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假如世界是一场游戏 > Flag6 外挂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血液飞溅、脑浆迸溢……

    笑容凝固在脸上,装备着铠甲的魁梧身躯摇晃了一下,轰然倒地,重重砸出一声响。

    地下避难所内乱斗的一群人顿时停了下来,愣愣看着这个扑街倒地的身影。

    高高在上的玩家,前一刻还在耀武扬威,下一刻就扑街倒地。

    报应来的这么快,一时让他们不敢相信。

    “玩、玩、玩家大人……”

    一声,两声,三声……没有回应!

    “跑啊!”陡然一声尖叫,地下避难所的人匆忙套上防毒面具,也不管外面的强辐射和风沙,一股脑涌向外面,如老鼠一样四散到废铁厂到各个角落,不见了踪影。

    这一幕都被瞄准镜后一只眼睛默默看在眼中。

    他没有再开火,枪口始终对准着四肢趴地的扑街身影。

    随后他动了。

    不是靠近,而是转移阵地!

    “复活!”

    随后空气震荡,响起一声怒吼。

    叮!

    一枚密布花纹的金币凭空出现,闪烁着崩散成一团星光,落在扑街的身影上。

    砰砰砰……

    下一刻那身影就翻身而起,手指连续弹动,无形的子弹密集如雨,瞬间将陈立奇原本所在射出一个个惊心怵目的空洞。

    嗤!

    破空的斩击,更是将小山头一样的沙丘彻底轰爆,沙尘四起。

    嗜血狂剑手持巨剑,气势汹汹,太阳穴哪里还有半点伤痕。

    真……

    原地重生,全满血魔!

    看到这一幕,陈立奇并不意外,而是继续潜伏下来,耐心地等待。

    玩家的身体已经数据化,所有生命参数都上传到了游戏系统,只要复活次数没用完,就可以借助游戏系统的伟力,原地复活。

    虽然他抓住了这嗜血狂剑放下头盔的瞬间,一枪爆头!

    但也只是第一条命而已!

    对付一个玩家,在其复活币没用完之前,是无法真正杀死的。

    土著vs玩家!

    这注定是一场双方机会完全不对等的艰难k。

    陈立奇早有觉悟。

    面对着玩家的暴露,他不动神色,悄悄地再次潜伏下来,身上披着的灰袍与山丘一般颜色,是天然的吉利服,身影与环境融到了一处。

    “是谁?给我滚出来!”

    嗜血狂剑双目怒视四周,低喝出声。

    废铁厂这种乡下地方根本不会有玩家的存在。

    自己身为玩家,竟然死在了一个土著的偷袭下,浪费了宝贵的一次复活机会。

    耻辱!

    若是传出去,他以后在公会的名声就要彻底臭了!

    必须要雪耻!

    莫大的耻辱感盘恒在他心头,让嗜血狂剑的面孔都抑制不住地扭曲。

    “不出来吗?那我就逼你出来!”

    扫了四周一圈,只有漫漫黄沙,看不到任何人影,他怒哼一声。

    喝!

    他身躯微弓,手臂鼓起,下一刻以腰部为轴,双手握剑,如陀螺一般疯狂旋转起来。

    巨剑上有气刃席卷而出,形若龙卷,一瞬间就将四周的沙丘切割得支离破碎。

    玩家技能剑刃风暴?

    陈立奇没有多想,一个翻滚灵巧地避开覆盖式攻击,朝着边缘躲去。

    “想逃?”嗜血狂剑脚重重在地上一瞪,整个人如同下山的恶虎猛扑了过去。

    嗖嗖嗖!

    陡然迎面三个翻滚的圆形黑球丢了过来。

    手雷?

    这么慢的攻击怎么可能伤到我?

    土著这种弱不可及的生物只能靠偷袭,来多少除了给玩家补刀什么也做不到!

    嗜血狂剑不屑一笑,不但没有丝毫闪开的意思,反而迎了上去。

    面对正面砸来的手雷,他只是身体在空中微微一侧,就让手雷从身旁掠过,步伐半点没有停顿地扑了过去。

    砰砰砰!

    三声枪响。

    枪?

    能破我的防吗?

    嗜血狂剑看都没看射来的子弹,反而急速冲上。

    没有等来那子弹射在护甲上叮的一声,像是意外,三枚子弹都与他恰到好处地擦肩而过。

    这样的准头……

    嗜血狂剑不禁不慌,甚至有点想笑。

    轰轰轰!

    下一刻……

    他面色剧变,一瞬间看到每一枚子弹都准确无语地击中飞在空中近在咫尺的手雷上,提前引爆。

    气浪在他身侧轰然炸开,三重引爆,一瞬间将嗜血狂剑身躯都炸得横飞了出去,整个人倒插葱一般栽入了地面中。

    头昏眼花,耳朵嗡嗡作响,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咔嚓咔嚓……

    他脸色一变,低头就看到自身的铠甲上清晰的出现了十几道裂纹。

    死亡之后的虚弱状态吗?

    陈立奇见到这一幕,心中稍定。

    这毕竟是一场真实的游戏,玩家以真实的躯体在玩游戏,不是简单的数据那么简单,复活若是没有代价,那可真是不符合质能守恒定律了。

    正如他之前预想的那样,复活后这玩家的力量、速度、防御等基本属性都得到了虚弱,只是不知道程度是多少了。

    尽管如此,玩家超越人体极限的属性加上超凡技能,也不是土著可以抵挡的。

    嗖嗖嗖!

