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假如世界是一场游戏 > Flag9 Game Over
    嗜血破空斩!

    血气凝聚成实体,化作一道血刃破空斩下。

    一个身影狼狈地躲开,没来得及站稳,就本能顺势一个侧滚,身后已经被血刃劈开一道三米长的裂痕。

    哗哗哗……

    一道道血气之刃下肆虐如风暴,席卷而下,脚下所立之地被斩出一道道惊心怵目地裂痕,沙尘四起。

    陈立奇全神贯注,如在刀尖上跳舞,每一次都险之又险地躲开。

    他背后一个血色的狂暴身影单手握着巨剑,如同挥舞树枝一般肆无忌惮地劈砍,每一次斩击,都有血气成刃破空而来。

    狂化吗?

    此时在陈立奇的眼中,那个玩家早已是一副裸装的状态,赤条条着上身,不作任何防御,但这样反而越发恐怖。

    巨人似的身躯,块垒似的肌肉充血呈现紫黑色,如同铁块一般坚硬,早已是非人的面目,完全是一头彻头彻尾被激怒的怪物。

    纵使是陈立奇,此时心情也难免波动。

    连死两次,属性衰弱到极致,无论是血量,还是蓝量,本以为这玩家已经没有使用技能的能力了。

    没想到他还藏着一个不需要“蓝量”的技能。

    不成玩家,真的不知游戏的恐怖!

    作为一个土著,对于这场真实的游戏,他了解得实在太少了。

    因此总有预料之外的情况出现。

    但无论如何,既然已经加入了这场真人k,非生即死,他本就是退无可退。

    只要没有真正挂了,哪怕只剩一滴血,也有反杀的可能。

    即使不需要“蓝量”,但任何一个技能使用都是有代价的。

    这玩家使出暴血狂化这种技能,一瞬间战斗力飙升,必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他就不相信,这嗜血狂剑可以永远这么狂暴下去,只要坚持下去,这玩家早晚会露出破绽。

    想到这,陈立奇眼皮微微垂下,收敛目光,全力躲避,然后……

    等待时机!

    “该死的土著,就像个猴子一样逃窜!之前的招数呢?”嗜血狂剑猩红的眼珠凸起,瞳孔缩成一个点,死死盯着眼前狼狈逃窜的身影,狞声大笑。

    血液如岩浆一般翻涌,火焰似的炽热燃烧了他的全身,让他心脏每一次跳动都升起嗜血的渴望,手中的沉重巨剑此时更挥舞成一团旋风,如同绞肉机要将那逃窜的虫子彻底搅碎。

    驴打滚、猴子翻身、凌空侧翻……

    陈立奇身形小范围高频率地摆动,让人猜不透前进方向,时而在地上翻滚不停,时而身体抱成一团左跳右窜,时而身体跃起空中大翻身……

    丝毫不顾及什么风度和姿态,浑身沾满了沙尘,他就是要化作一个卑微的沙鼠,从弱小中寻求生存之道。

    嗜血的玩家穷追不舍,如同野兽捕捉爪下的猎物,腥臭的獠牙就在身后。

    但无论血气之刃多么密集,如何刁钻,陈立奇总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做出各种匪夷所思地极限动作,险之又险地避开。

    但密集式地气刃覆盖,总有避无可避的时候。

    每到这时,他只能选择伤害最少的防御方法,一次次被狼狈地劈砍得东倒西歪,身形摇摇欲坠,却总稳定着最后一丝坚持,没有倒下。

    不知何时,他的外骨骼装甲已经密布伤痕,快要报废了。

    咔咔咔……

    不知何时,每一次行动,装甲内部都发出一阵阵卡壳的吱哑声,造成了动作微微的僵直。

    力量、速度、敏捷、耐力……不但是自身体力的衰弱,装甲的属性加成也在急速衰减。

    再不反击,他再会躲避,也会硬生生被磨死。

    但越是危险的时候,陈立奇反而冷静下来。

    前世游戏中数以千万次的k经验,早已让他的意识对危机形成了发自灵魂的本能。

    越是危险,就越要冷静!

    只因为他清楚……

    往往越是绝境的时候,就代表绝地翻盘的时刻……

    到了!

    不知何时,陈立奇身躯上染满了血迹,气息粗重,但内心却反而如同止水一般平静。

    叮咚!

    像是一滴水落在了水镜上,泛起了微微的涟漪。

    下一刻,陈立奇步伐一个踉跄,身形不稳,就向前跌去。

    嗜血狂剑见状咧嘴。

    “结束了!”他握着巨剑猛然在空中劈出清晰可见的斩痕,一横一竖!

    血色十字斩!

    十字的血刃破空,一瞬间就追到了那前方跌跌撞撞的身影。

    轰!

    一声爆响。

    气刃所到之处,血气爆开,沙尘滚滚,彻底淹没了身影。

    噗噗噗……

    等到沙尘洋洋洒洒落了下来,只剩下一个匍匐在地面的身影,一动不动,彻底没了气息。

    啪嗒!

