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假如世界是一场游戏 > Flag17 含泪地拿下五杀
    “技能月牙天冲,命名成功!”

    提示声一结束,数据属性就在眼前展开。

    名称月牙天冲

    类型专属

    属性主动技能,永久掌握

    功能格斗

    级别f(普通)

    效果破空斩出剑气,注入灵性越多,威力越强,理论上无上限,但也仅仅是理论上。

    学习条件莫立旗亲自传授

    使用条件有剑就行

    备注竖劈、上撩、横切……不一样的姿势,同样的月牙天冲。没有什么是一招“月牙天冲”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招……

    月牙似的剑气冲天,风、烟、火……被一劈而散,只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骇人的裂痕。

    陈立奇握剑站在那里,一动未动,心中默默回味着那种灵性所至,剑锋所指的奇妙体验。

    灵性蓄满,福至心灵,如水一般流动,顺着剑尖涌出,然后…劈!

    “月牙天冲”的技能属性呈现在眼前,更是满含信息。

    专属技能,学习条件莫立旗亲自传授……

    玩家自创的技能为自己专属,别人无法模仿,但却可以通过亲自教导传授给别人吗?

    技能的效果更与印象中前世的剑技有许多相似之处。

    技能源于灵感?

    陈立奇若有所思。

    与此同时,那强弩灰飞烟灭四个人看着笼罩在他身上渐渐退散的光芒,思维都混乱了。

    “技能闪光?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只有学会技能,才会出现的游戏特效!”

    “学一门技能哪有那么容易?他明明在与我们k啊!”

    ……

    要知道游戏的超凡技能何其宝贵!

    每学一种都要费劲功夫。

    队长嗜血狂剑等级都lv3了也只会五种技能。

    而他们四个人最多也只会三种技能而已。

    即使如此,也数次险象环生,耗费了不少复活币。

    强弩灰飞烟灭四个人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一天能遇到一个对手,k、k着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莫名其妙学会了技能。

    这一幕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游戏理解,惊讶得口不择言了。

    ……

    看来自创技能是一个很稀有的常识啊!

    最起码这些低级玩家还没资格知道……

    见到他们失态的反应,陈立奇摇了摇头。

    他可不认为自己是自创技能的第一人。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世界竞技场,游戏236年,一代又一代的玩家,肯定会出现不少站在金字塔尖的顶级高手。

    甚至因为这场游戏是真实的,以真正躯体去体验游戏,高手的水平一定会比前世更强!

    哪怕前世欧孔梅花是世界公认的游戏第一人,但陈立奇也清楚现在自己玩得是一个新的游戏。

    “莫立旗”这个id也只是一个无人知道的小号而已。

    所以他可不会自负地就认为。

    有了前世无数游戏的经历,就可以这场真实游戏中轻而易举地做到前所未有的创举。

    这是跨越维度的挑战!

    至于这群低级玩家的失态,不知道不代表不存在。

    一切只是因为他们太菜了而已……

    面对这四个玩家的质问,陈立奇微微摇头,没有解释的兴趣。

    这些玩家的底细,他已经摸索得差不多了。

    那就尽快结束这场已经失去意义的k吧!

    月牙天冲!

    他又是一剑劈出……

    “挡住他!”一声大喊。

    强弩灰飞烟灭四个人手忙脚乱地开始释放技能。

    弩箭掠火、子弹如梭、火焰喷涌、电流交错……炮火轰鸣,汹涌而来,但还没真正形成aoe覆盖……

    轰!

    剑光一闪,空气被破开了,烟与火刚露出点苗头,还没彻底绽放,就无声被斩灭。

    “快躲!”月牙似的剑气眨眼就到了身前,无形的风都被切断,头颅欲裂,强弩灰飞烟灭魂飞魄散地惊恐大叫,四个人想也不想,就抱头滚了出去。

    轰!

    他们脚下炸出老大的烟尘。

    四个玩家灰头土脸地从地面上爬了过来,回头望去,顿时面孔抽搐。

    他们原本所立之地已经硬生生被斩出一道骇人的地坑,深有半米有余。

    若是人还在原地,非要被劈成碎肉吧!

    “这是什么技能?像是队长的破空斩!”

    “但为什么释放的招式会有变化?”

    “可以自由控制的技能?”

    ……

    队内频道内,四个玩家疯狂交流起来。

    “啊……”突然一声撕心裂肺地惨叫,吓了人一跳。

    他们骇然望去,就见到一旁的百里毁约眼睛瞪大,僵硬地低头看去,一柄滴血的剑刃已经从背后贯胸而入。

    视线中血量飞快下跌,瞬间清零。

    灰暗的最后画面中,他见到他们惊讶的功夫,一个身影贴着地面无声地滑动而来,形如鬼魅,狠狠刺入。

    “百里!”强弩灰飞烟灭的三个人见到这一幕,惊吼失声,随后就见到百里毁约的身后突兀地转出一张冷漠的面孔,嘴唇微启。ublekill!”

