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假如世界是一场游戏 > Flag8 输了就会死的真人PK
    他只是一个土著?

    他怎么可能只是土著!

    嗜血狂剑瞪得眼角都快裂了。

    那走出来的身影披着灰袍,虽然看不清面目,但在玩家视角的游戏界面中竟然没有一点数据显示,看不到血条。

    当玩家相互靠近的时候,相互的视角界面会呈现相互的基本信息。

    现在这种情况只说明一个事实。

    我,嗜血狂剑,作为一个玩家,竟然被一个土著连杀了两次?

    怀疑、愤怒、惊恐……各种情绪写在了脸上,嗜血狂家的表情一时间十分精彩。

    “来!”而就在这时,对方的那个土著就那么大刺刺地站在他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掌,招了招,意思不言自明。

    “你……”嗜血狂剑何曾想到过有朝一日被一个土著当面挑衅,他咬了咬牙就要起身,当看了一圈四周的水晶光壁一眼,咬了咬牙,憋屈地又坐下了。

    说好的真人k,事到临头,他似乎又退缩了,丝毫没有出圈的打算。

    真以为待在安全圈就真的安全无忧了吗?

    陈立奇护目镜下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弧度。

    当生命只剩下最后一次的机会,相比于从出生就只有一条命的土著,玩家显然更没有赌的底气。

    有复活币时多么有恃无恐,无法复活时就会多么胆小如鼠!

    打定主意当个缩头乌龟,等其他玩家来救他吗?

    既然这样……

    陈立奇双手摆出一个架势,下一刻双腿迈开,步如奔马直冲而上。

    脚在地上重重一踏,沙尘四溅,身形如弹射一般冲去,双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圈,肌肉如流水波动,双手握拳,如巨锤轰破空气,猛然击出。

    炮锤!

    轰!

    浑身力量得外骨骼装甲的动力加成,这一拳力道之霸道已然超出了人体的极限,出拳有风,砰地一声,狠狠捣在一个无形而又坚硬的壁垒上。

    强劲的力量反冲回来,陈立奇步伐不稳,自己也倒退而回。

    耐久度6!

    “什么?”嗜血狂剑眼角抽搐地看着水晶障一阵剧烈摇晃。

    水晶障壁可是能至少2吨以上的剧烈冲击。

    这么重的拳头,已经不弱于玩家的技能了!

    这个土著怎么做到的?

    咚咚咚!

    不容他多想,拳拳轰击过来

    道具的耐久度正在加速下跌,7、8、9……

    外骨骼装甲对人体力量的加成,再加上来自前世独特的发力技巧,所有的力量都汇聚到拳头之上,陈立奇每一拳都让嗜血狂剑胆战心惊。

    不一会,水晶障壁就闪烁出不祥的红色。

    这所代表什么,陈立奇懂,嗜血狂剑自然也懂。

    陈立奇一拳重过一拳,光壁摇摇欲坠。

    哗!

    嗜血狂剑终于按捺不住,从安全圈里跳了出来,双手举着巨剑当头劈下。

    劈空斩!