    沉重的脚步声。

    嗜血狂剑踱步走了过来,低头看着那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身影,一身装甲早已被劈得裂痕密布,金属塌陷,不成形状了。

    手微微一捏,如同掐着一个扑腾着翅膀却怎么也飞不出去的虫子,他低声沉笑。

    “小子,我,嗜血狂剑,愿承认你是土著中的最强!但可惜在玩家面前,你仍不过是大一点的蚂蚁而已,那所谓的招式是如此地可笑!早一点乖乖扑街,不好吗?”

    说罢仿佛见到了那一亿游戏币就在眼前,他瞳孔中已经闪烁出金币闪烁的光泽,左手迫不及待地抓起倒地身影的后颈,拎到了空中。

    嗜血狂剑咧嘴而笑,手使劲摇了摇,那身影在他手中如同玩偶一般任由摆弄。

    乓乓乓……

    装甲的外骨骼崩散掉落下来,乓乓作响。

    却始终没有听到那金币掉落的悦耳声音。

    “咦?游戏币被你藏哪里去了?”

    笑容凝固了。

    锵!

    嗜血狂剑狠狠将巨剑插在地上,松开了握剑的右手,抓向那蒙住口鼻的面罩和护目镜,口中若有所思地嘀咕起来。

    “我倒要看看那陈敌国的儿子到底是什么模样?老子是玩家中的传奇,儿子却是个弱小的土著,这可真有意思!”

    哗!

    脸上的遮掩被一把掀开,下一刻一个消瘦苍白的少年面孔出现在眼前,满是血迹,双目紧闭,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

    “什么?是你!”明明是一张平平无奇的面孔,但嗜血狂剑只是看了一眼,就立刻眼睛凸起、瞪大。

    只因为这双面孔在不久前他还见过,印象深刻。

    就是这个嘴倔的土著,仍是他怎么逼问,这小子也死活不开口,还回嘴大骂“玩家都是混蛋”!

    一个土著这么不识抬举,他一气之下就将这小子给宰了。

    嗜血狂剑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只是一发空气弹就射爆了他的脑袋,脑浆都蹦出来了。

    怎么现在又活过来了?

    出现这种事,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用复活币!

    但复活币只能复活玩家,不能用于土著,这可是游戏236年的常识啊!

    一个土著到底是怎么复活的?

    这可一点不游戏!

    ……

    嗜血狂剑怎么也想不通,脑袋彻底成了一团浆糊。

    嗤……

    就在这时,他眼前厉光一闪。

    一道锐利的目光刷的一下睁开了,无比的凌厉,如同刀子一样割人。

    “不好!”他本能警觉。

    噗!

    眼前的少年嘴中却猛然喷出一片沙雾,一下子蒙住了他的眼睛。

    气息是如此之强,每一颗颗沙砾都如同一颗颗微小尖锐的子弹射入眼中。

    “啊啊啊……!我的眼睛!”嗜血狂剑痛吼连连,左手捂着眼睛,万针刺肉的剧痛。

    玩家的本能更是让心头升起巨大的危机,右手本能地抓向插在旁边的金属巨剑。

    砰!

    一只脚横扫过来,就将巨剑踢飞了出去。

    随后一个实物就硬生生撞入了怀中。

    劲风袭来。

    嗜血狂剑身躯剧震,如同被一俩火车硬生生碾过,山体都要崩塌,更何况人体。

    贴山靠!

    他本能后仰跌倒。

    啪!

    稍一拉开距离,那身影如影随形,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手肘成枪,握拳成钻,身体跃前半步。

    迈步如开弓,出拳如疾风。

    半步崩拳!

    如同钻头捣入体内,五脏六腑被搅得粉碎,嗜血狂剑眼眶尽是沙子,此时一对眼珠子也凸得快要掉下来,密布血丝,痛苦得喉咙咯咯作响,连完整的声音都发不出了。

    咔擦!

    下一刻他头猛地一仰,感觉脖子像是被千斤顶给狠狠一托,身体硬生生如旱地拔葱一样被从地面上拔了出来。

    老猿挂印!

    咔擦!

    这是什么声音?

    咦?为什么我的头不能动了!

    哦,是了!

    脖子……

    断了!

    ……

    身躯重重跌倒在地,压出一个人形的凹坑。

    胸膛剧烈起伏,铁疙瘩一般的虬结肌肉伴随着血液的喷洒如气球一般缩了下去,身体抽了筋似的化作一滩肉泥,软倒在地,再也不能动了。

    咕咕……

    嗜血狂剑脑袋无力地瘫软在一侧,嘴角咕咕地冒着血泡,血泪冲掉了眼睛的沙子,血色的视线中出现一双走到面前的鞋子。

    他勉强移着眼珠子,死死向上望,直直盯着那张居高临下的消瘦面孔,喉咙间不甘地嘶嘶作响,微弱的声音混着漏气的杂音。

    “你…你是怎…怎么…复…活……”

    少年低垂的眸子冷得如同寒潭的冰,摇头道了一句,“这已经与你无关了!”

    嗜血狂剑眼珠子剧烈颤动,嘴巴吃力地张大。

    下一刻……少年紧抿的嘴唇微微开启,两个冷冰冰的字眼硬生生蹦了出来。

    视线中一双脚踩下。

    所有的杂音都在喉咙间戛然而止。

    只剩下永远不会化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