    之前嗜血狂剑的尸体就躺在一边,还没被沙尘覆盖。

    而伴随着这声宣告,真正的杀戮才刚刚开始。

    “给我死啊!”强弩灰飞烟灭三个玩家歇斯底里的吼叫着,手中的枪械已经本能射击过来。

    轰轰轰……

    弩箭爆火、子弹如梭、手雷轰炸……

    百里毁约的身体在一阵炮火中成了一座焦炭。

    一个黑影第一时间电射了出去。

    嗖嗖嗖……

    他身形快得如同鬼魅,忽隐忽现,锋利的巨剑拿在他手中如同稻草一般轻巧。

    嗤嗤嗤……

    没有使用技能,只有凌厉的剑痕。

    但一群远程玩家被一个近战高手逼到了身边,哪里还有什么好果子吃?

    连击+1、+2、+3…+10、+20、+30……

    血量10、10、10……

    玩家视角中连击数疯狂跳动,剑剑带血。

    以月牙天冲破开炮火的覆盖,逼近到身前,再以剑招疯狂连招!

    一时间强弩灰飞烟灭三个人只感到眼前剑光乱闪,四面八方都是攻击,浑身刺痛,血液狂飙。

    明明是三个人,反而被一个人包围起来了。

    他们出枪的动作此刻显得是如此的笨拙,还没开火,就被剑招直接打断。

    一身护甲在剑锋之下更是急速衰减。

    终于……

    “啊!”又是一声惨叫。

    爆炸艺术喉咙间出现一道细密的血痕,手中紧攥着的手雷还没扔出去,就从手心滑落,在脚下炸开。

    强弩灰飞烟灭和大烟枪直接身体飞了出去,

    而爆炸艺术本人已经整个炸得四分五裂了。

    血量瞬间清零!

    “trilekill!”

    笑声如同梦魇,无尽的恐惧就从强弩灰飞烟灭、大烟枪心头升起。

    “该死的,有种正面单挑!”大烟枪爬起身来,疯狂大叫着,手中的喷火器更是开到了最大火力,胡乱喷射着。

    油浆似的火浆滴落在沙面上,炽热的温度将风沙都烧出了玻璃状。

    血量30!

    强弩灰飞烟灭一时靠得太近,也惹火上身。

    他慌忙避开,冷着脸拍灭了身上的火焰,看着队友疯狂的样子,沉喝道,“该死的!大烟枪,给我冷静下来!不要乱放技能!”

    可是大烟枪瞳孔放大,已经陷入了彻底地癫狂中,根本没听见,只知道胡乱喷火,无差别攻击,想要将眼中那个怪物一般的菜鸟烧成灰烬。

    “停下!”强弩灰飞烟灭面色铁青,正准备上前阻止,陡然眼睛一缩。

    咯咯咯……

    一阵喉咙间发出的哽咽,火焰瞬间熄灭!

    大烟枪动作戛然而止,肚子上被斩破了一条血口,内脏流了一地,无力地跪倒在地。

    “quadrakill!”

    那该死的人工配音,如同追魂的梦魇,又来了!

    每一次响起,就是一个队友的倒下。

    强弩灰飞烟灭一句话狠话都不敢放了,转身就跑,恨不得长出四只脚,能跑多快,就跑多快!

    前方就是之前停靠的越野车,只要登上,就可以逃出生天了。

    人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跑得过交通工具。

    只要让我逃走,一定要通知公会的人,到时候……

    近了、近了……越来越近了!

    眼看车子就在眼前,强弩灰飞烟灭目中狂喜,心中尽是恶意。

    砰!

    突然一声枪响。

    他身体猛地打了一个哆嗦,却发现身体一点不痛。

    “没打到我?哈哈…嗝!”强弩灰飞烟灭摸了摸胸口,没发现伤口和血迹,咧嘴狂笑。

    下一刻……

    轰!

    越野车就在他眼前轰然炸开了。

    油箱被打穿,汽油泄露爆出的火焰如同一百颗手雷绑在一起,汽车坚硬的金属外壳炸得乱飞。

    “怎么会?”强弩灰飞烟灭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褪去,两眼茫然,整个身体就被炸飞了出去。

    天旋地转!

    视线的画面不停翻滚,最后急速下坠扑到在地上,迅速坠入黑暗。

    最后的画面中只看到一张面孔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略显无奈。

    “既然你自己送人头,那在下,莫立旗,只能含泪地拿下这个五杀了!”

    “entak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