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燕风啸金陵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十二连环
    “不用指教了,你练的不错。”

    周真笑意盈盈地看着他道,

    “既然靖儿想学新功法,那好吧、贫道就教你一套新剑法。不过、在此之前、你要先做到一点。”

    “是什么呢?”

    柴靖南已是急不可待了、连忙追问道。

    周真向两边看了看,忽然抬左手将食指一弹,旁边一棵冲天杨上的一根树枝应声落地,然后对他道,

    “过去拣起来。”

    “好嘞。”

    答应一声,柴靖南将树枝拣了起来一看,别说、拿在手中长短还正合适,便道,

    “然后呢?”

    周真没有说话,只是用袖子一拂,地上离他最近的十几颗石子便被拂了起来,反手之间已接在掌心,才又道,

    “这里一共有十二枚小石头子,靖儿你一定要看好了,贫道将它们扔出去,你要尽全力用手中的树枝将它们全部击中。”

    啊、这可够难的

    柴靖南心中暗道。可一想到周爷爷要传授自己新的剑法、便不在乎任何困难了,连忙点着头道,

    “好的,靖儿知道了。”

    “准备好了么?”

    周真瞧着他问。

    柴靖南瞪大了眼睛看着、回答道,

    “准备好了!”

    “来了!”

    随着话音,周真的手凭空划了个圈。然后又一扬,十二枚石子顿时洒向半空,柴靖南一提真气、身子凌空而起,手中树枝瞬间化成一片,只见石子纷飞,眨眼的工夫、人已稳稳地落地。回头看时,却见周真将手掌摊开,将几枚石子展示给他道,

    “还不错,只有五枚没被击中,但只是这种程度还不足以驾驭新的剑法。”

    “靖儿再来一遍可以么?”

    柴靖南听了立刻不安地道。

    周真微微一笑,

    “当然了,只是你接下来你自己扔,必须做到十二枚石子全都击中、再来找我。”

    说着、站起身向内宅走去。

    我自己扔?

    开始,柴靖南有点儿蒙,可略略一想便明白了,自己是用右手拿树枝,那么用左手扔就可以了。想明白了之后,便将石子拣了起来……

    至此,柴靖南除了做完李如斯留下的功课、陪他出诊外,余下的时间均用来练习这个,三个月以后、终于可以高兴地跑去找周真,大喊道,

    “周爷爷,靖儿做到了!”

    “是么?那我可要好好的看看。”

    周真微微笑着道。

    柴靖南信心满满地将石子握在手中、刚要扔,却被周真拦住道,

    “我来。”

    “好的,靖儿已经准备好了!”

    柴靖南将手中石子放在周真的掌心道。

    周真眼珠儿转了转、点头,

    “开始喽!”

    说着,一扬手,十二枚石子瞬间在半空中散开,而且这回分布的范围可要比上次大了一倍。

    却只见柴靖南飞身而起,蓝衫飘飘,却不是单纯地用树枝的摆动来击中目标,更多的是靠身法中的瞬移来完成,转眼间、那十二枚石子纷纷落入周真的掌中,无一失落。

    真没想到、这孩子竟然能靠自己悟出这一道理,要知道自己在练习这个的时候、可是花费了五个月才悟出来的。

    周真非常高兴、忍不住地称赞起来,

    “好!真是好样的。好吧,去拿把剑来。”

    “哎!”

    柴靖南快活地答应一声,几乎是蹦跳着跑回去取过了一柄剑、双手捧给了他。

    周真接了过来看了看、道,

    “靖儿,周爷爷要教你的这套剑法、名为‘十二连环’,我先练一遍你认真仔细地看着。”

    “嗯,好的。”

    柴靖南后退几步将场地让开,瞪大眼睛只等着看他的演示。

    却只见、周真左手执剑上步,剑指向前、突又回转,看似向左、却袭向右,动作潇潇洒洒、刹是好看,加之身上那件天青色的道袍在几中飞舞,宛如一朵青云在听雨台上飘动着。站在一旁的柴靖南仿佛都能感觉到阵阵清风不时的迎面拂来,转眼间、万物静止,那周真已回剑收势,目光转向了他,

    “怎么样?看清了么?”

    “看是看清了,就是没看够,”

    柴靖南调皮地笑着道,

    “周爷爷练剑的样子真是太好看了,要是能再看一遍就更好了!”

    “你这孩子休得想要将我绕进去,”

    周真又好气又好笑地道,

    “先说说、看了这套剑法有什么心得没有,若说不出来,周爷爷以后就什么都不教你了。”

    “啊?我说、我说,”

    柴靖南连连摆手道,

    “我一定说,周爷爷千万不要这么惩罚靖儿哟。”

    “那就说吧。”

    周真轻笑了一声道。

    柴靖南点了点头、正色道,

    “周爷爷刚才练的这套剑法是以身法的转换为主,剑身的变动为辅,而您之前让靖儿练的击石子、正是为此打基础的,是么?”

    “说的不错,”

    周真满意地点着头,

    “只是,周爷爷我练剑是惯用左手,而靖儿是用右手,所以学的时候还是要好好的琢磨琢磨。”

    “没关系,”

    柴靖南一脸的“不妨事”的表情,从周真手中接过剑,转而交到左手、道,

    “靖儿索性就用左手来学习这套剑法,练练看如何?

    说罢、竟起剑势开始练习了起来。周真退到一旁看着、真是越看越惊讶,练武的好苗子他不是没见过,可这么好的苗子还真不多见,这套“十二连环”在武当的所有剑法中已称得上是最难驾驭的,眼前这个孩子仅仅看了一遍,而且还是临时改变了惯用手,竟然能够练到如此流畅,虽然尚有某些细节有待提高,可这已经足够了。

    练完后,柴靖南大概是觉出自己的不足,自我解嘲地笑了笑、道,

    “果然左手还是很难的,靖儿还要多练才是。”

    “已经很不错了。”

    看起来周真是很满意地称赞道同,

    “当然勤学苦练那是必要的。”

    “真的么?周爷爷觉得靖儿只要是勤练就能很好的掌握这套剑法么?”

    柴靖南兴奋地道,却没有等对方的回答,

    “那么,以后我用‘太乙玄极剑法’和‘武当白云剑法’时就用右手,用‘十二连环’时就用左手好了。”

    是啊,这孩子竟然能做到双手使剑,看来他不止是天才、简直就是奇才了。

    这样想着又问道,

    “那两套剑法原来你都已经学会了啊,都是谁传授给你的呢?”

    “都是殷云明、殷叔叔教给我的。”

    柴靖南很认真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