    又是密集的破空声。

    从对方抬手的刹那,陈立奇就第一时间本能地翻滚出去,原本脚下所立之处再次被射出空洞。

    作为土著,他没有复活重来的机会。

    所以对他来说,刀尖上跳舞,不容一点失误。

    身体翻滚的同时,他手上动作没有停,又扔出了两颗手雷,随后仿佛脑后长了眼睛一般,拔枪就射。

    轰!轰!

    子弹准确击中在手雷上。

    嗜血狂剑扑来的身躯再次被掀飞了出去,等到他站起来的时候,面盔崩裂,灰头土脸带着血迹。

    “该死的老鼠!”

    他牙都快要碎了,双手握剑,高高举起。

    又是这样的气息?

    陈立奇感到对方体内似乎有着一种未知的能量如潮水在涌动,空气都为之扭曲,光线错乱。

    而每一次都是技能发动的征兆。

    砰地一声闷响!

    他没有多想,手中长长的枪管,火药已经推动着子弹激射出去。

    狙击枪恐怖的威力近距离开火,轰在嗜血狂剑面盔上,一瞬间他脸上浮现出诡异地涨红,连连倒退。

    破防了!

    陈立奇瞳孔缩小,一瞬间对于玩家的数据有了新的判断。

    力量是常人的42倍左右,速度在26倍,而防御更是下跌到狙击枪也可以杀伤的程度了。

    复活后虚弱状态的玩家,已经从非人的生命层次跌落下来了。

    最大的威胁,就是那难测原理的超凡技能了!

    既然如此,就更不能让对方随意使用技能了。

    砰砰砰!

    轰轰轰!

    于是每一次子弹就引起一次爆炸。

    陈立奇保持奔跑,一刻不停,不让对方的技能锁定自己,同时在急速的运动中,更是弹无虚发。

    每一发子弹都准确射中扔去的手雷,人为地形成了连环爆炸,一下子将嗜血狂剑淹没在其中。

    厚实的护甲、金属的巨剑、非人的体魄……在炮火中成了现成的靶子被炸得左摇右摆,陷入了无法发动技能的僵直状态中。

    这还是人的枪法吗?

    铠甲耐久46、42、35……

    此时嗜血狂剑的眼中却又是另一番视角。

    透明的人形三维身影,是他自己的游戏面板,其中一个数字正在急速下降,逐渐逼近红色的警戒线了。

    他的心态悄无声息地发生了变化。

    神乎其神地枪法,总是在最出乎预料的时候出现,完全不是土著应该有的能力?

    这是……玩家技能?

    这灰袍的神秘人难道是一个玩家?

    嗜血狂剑内心开始动摇起来。

    废铁厂没有本土玩家!

    这是他早就提前探知清楚的事实。

    难道是其他玩家也知道了那陈敌国留下了一亿游戏币的消息,提前过来埋伏吗?

    不行,必须离开!

    只有玩家才能杀死玩家!

    他被偷袭吃了一个大亏,处于虚弱状态。

    若对方真是玩家的话,哪怕等级和属性不如他,他也真有可能会死!

    “等我找回召集小队,非要杀得你等级清零!”嗜血狂剑恶狠狠地瞪了陈立奇一眼,下一刻他忍住炮火的冲击,强行隔空劈出一剑。

    斩击劈空,逼得陈立奇不得不远远躲开。

    这一次嗜血狂剑没有再追,而是手一翻,甩出了一个胶囊状的物体,落地就炸出一团烟雾,从中出现高大的黑影。

    唳……

    刺耳的鸟叫声。

    烟雾散开,陈立奇就看到场上出现了一头两米高的机械鸵鸟,那玩家嗜血狂家已经熟练地坐在了上面。

    “走!”嗜血狂剑回头狠狠盯了陈立奇一眼,拍了拍身下的坐骑。

    机械鸵鸟双腿迈开,如同幻影一般奔跑了出去。

    不能让他走!

    陈立奇心中一惊。

    若是等五个玩家重新聚齐,他可连逃都没地方逃了。

    可是机械鸵鸟速度之快,高高跃起,眨眼就窜出了几十米,超过了手雷的有效杀伤。

    只能……

    陈立奇没有多想,将98k上的瞄准镜卸下,安装到了ak47上。

    哒哒哒……

    枪口喷火,子弹串联成线,一股脑地射了出去。

    强大的后坐力让枪口不停上扬,但子弹却诡异地成一条笔直的射线追了过去。

    机械鸵鸟扑腾着金属翅膀,走之字形路线,来回闪避。

    但子弹却如同附骨之疽一般紧追不舍,如同锁头一般。

    每一发子弹都射在机械鸵鸟的金属躯壳上。

    叮叮叮……

    弹壳乱飞。

    金属外壳先是塌陷,然后崩裂,最后洞穿……

    裂口越来越大!

    剩下的子弹自动追踪一般,从裂口中一股脑钻入其中。

    咔擦咔擦……

    火星四溅,机械鸵鸟内部冒火,躯体卡壳,跃起在空中还没落下就爆炸成了一团火焰。

    火焰中一个焦黑的身影重重砸落在地。

    死亡的瞬间,画面拉近。

    嗜血狂家最后看到的的是一柄装载了巨型瞄准镜的怪异冲锋枪,喉咙间顿时爆发出声不敢置信的怒吼。

    “这怎么可能……15倍镜压枪?你开挂!”

    陈立奇站在沙丘上,看着那焦黑的身躯坠落而下,嘴角掠过一丝不以为然地笑容。

    谁说15倍镜就压不住枪?

    只能说外挂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第二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