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假如世界是一场游戏 > Flag19 没有自创技能解决不了的
    “变态?哪有怎样!”

    魁梧的身躯如同直立的蜥蜴,浑身密布鳞片,凶恶而又狰狞,强弩灰飞烟灭竖直的瞳孔里掠过一丝黯然的神色,随后又被浓浓的血色给迅速淹没。

    “生活在这个残酷的世界,实力才是王道啊!”

    他大嘴张开,如此叫嚣着。

    一旁大烟枪、百里毁约、爆炸艺术三个怪人玩家更陷入了一片疯癫与狂乱中,厉声吼叫着。

    “我要吃了你!”

    “还我的复活币!”

    “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变成这样!”

    ……

    一种混乱狂躁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杂音尖锐刺耳,让人脑子一阵昏沉。

    陈立奇甩了甩头,摆脱那种负面的影响,凝神戒备着。

    果然……

    下一刻,那之前在四个玩家中一向最有主意的强弩灰飞烟灭蜕变成蜥蜴怪人后,也不知道是觉得胜券在握,还是更加暴躁了,第一个就冲了上来。

    他四肢就长出了块块鳞片,迸射铁一般的幽光,手臂上更有根根倒刺。

    面对陈立奇的岚切之刃,他不但不躲,反而拳拳到肉地轰击过来,一改之前远程玩家不堪近战的脆皮属性。

    锃锃锃……

    岚切之人的斩断“属性”在那坚硬如铁的鳞片上也似乎失去了作用,火星四溅,只斩出道道白痕。

    更有重达千钧的强劲力量反冲而来。

    在蜥蜴人魁梧的身躯之下,陈立奇并不矮的身形如同小孩一般。

    每一次正面碰撞,他都如同被重型卡车碾过,连连倒退。

    他只能边k边退,采取游走策略。

    “跑?你往哪里跑?刚才的气势呢!一个人类而已……”

    蜥蜴人怪叫着,越发凶残地扑来,穷追不舍。

    人与怪物纠缠到了一起。

    陈立奇挥动着剑刃,被动防御,一时间竟是岌岌可危。

    终究是属性差距太大了啊!

    等级本就有着差距,但还在操作可以弥补的程度。

    陈立奇并没有给这四人任何机会,之前没有最快地解决他们,只是刻意而为的一种放风筝战术而已。

    真人k,机会难得。

    逼迫他们到极限,却又不直接杀死。

    只是为了摸索这四个玩家更多的底牌,探索这场游戏更深的本质。

    一切都在陈立奇的掌握之中。

    不然也不会自主领悟出技能“月牙天冲”,然后瞬秒了这四个人。

    但这个游戏实在有太多的未知和恐怖,超出了常理的预料。

    复活币给了四个玩家第二条生命,而怪人血肉则直接将他们怪物化,生命层次提升到了一个另一个维度。

    此时在玩家视角中,陈立奇赫然看到这强弩灰飞烟灭变成蜥蜴人后,脆皮血量直接从200翻倍到了400。

    防御力更是暴增,就连刚才还无往不利的岚切之刃也无法破防了。

    皮糙肉厚,势大力沉……

    说得就是这种怪物了!

    毕竟是d级的高级道具啊,怪人血肉对玩家的直接提升比岚切之刃又高了一个量级。

    陈立奇暗暗庆幸,刚才没有第一时间逼迫过甚,不然逼得他们直接掏出这怪人血肉。

    若是当时还没有领悟技能,那可就真没得玩了!

    既然如此……

    他眼睛扫了一下以蓝药刚刚恢复又快速消耗仅剩30的灵性,刚才将体内的热意直接分出一半,一股脑涌入剑中,轰然劈下。

    灵性越多,威力越强!

    一道相比之前大了一倍的巨大月牙正面斩去。

    近在咫尺!

