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强赘婿 > 614:拉乌拉
    这种事情真是比打架还难,庞飞最怕的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办法来。

    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的话,安瑶肯定是不会离开他独自一人回去的,庞飞想来想去,只能找安露帮忙。

    “你这可真是给我出难题了,让我骗我姐,要是被她知道了,不打死我才怪。”安露内心是十分抗拒的,但又没办法拒绝庞飞的请求,只能跟庞飞这般抱怨一番了。

    庞飞笑着说,“放心,你姐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打死你的,她只会气的再也不理你了。反正你又不会少一块肉,怕什么。”

    “我去,你这话也太欠扁了,我怎么那么不想帮你呢。”安露真是哭笑不得。

    庞飞不跟她开玩笑了,很认真地说,“帮,必须帮,我想来想去也不知道找谁,就只能找你了。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你姐回去就行。”

    “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让我偏我姐回来,你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让她知道的?”

    庞飞并没有隐瞒安露,将事情如实地说了出来。

    电话里,安露沉默了良久,隔了好一会才开的口,“希望你最好什么问题也没有,你跟我姐好不容易走到现在,别最后……呸,我什么也没说。你的忙我会帮的,但我有一个要求,你必须将你的实际情况都告诉我。”

    “没问题。”这个要求庞飞可以做到。

    庞飞不知道安露用了什么理由骗安瑶回去的,总之,安瑶迫不及待地就要赶回蓉城,还很抱歉地对庞飞说,她不得不回去一下,并提醒庞飞好好照顾自己。

    将安瑶送走后,庞飞这心里的一桩心事也就了了,整个人一放松下来,反倒有种身心疲惫的感觉,咳嗽也跟着不断地加剧。

    他这番样子,时峰哪里能放得下心,“庞哥,我暂时不走了,你这个样子我很不放心。这样,我陪你一起去拉乌拉吧,路上好歹有个照应。”

    “你跟我去了,那沈凝心怎么办?”别以为庞飞不知道,每次时峰接沈凝心的电话都是偷着接的,每次都说尽快回去,可每次都是一拖再拖的。

    他们毕竟刚刚新婚,总是这样分别终归是不好。

    “那我们两个陪你去。”徐重和楚之殿从门外走了进来。

    庞飞摇摇手说,“你们都是有家室的,我不能再拖累你们了。都别去,谁也别去。我一个人完全可以的,放心好了。咳咳咳……”

    “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怎么叫我们放心?”时峰担心不已,总觉得他好像这几天的时间里身体就垮了很多。

    可不管他怎么说,庞飞始终是那句话,“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们别跟我争了,要是再争的话,那我就不去了。”

    “去不去不是你说了算的。”突然,一道冰冷的声音自门外传进来,紧接着,冷颜的身影走了进来,她走到庞飞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若不去,那我们就绑着你去。”

    庞飞欲哭无泪,“你怎么也跟着凑热闹来了。”

    冷颜说,“什么叫凑热闹,大家都在担心你的身体。你若不想让他们陪着去,那我便陪你去。我无牵无挂,你总没有理由拒绝了吧。”

    这个……

    “怎么?又不愿意?”

    “不敢。”庞飞苦笑。

    冷颜一拍桌子,“那就这么决定了,明天我跟你一起去,你们其他人都可以回去了。”

    冷颜发话,哪有人敢不服。

    隔天,时峰、徐重和楚之殿将二人送到国际机场,目送他们离开,方才放心。

    经过一天的辗转反侧,庞飞和冷颜终于在拉乌拉的一个边陲小镇上见到了小华佗等人。

    而此时,仅仅过去了一天的时间,庞飞咳嗽的症状,就又加重了许多。

    一路上他也多次给自己把脉,却始终是没什么异常,可身体却是每况愈下,这真的是太奇怪了。

    “的确是很奇怪,来,你先把手给我,我给你把把脉。”小华佗说。

    几分钟后,小华佗的把脉结束,但他的脸色却是看上去很凝重,好像遇到了什么难题。

    “连你也看不出来我得了什么病吗?”庞飞问。

    小华佗摸着下巴上的一撮小胡子,倒吸了几口冷气,“奇怪,真的是太奇怪了,想我从医几十年,一生遇见过的疑难杂症无数,连现代医学都医治不了的一些绝症我都能治好,可到了你这,我却真的被难住了。”

    “你且等等,我去翻翻医书去。”

