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假如世界是一场游戏 > Flag10 欢迎来到废土OL
    “终于结束了吗?”

    陈立奇看着脚下一动不动的身影,猩红色的眼珠仍死死瞪着,他却如释重负一般,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在寒风中冻结成霜,打着旋,渐渐消散。

    这口气一泄,透支的体力如潮水一般从体内瞬间褪去,随后升起得就是怎么也压制不住地疲惫和虚弱,涌遍了全身。

    光是站在那里,他就费劲了最后的力气了。

    身体疲惫,紧绷的心情却是一下子放松。

    没有了那“复活”的怒吼,没有那金币崩散的星光,自然也不再有那死又挺尸的身影……

    那玩家就这么扑街倒地,四肢僵硬,彻底凉透了。

    这嗜血狂剑生前是那样的高高在上,将土著视作可以随意捏死的蚂蚁,但扑街的模样,但也和土著一模一样了。

    呼呼呼……

    粗重的呼吸从口鼻间喷吐出来,冷得割人的风沙中夹杂着浓而不化的血腥气,每吸上一口,肺部就割裂似的剧痛,但每一口,都是如此的奢侈。

    因为……还活着!

    我还活着……

    气喘吁吁下,陈立奇嘴角勾起弧度。

    等到气息稍稍平复,他低头看着原本贴在身上的外骨骼装甲已经破碎成零零散散的零件胡乱挂在身上,又微微苦笑,带着余悸。

    以土著之身,与玩家真人k,还是太凶险了啊!

    一枪爆头、15倍压枪,拼尽了人体操作的极限,先后杀了玩家两条命,将其属性削弱到极点。

    但等到近身真人k的时候,还是差一点挂了。

    玩家超凡技能的可怕,实在不是常理可以预料的。

    若不是最后关头,他急中生智,以龟息的功夫装死,然后攻击他眼球使其致盲,再以最后的气力一鼓作气使出了前世顶尖功夫的三大杀招,攻击了他的死穴,一举致命。

    绝地翻盘,哪有那么简单!

    争得是一线生机,拼的是极限操作。

    稍有失误,就会扑街凉透。

    ……

    放松心情后,陈立奇胸膛有节奏地起伏,调整呼吸,新的体力就如同泉眼中的水流重新汇聚出来。

    他正要动作,突然耳朵微微抖动了几下。

    轰轰轰……

    呼啸肆虐的风啸中,夹杂着机械吼动,那是发动机的轰鸣。

    “有人来了!”

    陈立奇面孔严肃。

    他清晰地听到这轰鸣声共有四道,各不相同,是四种完全不同的机械,而且都直朝这边而来,没有半点偏离转弯。

    显而易见,他们就是朝这来的。

    是其他四个玩家!

    陈立奇心中警惕。

    虽然没见到来人的面目,但他却十分肯定。

    因为废铁厂这种东西,不说汽车,就是一个轮胎,也是一件少有的奢侈品。

    除了外来的玩家,再无他人。一个玩家,已经是极限。

    现在的他没有任何一战之力了。

    就连逃,人的双腿怎么跑得过机器?

    刚刚逃离险境,一下子又落入十死无生的绝境。

    但陈立奇并没有慌。

    因为在他决定与这嗜血狂剑真人k的时候,就已经有所觉悟。

    输了就不必多说,若是赢了的话,他也不认为就能一劳永逸了。

    杀死一个玩家队长,引来其他玩家的围攻,本就是他预料中的情况。

    既然如此,他仍是决定出手,自然是因为……

    他现在还有机会!

    也是唯一的机会……

    陈立奇附下身来,扒开嗜血狂剑身上的装饰、护甲……不顾一手的血腥,肆无忌惮地摸尸起来,一丝一毫都不放过,似乎在寻找什么重要的东西。

    但事实上,这嗜血狂家狂暴化以后,浑身装备都已经崩碎成了碎片,只剩下赤条条的一副身躯,什么也没有。

    但陈立奇还是摸得如此细致,似乎笃定一定能找到一样。

    同时轰鸣声仍在急速靠近,四个黑影破开风沙,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将陈立奇所在的位置彻底包围住。

    而他始终没有挪动半步的意思,埋头苦找。

    ……

    “队长,真的死了?!”

    摩托、越野、装甲车,甚至还有一个漂浮在低空充满科幻感的磁悬浮汽车,已经集合,从上走下高矮不一的四个身影,却都是身披护甲,带着一股精悍气息。

    出现在他们的眼前是一具浑身肌肉萎缩如同干尸的身影,但仍双目怒睁,残留着满满骇人的气势。

    更有个灰袍的身影蹲在一旁在其尸体上翻找着,看不清真面目。

    更重要的是,玩家的视角中,在这个神秘人身上看不到任何数据信息。

    小队界面中,队长彻底灰暗下去的标志更是明确了一个事实。

    队长,作为小队的最强玩家,真的被土著干翻了。

    “这土著到底是什么东西?”

