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假如世界是一场游戏 > Flag7 基操勿6
    “滴滴滴……”急促的声音。

    “开什么玩笑?队长竟然挂了!”

    废铁厂一个偏僻的角落,停着一俩粗狂奔放的越野车,突然传出一声怪叫,车内懒洋洋躺着的年轻男子猛地起身,看着游戏界面好友栏上那个变成血色的灰暗头像,又看了看远处突然爆开的火光,原本正在得意的心情一下子跌入谷底。

    这种乡下地方有什么能威胁队长的生命?

    不可能是土著吧!

    “队长,队长……”他点开图标,在队伍通讯频道中反复呼叫,对方的图标一直都是灰暗,笼罩着不祥的血色,始终没有回应。

    年轻男子面孔一瞬间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滴滴滴……”通讯频道中又传来其他人的紧急呼叫声。

    “队长怎么挂了?还是两次!”

    “废铁厂只有土著,队长是怎么会在短时间挂了两次的?”

    ss,或者危险副本不成?”

    “新手村都不如的垃圾地方,哪来的ss?”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有其他玩家埋伏我们!”

    “不好!队长只有两个复活币,现在已经没有复活机会了!我们快去支援!”

    “队长若是被杀了,我们的小队也要散了!”

    ……

    玩家队伍的通信频道内响起激烈地争吵声,最后才达成了共识。

    嗡……

    机械轰鸣地声音。

    很快废铁厂四个方向掀起翻滚的烟尘,直朝火焰爆开的方向集合而去。

    ……

    “复活!”

    空气震荡,传出一声惊吼。

    伴随着凭空出现的金币破碎成星光,一个焦黑的身影翻身而起。

    而这一次,他没有再鲁莽地胡乱攻击,而是想也不想,一个狼狈地驴打滚,缩到了一座沙丘背后,呼呼喘着粗气起来。

    虚弱,前所未有的虚弱!

    此时的他再也没有之前高高在上的模样,浑身的护甲密布龟裂,精神疲惫中带着难以掩饰地恐慌。

    玩家虽然能真身复活,但也不是没有代价的。

    每一次复活,经验和属性都会大跌,需要长时间来恢复。

    如果说第一次是卑鄙的偷袭,第二次可就不是意外了。

    那敌人真有威胁他生命的的能力!

    那神乎其神的枪法,不是普通人应该有的技术。

    玩家,只有玩家才能掌握这种超出理解的技能。

    这又是什么技能呢?

    枪术精通?鹰眼术?还是……枪斗术?

    嗜血狂家的头开始疼了起来,作为一个近战玩家,对枪系技能实在是不太了解,但那股实在实在的威胁却是真实的。

    “15倍镜压枪你是怎么做到的?游戏系统之下,你竟然敢开挂?”只是对第二条命最后见到的死亡画面,他实在是无法理解,隔着沙丘怒吼。

    虽然不精通枪法,但作为一个玩家,基本常识还是有的。

    压枪的操作,是个经验丰富的抢手自然都不陌生。

    但在瞄准镜下压枪却又是另一个层次的操作了。

    两倍镜下压枪,已经是职业抢手的水平了。

    更别说十五倍镜压枪,这简直是非人的操作了。

    开挂?

    陈立奇不屑于回答。

    他又不是玩家,开得什么挂?

    再说在游戏系统这种笼罩全世界的伟大造物面前,又有什么人能开挂呢?

    只能说外挂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15倍压枪的手法超越了这嗜血狂剑的玩法理解,口不择言了。

    这仅仅只是人体自身潜能的展现而已。

    人的潜能是超乎想象的。

    那些神乎其神的操作,在真正出现之前,往往都被人视作幻想。

    但要知道,在前世真实的战场中,可是有不用瞄准镜仅凭一双肉眼就能进行数千米准确狙杀,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王牌狙击手。

    而这样的狙击之神,无论是华夏还是国外,都有人能做到,张桃芳、白色死神……

    游戏中的15倍压枪而已,与这样的战绩相比,只能说……

    基操勿6!

    玩家身体数据化,能使用各种超越人想象的超凡技能,却往往忽视了人类本身也是有着近乎无穷的潜力可挖的。

    而这一点,也是陈立奇前一世为什么能称霸游戏界的原因所在。

    对于人体潜能的挖掘和极限的锻炼,让他超越了玩家职业生涯的限制,始终保持在巅峰状态。

    身体才是人最大的本钱!