    剑气眨眼就到了眼前。

    强弩灰飞烟灭一张蜥蜴面孔在剑气之下扭曲。

    “给我挡住啊!”他避无可避,嘶吼着将两只爪子交叉挡在胸前。

    轰!

    下一刻,剑气正面劈下。

    他整个人立在地上,被硬生生推动着后退,足爪在地面留下两道清晰的痕迹。

    只退了十来米,剑气才缓缓消散。

    蜥蜴人站在那里,缓缓抬起头来,只见从额头、鼻梁到下巴、胸部、腹部……都被斩出了一道狰狞的血痕,双臂溃烂,深可见骨。

    滴答滴答……

    血液流淌而下,强弩灰飞烟灭伸出分叉的舌头舔了舔满脸的血,咧嘴一笑,样子虽然凄惨,越发狰狞。

    “技能不是万能的!在属性面前,破不了防又有什么用?这下子你没招了吧!我要看看你多少蓝量使用?”

    此时其他怪人更是不给陈立奇喘息的空间。

    啪啪啪……

    有触手拍打地面,掀起一阵烟尘,窒息绞杀。

    噗噗噗……

    变色人偷偷打着冷枪,神出鬼没,枪枪致命。

    呱呱顾……

    蛤蟆人怪叫着跳了起来,剧毒手雷扔个不停,爆炸四起。

    一时间陈立奇所到之地,处处都被夷为平地。

    陈立奇全力躲避着,心情难免一沉。

    只会一个技能还是太单一了啊!

    刚才一剑并不是无用,足足去了对方100多的血量,但不致命却是关键。

    月牙天冲威力虽强,消耗灵性越多,而且功能太过单一,对于这些皮糙肉厚并且各有诡异的怪人已经失去了大半作用。

    既然如此……

    陈立奇干脆以剑招对敌,全力防御着。

    砰砰砰……

    蜥蜴人皮糙肉厚,剑刃在其身上斩出道道火影,留下一个个白痕,疼得他狂吼不止,却又如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穷追不舍。

    噗噗噗……

    缠绕过来的触手顿时一只只被斩断,但又扭曲着爬了回去,重新接上。

    那章鱼人当然如章鱼一般,有着可怕的再生力。

    嗤嗤嗤……

    无声的破空声。

    冷枪不停,变色人潜伏在一旁,打着冷枪。一个个子弹从各个刁钻的角度射来,直指脑袋、心口、脊椎等要害。

    陈立奇时刻提起小心,目光扫视着,一一拦截。

    轰轰轰……

    蛤蟆人怪叫不停,化身炸弹狂人,狂扔手雷。

    炮火轰鸣,毒气堵盖。

    其中更有着个细长的舌头弹射如箭,快得令人发指,沾染着致命的毒液,碰到就伤。

    每每遇到剑锋,就吃痛一般猛地缩了回去,但随后就以更快的速度弹射回来。

    陈立奇连连遭遇险境,幸好一连串地基操虽然没什么杀伤力,但走位的灵活让他总能在攻击临身的时刻,看看躲避出去。

    真的不科学啊!

    他微微叹气……

    这四个人脆皮射手,只是各自吞下了一个诡异的怪人血肉而已,却一瞬间生命本质就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从人类,变成了怪物!

    但这却很游戏!

    世界既然成了一场游戏,就应该有这么多的不可思议啊!

    这样,才刺激……

    陈立奇眸子中的热意如火焰灼烧,不曾暗淡丝毫,反而越发汹涌起来。

    血量骤减!

    而伴随着超越人体极限的频繁操作,灵性也在快速消耗。

    眼看就要就逼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但越是如此,陈立奇越是冷静下来,理智值没有一点变化。

    他回忆中刚才第一次使出“月牙天冲”的奇妙感觉,探索着更深的本质。

    这场游戏,已到绝境。

    只有技能,才能创造奇迹!

    没有什么是自创技能解决不了的。

    自创一招“月牙天冲”不够,那就……

    再自创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