瑶聊天的时候暴露出身体的异常,害的安瑶担心。

    算了,自己现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既然冷颜要帮忙,那就先由着她去吧。

    因为接下来的几天,他还要配合小华佗用药酒泡澡针灸按摩等等,也的确会没时间去跟安瑶聊天,就暂且让冷颜先为代劳几天吧。

    接下来几天,庞飞每天都很配合小华佗的要求,上午用草药泡澡一个小时,结束后休息几分钟,然后又是针灸和按摩。下午还要定时喝两次草药,到了晚上,又要用药酒擦拭身体,这一天天的,被安排的满满当当的。

    就这样过了几天,庞飞的病情依旧没有好转的迹象,一切还都是在按照自然发展的状态在进行。

    “不应该啊,怎么会这样呢,太奇怪了,真的是太奇怪了……”小华佗不停地碎碎念着,又一头扎进屋子里做研究去了。

    庞飞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神情上却是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早有心理准备,没那么高的期望和希望,自然也就不会太过失望了。

    就是这几天没能跟安瑶聊聊天,这心里头啊,空落落的,现在他就想跟安瑶说会话。

    冷颜乖乖地将手机还给他,满足他这个心愿。

    庞飞拿过手机,看到安瑶近几日一条一条地问“你在哪里”“你的身体怎样了”之类的话,心中不由得一阵抽疼。

    算了,还是不聊了,不然肯定要控制不住地情绪波动了。

    他倒是现在觉得,有冷颜代劳,挺好的。

    “你干什么去?”见庞飞起身,冷颜下意识问。

    庞飞说,“我出去转转,一会就回来了,你不用跟着,我一个人可以的。”

    许久没有这样宅在屋子里哪里也不去,都快憋坏了,庞飞现在就想出去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冷颜动了动,终究是没有跟上去,她选择了尊重庞飞的选择。

    庞飞沿着屋子前面的小路一路晃晃悠悠,在半路上,碰见了采药回来的林静之和夏树。

    每每看见他,夏树都是一副警惕的样子。

    庞飞只是冲他们微微一笑,便继续往前走。

    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反正庞飞现在就是想四处走走看看,来这里这么久了,都不知道这一带的风景竟然这么优美。

    以前有大把的时间,可却几乎没什么时间去好好地欣赏大自然的风景秀丽,没时间静下心来放空放空自己。而如今好像突然意识到生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流逝,才恍然发现这个世界的美!

    可惜的是,现在只有自己独自一个人在这欣赏,没了安瑶的陪伴,这风景的美,好像也少了一种味道。

    在外面少转了一会,庞飞便回去了,实在是这糟糕的身子太不争气了,一点点的威风也能让他咳嗽个不停。

    俗话说兵来如山倒,还真是这么个理。

    以前的他是何其的生龙活虎,哪怕几天几夜不睡,也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的精力充沛,而现在呢,一生病,整个人就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样,病恹恹的一点精神气也没有。最主要的是,还嗜睡,有时候坐着坐着,都能睡着了。

    这不,才出来转了这么一会,他就又有点困了。

    也亏得他偶尔还练练拳什么的,能提提神,不然真就成一个病秧子了。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小华佗终于又找到其他的办法了,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折腾,搞出来个什么石头治疗法,就是将草药涂抹在石头上,然后将石头烧的火红火红的,直接放在皮肤上。

    当那些被烤红了的石头放在庞飞身上的时候,甚至能听到皮肤被炙烤熟了的声音,滋滋滋的,听的人渗的慌。

    可从始至终,庞飞愣是眉头也没皱一下,这点疼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只要能治病就行。

    如此这般地折腾了天,竟还是没有作用!

    冷颜不由得急了,“再这样折腾下去,怕是你的病没治好,人都要先折腾没了。不行,我不能再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折腾你了,下次他要是找不出确切的办法来,我是不会再让他试了。”

    庞飞被烫出了一身的伤疤,却还跟个没事人一样,竟然还能笑的出来,“之前他就说了,我这病需要一次次地试,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你倒是心态真好,也不看看自己都被折腾成什么样子了,你那背还能叫背吗,简直惨不忍睹了。”

    “无所谓,无所谓的。”

    庞飞从床上下来,咳咳了两声,“安瑶近来可好?可还有再问我病情的事情?”

    冷颜神色不太自然,张了张口,终于说,“有件事一直没敢跟你说,安瑶这几日没再给你发消息了,我给他发的,她也都没回。”

    “手机赶紧给我。”这不对劲,这太不对劲了,庞飞得赶紧问问。

    冷颜也不说什么,直接将手机还给庞飞。

    庞飞迫不及待地拨通安瑶的电话,电话一直响着,却是半晌都没人接。

    这越发地让庞飞不安心了。

    等电话自然挂断后,庞飞又一连拨了好几个,还是没人接。

    无奈,庞飞只好又给安露打了个电话,询问安瑶的情况。

    “我姐去京都找你去了,我估计她是察觉到你在骗她了。我姐那脾气你也是知道的,她要是想做的事情,谁也拦不住。况且,她已经知道了上次我是骗她回去的事情,我也不敢跟着,便只好任由着她去了。你的事情我可没跟她说,我估计她就是在京都到处地找你,等她找上一圈找不到了,自然也就死心了。”

    “至于她不接你电话……会不会是她故意的,她生你的气了,逼着你跟她道歉呢?”

    “不会的。”以前的安瑶或许会这样,但现在的安瑶,庞飞相信她不会再这样了。

    一定是安瑶遇到什么事情了,庞飞这心里,始终是安宁不下来。。

    挂了电话,庞飞又给庞燕打了电话,询问她安瑶可有去京都找过她?

    庞燕说,“嫂子倒是找过我一次,她问我可知道你的下落,我说不知道,她就走了。哥,你跟嫂子这又是怎么了,我看那日嫂子的神色很不对劲,你们该不会是又吵架了吧?”

    “没有的事。好了,你忙你的吧,我就先不打扰你了。”

    挂了电话,庞飞又迅速拨通冷敏郑的电话,得到的答案和在庞燕那差不多。

    他们都是和安瑶有过一面之缘的,但在那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

    安瑶能去哪里呢?

    京都那么大,她又能去哪里寻找庞飞?

    真是急死个人!

    庞飞正想着该给谁打这个电话,便在这时,小华佗一边跑一边大喊着,“这一次肯定行,这一次肯定行的……快来,快来试试,这一次绝对可以的。”

    冷颜的眉头皱成了“川”字,秀目中迸射出一抹怒气,“你有没有搞错,拿毒蛇治病,你到底是救人还是害人呢?”

    “你懂什么,这叫以毒攻毒。起开起开,我要治病了,你别站在这妨碍我。”

    小华佗别提多兴奋了,那双小眼睛里都在冒着精光。

    冷颜被其推的后退了两步,见对方真的要用毒蛇来给庞飞治病,顿时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