    脑海中划过这些念头,陈立奇手上却没有放缓丝毫。

    砰砰砰……

    他快速移动中,绕开沙丘的阻挡,子弹成线,一股脑射了过去,打得沙丘灰尘四起。

    而这一次那嗜血狂剑再也不敢如之前一般大意。

    他魁梧的身躯狼狈地翻滚着,丝毫还手的打算都没有,一味地逃避着。

    即使如此,在那如影随形的枪法之下,他也接连中弹,每一次击中身体都会剧烈颤抖,面带痛苦,身上护甲上的裂纹更是渐渐扩散。

    没有复活币了吗?

    对方脸上的惊恐不像作假,速度、力量、耐性……这些基本属性也再次下降,已经虚弱到人类的层次了。

    看来他已经快要被杀回0级了!

    现在的他哪怕放技能也做不到了吧。

    陈立奇如释重负地笑了笑,手上的动作更是快了几分。

    轰!

    又是一声手雷在空中爆开。

    嗜血狂剑身形再次被炸翻了出去。

    咔咔咔……

    异样的声音,等他好不然容易爬起神,恐慌地低头一看。

    裂纹早已密布整个护甲,连到了一起,一块块碎片掉落下来,碎了一地,彻底裸奔了。

    装备耐久度终于到极限了吗?

    陈立奇深深呼了一口气。

    这场土著与玩家的k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

    呼呼呼……

    呼啸的风中有着急促的杂音。

    陈立奇侧着耳朵听着对方杂乱的呼吸,在对方由吸转呼的刹那,砰的一声,对着厚实的沙丘,一枪射出。

    噗!

    沙尘炸开,一声痛呼,血液溅射。

    一个身影在沙丘后跳了出来,连续翻滚躲避枪口的锁定,面孔上尽是惊慌。

    隔墙爆头?

    作为一个近战玩家,一旦被一个远程射手拉开距离,就是一个现成的活靶子。

    但没想到对方隔着沙丘都能准确狙杀!

    要不是他本能侧了侧脑袋,真的就要被一枪爆头了。

    技能,还是……

    透视挂?

    一种难以压抑地恐慌盘恒在心头,再也升不起任何对抗的念头。

    这样的对手,他赢不了!

    那附骨之疽的子弹紧追而来。

    “作为玩家我怎么能死在这新手村都不如的破地方!”嗜血狂剑牙一脸肉疼,手中掏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菱形水晶。

    水晶刚一出现,就无声悬浮到空中,迸射出梦幻般的光芒。

    水晶障壁!

    一块块鳞片状的光壁挡在前方。

    叮叮叮……

    子弹如同射在实体上一般蹦出火星,弹飞了出去。

    手雷爆炸的威力更是阻挡在外。

    一次性道具吗?

    只能防御,不能攻击……

    他是在等什么呢?

    陈立奇心中一惊,不再吝啬子弹和手雷的消耗,接连引爆。

    可不能给其他玩家聚集的机会,不然……

    每一发子弹,都准确引爆手雷。

    陈立奇一个人实施了一个炮兵连饱和式的轰炸。

    一时间嗜血狂家所在的地方被炸得烟尘四起。

    水晶光壁也为之震荡。

    耐久度100、99、97、94……

    嗜血狂剑惊心触目地看着水晶的耐久度直线下降,一旦归零的时候,这个算得上他大半身价的宝贵道具就会彻底消失。

    要知道他已经没有复活币了。

    会死,真的会死!

    难道我嗜血狂剑作为玩家,竟然要死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鬼鬼祟祟的打黑枪算什么本事?有种别开挂,出来和我真人k!”

    嗜血狂剑仰头怒吼。

    出乎预料的是,本来只是拖延时间的挑衅,那始终不发一语的对手竟然第一次有了回应。

    “对付你,用得着开挂?好吧,就如你所愿,我们就来一场输了就会死的真人k!”

    这是一个少年的声音。

    嗜血狂剑循声看去,见到一个带着护目镜,浑身笼罩在灰袍中的身影从藏身处出现,正面朝着走了过来。

    而更令他眼睛瞪大的是,对方身上竟然是没有游戏面板显示的……

    他是一个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