    小华佗一走,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

    冷颜一向不喜欢说话,而林静之又一直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剩下的庞飞坐着休息,却唯独夏树惴惴不安的,唯恐林静之又对庞飞死灰复燃。

    众人各怀心思,谁也不说话,气氛颇为的诡异。

    片刻后,林静之将熬好的药汤端给庞飞,被夏树从中阻拦了,“我来吧。”

    他就是不喜欢林静之跟庞飞接触,不希望他们之间再有任何的瓜葛。

    林静之倒也没说什么,便将药碗交给了他。

    然后,她便离开屋子,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这边,夏树将碗递给庞飞,可那眼神里,却是带着浓浓的敌意。

    他总觉得,庞飞跑到这里来,不单单是为了治病那么简单,更像是冲着林静之来的。

    所以他对庞飞没有友好的态度,这辈子也不可能有的。

    庞飞瞧出他的敌意了,却也没说什么。

    他只是轻轻端起药碗,喝了起来。

    然而,夏树却还不肯善罢甘休,警告他道,“你已经有安瑶了,就别再骚扰静之了。她好不容易放下以前的一切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我不希望你再对她有任何的纠缠不清。”

    庞飞放下药碗,静静地看着夏树,“你想多了,我没有那些意思的。”

    “没有最好,但如果我发现你有的话,就算拼了我这条命,我也不会绕过你的。”夏树说完,怒气冲冲转身离开。

    庞飞无奈地摇了摇头,没再说话。

    而这时,一旁的冷颜却是很意外地开了口,“夏树说的对,我支持他!”

    庞飞纳闷了,想不通冷颜为何会莫名其妙地说这样一番话。

    他也不敢问,也不敢接,只能乖乖地喝药。

    时间过去良久,却还是不见小华佗出现,庞飞等不及了,便亲自去看看。

    屋子里,医术被扔的满地都是,小华佗坐在一堆医书的中间,看一本扔一本,嘴里还喃喃念叨着,“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还是不是……”

    看样子,他把所有的医书都翻遍了,也没找出和庞飞的病症相对应的医书。

    庞飞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便在这时,屋子里却突然传来小华佗的惊叫声,“找到了!找到了!”

    “什么病?”冷颜比庞飞还着急,率先问道。

    小华佗拿着医书跑到庞飞跟前,指着医书上的内容说,“你看,初始时脉象紊乱,偶有咳嗽的症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咳嗽的症状会不断加剧,进而引发心绞痛、四肢无力、浑身肿胀等症状。重度期,可致肌肉萎缩、脑萎缩、神经错乱等症状,最后会导致面目全非,如同野人一般!”

    “轰”的一下,庞飞仿若被雷击中一般,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自己的肌肉将会慢慢地萎缩,变成野人?

    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真的像是晴天霹雳一样!

    “有办法医治吗?”他努力保持冷静,询问小华佗。

    小华佗说,“这医书上说,这种病无药可治的,但我绝对不相信。这世界上的任何一种病,都有其治愈的方式方法的,只不过有的方法被找到了,有的没被找到而已。我就喜欢研究那些没被人找到的病症的解决方法,你正好给我当实验品,我来拿你做实验。”

    “他又不是小白鼠,怎么能当试验品做实验?”冷颜冷冷地瞪着小华佗,神情愤怒。

    小华佗被吓了一跳,连忙躲到林静之身后。

    庞飞拦住冷颜,示意她别冲动。

    小华佗对医学的热情,基本上都来源于对不治之症的研究,能让他看中的实验体,那是患者的荣幸。

    只要他能找到办法,能将庞飞医治好就行。

    可那医书上也说了,这种病从发病到重病的时间很短,长则半年,短则几个月甚至几个礼拜,他就怕还没等小华佗研究出解决的办法,自己就已经病重了。

    但这些事情又是任何人都控制不了的,只能说走一步看一步。

    “我会尽量配合你的。”庞飞倒是气定神闲,好像被做实验的不是自己一样。

    冷颜就不行了,他是真怀疑这个小华佗是不是真的能治好庞飞。

    “能不能治好,现在谁也说不好,可我除了相信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既然如此,那就顺其自然吧!”

    nd,保持好的心态,对病情是绝对有利而无害的。你可一定要保持这样乐观的心态,尽量将病症的变化延缓的的时间更长一些,给我多争取些时间做研究。”

    “当然,我也会给你配一些药的,这也是能帮助延缓病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