    剑刃上泛起一阵暗淡的光泽,气刃破空,嗤啦一声,又快又疾,眨眼就到了眼前。

    陈立奇眸中清晰地倒映那一道无形有质的气刃,额头撕裂地疼痛,仿佛要被生生劈开。

    但是这样的威力,相比之前,已经衰弱一大半了。

    他并不慌张,双臂交叉护在头顶。

    嗤嗤嗤……

    拉锯一般的刺耳声,火星四溅。

    陈立奇来不及看已经被切割出裂口地护臂,右脚如毒蛇一般窜起,狠狠踢在对方肋部,同时左脚在地上重重一蹬,身形崩地而起,又是一击横踢再次踹在对方胸口。

    左右脚交换,他缓缓着地。

    而眼前的对手已经如沙包一般身躯横飞了出去,在沙土中砸出一个人形的地坑,掀起一团浓厚的沙尘。

    “你不是玩家,怎么会使用技能?”嗜血狂剑狼狈地爬起身来,灰头土脸,如同一只荒漠上受伤的野狼,凶狠中掩饰不住地恐慌。

    “这不是技能,而是…功夫!”陈立奇沉喝一声,不再多说,双腿几个跨步,已经逼到身前。

    摊、膀、伏……

    拳如闪电,形若打鼓,敲击在嗜血狂剑胸口。

    每一次出拳如同铁钉钻心,疼得他面孔扭曲。

    玩家魁梧的身躯此时就如同一堵厚实的土墙,笨拙不堪,被打得左摇右晃。

    陈立奇早就发现了。

    这嗜血狂剑虽然生命属性已经趋至非人的层次,拥有超凡的技能,但却过于依赖技能了。

    对战的手段,全都依靠技能来解决,基本的k招式用得一塌糊涂,只知道握剑胡乱劈砍,只是基础属性惊人,显得威力吓人而已,其实却是散乱无比,处处都是破绽。

    别说职业玩家的基本素养了,这在前世,这样的玩家都有一个统一的称呼……

    菜鸟!

    是的,这是一个菜鸟玩家!

    陈立奇有着自信,纵使自己没有超凡的技能,但只要连招够快,足以让对方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但不能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失误。

    一次,只要一次,他就会……死!

    这可不是游戏里的竞技场,输了还有重来的机会。

    而是一场输了就会死的……真人k!

    他这个土著如此!

    眼前这个没有复活币的玩家更是如此。

    了!

    ……

    标指、分定寸、弹腿……

    拳脚并用,如疾风骤雨。

    趁他病,要他命!

    陈立奇穷追不舍,前世为了锻炼自身格斗本能所学习的功夫招式一股脑轰击在对方身上。

    连击31、32、33…50、55、60…80、90、100……

    痛,浑身剧痛!

    嗜血狂剑眼前一片猩红,更看到一个骇人的数字在不断跳动着,身体的感觉更是真实,就像一个木偶一般毫无反抗之力,任由摧残,快成一堆破玩具了。

    若非玩家的超强体质,普通人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即使这样,血量也在迅速下降。

    一旦见底……

    嗜血狂剑发自内心地打了一个寒颤。

    反击,必须反击!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是……

    区区一个土著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战斗技巧?

    难道他是传说中的职业者?

    嗜血狂剑惊恐地想到游戏界的一个传说,但随即摇头。

    不可能的!

    哪怕玩家成为职业者,也至少达到lv10的等级才有转职资格,更别说完成那一系列堪称地狱难度的死亡任务了。

    就连他现在也只是一个lv3而已。

    若对方真的是职业者,一招就可以秒了他。

    那么就是……纯粹的战斗技巧?

    等等!

    难道是……

    疼痛之中,他眼珠子睁大,想到了一个可能。

    废铁厂只是一片乡下废墟,没有任何价值之物,不可能有诞生职业者的底蕴。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来自那玩家传奇陈敌国的传承。

    是了!

    那个人既然留下了一个亿游戏币的遗产,怎么可能不留有其他后手。

    “原来游戏币就在你身上!”无尽的狂喜压倒了恐惧,错误的原因错误的过程,却阴差阳错地猜到了真相,嗜血狂剑面目凶狠。

    虽然损失了两枚复活币,代价巨大,但在一亿游戏币面前,又算不得什么了。

    不,甚至还可以付出得更多一点。

    一亿游戏币若是能独享的话,又何必与那些队友分呢?

    哪怕以永远下跌一个等级为代价……

    嗜血狂剑在心头已经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噗!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腥气。

    啪啪啪……

    嗜血狂剑身上仅剩的残甲也纷纷坠落下来,硬生生被膨胀而起的肌肉给撑爆了。

    根根血管爆炸而起,粗如水管,一下一下跳动着,血液从皮肤下渗出,将他染成了一个血人。

    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凭空窜出一头高,周身肌肉虬结,散发出浓郁的血气,凝聚成实质,如同无形的蔓延出去,所沾之物都染上了一层化不去的不祥血色。

    嗜血狂暴!

    技能,又见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