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都市之最强狂兵 > 第4093章 大把戏
    ,都市之最强狂兵

    黄百万的确强,强的离谱,特别是他手底下那一号号猛人,随便拖出来一个,都是以一敌百的狠货色!

    不光凶残狠辣,而且都特么的不怕死,往往都会让人难以招架。

    在一次次的碰撞中,杜月妃没有威名扫地,但黄百万却是名震九霄,关于他身上的传奇色彩,也越来越浓厚了一些!

    这哪里只是一条土狗?这简直就是一头恶虎猛虎啊!

    最为可怕的是,洪门内部的混乱,在黄百万的推波助澜下,终于是爆发了开来!

    洪萱萱不得不把主要精力从湛海收回,不得不一心一意的去平定内患,不然的话,她这个门主之位,恐怕都坐不稳多久了!

    洪萱萱一收手,可想而知,所有的压力就压到了杜月妃一个人的身上!

    不能说杜月妃的青帮不强,其实真的很强,只不过,在这些年安稳日子和求财的环境中,大家都变得懒散了,没有以前那种不要命的冲劲了!

    所以在战斗力上,肯定是及不上黄百万从缜云带来的那些狠角色的!

    好在杜月妃在湛海的底蕴和根基够深,很多方面的资源网,都能够碾压黄百万!

    在处处给黄百万施压的情况下,多多少少都会让黄百万束手束脚,很难肆无忌惮的放手一搏!

    总而言之,湛海的情况看起来还算不错,在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可实际上,也是让人有几分堪忧。

    按照这个态势延续下去,杜月妃能在黄百万的倾轧下支撑多久,还真的不好说!

    当然,还有一个让人很忌惮的因素就是,黄百万身后有诸葛家的影子啊,在很多方面,是黄百万的短板没错,可诸葛家会帮黄百万填补短板,例如人脉资源和那些豪商贵人的支持……

    湛海风云变幻,炎京在平静的表面下,也有几分暗流涌动!

    这两天时间,沈清舞依旧没搞明白诸葛铭神的动向,那家伙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天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杳无音信。

    也正是这样,让沈清舞的心中隐隐多了一抹担忧和不安,因为对未知的事情,总是会让人心绪难宁的,饶是沈清舞也不能例外!

    不过看陈的样子,似乎很轻松,一副漠不关心,没事就宅在家里陪着沈清舞一起读书写字,偶尔去一去天字号所在的基地,跟天字号的成员一起训练!

    今夜,月很圆,繁星点点!

    院子里,坐着三人,陈、沈清舞、苏婉月。

    苏婉月今天难得的提前了一个小时回来。

    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明天,就是龙殿大事了,成败在此一举,金彪能不能在龙殿立住脚跟,就看明天的结果了。”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说道。

    “这一点我倒是不担心,如果一切计划都顺利的话,问题不会很大。”沈清舞说道,看向陈“唯一的变数,就在今夜了,要看哥的行动顺不顺利。”

    陈洒然一笑,道“姚敬炎今晚应该会失眠吧?这对他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一个晚上啊。”

    “姚敬炎此刻正在跟李观棋秘密会晤,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小茶馆里面。”沈清舞不急不缓的说道。

    陈挑了挑眉头,笑道“呵呵,明天就是龙殿选举新龙王的时刻了,在这个关键的节点上,李观棋和姚敬炎自然是有很多细节需要去好好商议的,这不足为奇!”

    “哥,我心神总有不宁。”沈清舞蹙着黛眉,凝声说道。

    “为何不宁?”陈歪头看了沈清舞一眼,笑道“小妹,不要多虑了,让自己轻松一些,一些没必要思虑的东西,不必思虑,一切都有哥在,不会有什么纰漏的。”

    “哥,我不是因为龙殿的事情而不宁,我是因为诸葛铭神而不宁。”沈清舞说道。

    陈眼中闪过了一抹诧然,道“诸葛铭神怎么了?”

    “太反常,太诡谲了!所有的表象,看起来都很让人费解!在这种时候厉害,宁愿冒着大局上会有损失的风险,也要离开炎京,这明摆着是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沈清舞说道“可就眼前的格局来看,还有什么事情,是比跟哥博弈来的还重要呢?”

    “他所去无踪,查无所获,这一点,就更加让我不宁了。”沈清舞说道。

    陈故作轻松的笑了起来,道“小妹,不用去想那些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个手下败将,还能翻腾起多大的浪花来吗?我还真不相信!”

    “诸葛铭神再怎么变,也改变不了必定被我踩在脚掌底下的事实。”陈说道。

    他说的轻松,其实在他的心底深处,何尝没有那么几分不为人知的疑虑和凝重呢?

    诸葛铭神的动向,也一直牵动着他的心神,只不过,为了不让沈清舞担心,这一点他一直没有表露出来罢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的道理,谁都懂!陈更懂!

    诸葛铭神会选择在这种时刻消失,那就证明,诸葛铭神要去做的事情,至少比炎京的局势来的重要!

    比炎京的格局还重要的事情,陈都有点难以去想象!

    这个诸葛铭神,心里玩着一个很大的鬼把戏啊!

    不过,陈倒也豁达,对待一件充满了神秘且无法想通的事情,他便不去想了,到时候,自然会真相大白!

    “哥,不要大意,我们要小心谨慎一些才好。”沈清舞说道“特别是在这种时候,不再是一无所有,就更不能在阴沟里翻船!”

    陈认同的点了点头,旋即佯装轻松的咧嘴一笑,拍了拍沈清舞的手背,道“好了小妹,不会有什么大事的,诸葛铭神就算是孙猴子,也不可能跳得出哥的手掌心!”

    “就诸葛铭神的事情,我也私底下问过我父亲,他那里似乎也没有一点头绪,诸葛铭神玩的这招金蝉脱壳,让很多人都看不懂呢。”这时,苏婉月插了句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