    “队长可是有两个复活币,加上本身的一条命,三条命都被杀死了!”

    ss不成?”

    ……

    队内通讯频道中,他们惊疑不定地议论起来,又惊又恐地看着那个看似消瘦的身影。ss,游戏中最强大怪物的称呼,天生具有匪夷所思的可怕能力。

    游戏系统,将全世界的信息数据化,就将这些异变的强大土著怪物统一称之为“ss”!

    而在玩家之中,更是有个共识。ss因为异变而强大,因此往往千奇百怪,形态不一。

    但若是能克制过于强大的能量,越是能维持常态的形状,就越是强大。ss就是其中最为强大的一类。

    面对这种可怕的怪物,玩家那看似奇异的能力就又显得微不足道了。ss,非要一个全部由精英玩家组成的强力小队,再加上最为详细周密的攻略,才有可能。

    ss送菜都不够。

    一时间,在四个玩家眼中,那看似消瘦的身影就如同披着人皮的恶魔,一点也不敢轻举妄动。

    “不要胡思乱想!废铁厂连1级副本都算不上的垃圾地方,怎么可能会出现人形ss,不要自己吓自己!”

    一个身体健硕的玩家沉喝出声,手中握住一个弓弩遥遥对准那正在摸尸的身影,冷静下来逼问道。

    “你到底是谁?是不是你杀死了队长!一亿游戏币是不是在你身上?”

    他一连串的发问,似乎只要目标稍一回答错,就要将其射得对穿。

    一亿游戏币!

    其他三个玩家愣了愣,冷静下来之后,也眼神升起炙热。

    是了!ss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看来那陈敌国不但给自己的儿子留下了一亿游戏币的遗产,更是让一个土著也有了类似职业者的实力,才能反杀队长。

    但只有玩家,才能对付玩家。

    这句话游戏中验证了无数次的真理怎么可能会有假。

    一个土著而已,实力再可怕,也只有一条命而已。

    身体也会累,没有血药、蓝药恢复体力,更没有“生命+1”的复活币。

    我们有四个玩家,磨也能磨死这个土著。

    这样的话,那一亿游戏币就是我们的……

    四个玩家相互对视着,随后就四散到四周,组成一个四方的阵势就一点一点逼近过来,不容丝毫逃窜的机会。

    而那俯身寻找的身影却对这一切若无所觉,似乎什么也不知道一般,双手似乎在摆弄着什么。

    “找到了!”突听一声轻笑。

    四个玩家吓了一跳。

    就见那身影双手沾染着血迹,将一个白森森的扁平东西拿在手中,迎着刺眼的阳光仔细观看起来。

    这赫然是一个森白的头盖骨!

    奇怪的是,在废土充满辐射的强光照射下,天灵盖的位置迸出妖异的光彩,显示出六芒星的诡秘结构,内部是一个同心的圆,其中有光色在流动,仿若太极班旋转,就像是活的一般。

    “不好,那是玩家之心!他想成为玩家!快杀了他!”

    弓弩玩家低吼一声,锃的一声,绷紧的弓弦就弹出三道弩箭,化作黑影呼啸而去,所到之处,留下一层冰霜的痕迹。

    砰砰砰……

    其他三个玩家更是纷纷开枪,机枪扫射、子弹狙杀、手炮火花……

    “正是如此呢!只有玩家,才能对付玩家!那么……”

    陈立奇眼眸微微垂下,低低笑了一声,下一刻双手猛然一合。

    咔!

    沾血的头盖骨被从中掰锻,一个晶莹的光球从中出现了,六芒星和太极化作实体,流转不止,光彩变幻,其中有无数诡秘的文字飞快划过,根本看不清,更是迸现出高塔、海渊、星辰都无数奇妙的异象,如梦如幻,

    咚咚咚……

    光球膨胀收缩,咚咚有声,如同心脏在跳动。

    那梦幻的光彩倒映在眸子中,前所未有的明亮。

    陈立奇微微一笑,手握住光球,下一刻往心口一按。

    “游戏……链接!”

    嗤……

    世界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万籁俱息。

    风、雨、光……时间似一条河,停止了流动。

    陈立奇独立于天地间,孑然一身。

    只剩下一道宏大的声音近在耳边,更回荡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你想知道世界的真相吗?你想明白游戏的真谛吗?欢迎来到……废土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