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假如世界是一场游戏 > Flag5 第一滴血
    呜……

    风在耳旁呼啸。

    身形微弓,脚在地上重重一踏,整个人就又如弹簧一般激射了出去。

    外骨骼装甲内的机械轴承无声地转动,了强劲的动力。

    风沙席卷,掩盖了足迹。

    陈立奇步伐不停,一边悄悄追踪玩家的足迹,一边脑筋转动起来。

    每一个玩家,都是一个人形的战争机器。

    小队五人若是集合起来,足以将这废铁厂彻底推平。

    或许是因为自负土著没有任何威胁,或许是懒得拖延时间,现在这玩家五人分头行动。

    正是自己最好的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

    虽然这落单的玩家“嗜血狂剑”是队长,最为强大的玩家。

    但废铁厂大如城市,环境更是恶劣,光行走都已经十分困难,他已经没有时间去寻找其他更弱小的落单玩家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力量再是强大,玩家也是人类的躯体。

    子弹无法破防的原因,很可能是玩家装备了防御道具,或是有着超凡力量的技能护体。

    真实的游戏是游戏,也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只要是游戏,就有破绽!

    真实的世界,玩家也有吃喝拉撒的时候。

    找到他松懈的时机,一发入魂,就能要了他的命!

    短瞬之间,陈立奇脑海中已经划过了种种可能以及方案。

    ……

    “交出游戏币!不然每隔一个小时,就要有一个人头落地!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土著嘴硬到什么时候?”风啸中传来不耐烦地冷哼声,夹杂着惊恐的尖叫。

    轰!

    重物坠地。

    来了!

    陈立奇眸子一缩,放慢步伐,一座地下避难所已经出现在前方。

    厚重的千斤铁门被当中劈开,露出了一片宽敞的地下空间。

    一个个男女蜷缩在一起,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不速恶客,惊慌未定。

    “玩家大人,我们是真的不知道那游戏币被藏在哪里?您不是说隔一天杀一个人?现在怎么一个小时了,请给我一点时间。我们一定会找出来的!”

    一个废土时代已经成为稀有物种的胖子在嗜血狂剑面前点头哈腰地恳求着。

    “时间?我已经没有闲工夫在等待了!”嗜血狂剑咧嘴而笑,用手捏着胖子的脸,痛得他龇牙咧嘴,却努力挤出笑容。

    “胖子,你不是自吹是这废铁厂里消息最灵通的人吗?之前你说的陈姓小子对游戏一问三不知,怎么可能是那个人的儿子!”

    陈立奇目光闪烁了一下。

    胖子是废铁厂的地下商人,回收这里的稀有金属以及机器零件运到外面去贩卖,才能在缺衣少食的废土里,长成这样一副富态的尊荣。

    而他也是原主之前的大主顾,却恰恰是他出卖了原主。

    当世界失去了秩序,人与人的关系也不再值得信任。

    “玩家大人,请给我时间!我立刻派人去调查,一定会找到那游戏币的下落!”胖子连连弯腰求情。

    “抱歉,我已经不想再等了!因为这个破地方,我已经受够了啊!”嗜血狂剑狞笑一声,手掌一握。

    噗……

    胖子挤出的笑容还停留在脸上,脑壳已经被彻底捏爆,血浆喷了一地。

    “啊……”四周疯狂地尖叫。

    避难所的人四散而逃。

    嗜血狂剑厌恶地甩了甩手,眼睛无神地打量着众人,嘴巴咧开森然的弧度。

    “继承了一亿游戏币的小子,给我听着!不管你在不在这里面,识相的话就赶紧滚出来,不然你们一个人都别想逃!乖乖交出游戏币的话,说不动我还可以饶你一命。至于其他人,我劝你们还是自己找出那小子,不然你们都得为他陪葬!”

    玩家的声音回荡在地下空间中。

    短暂的沉寂后,立刻就有回声响了起来。

    “喂,你快出来啊!我们要被你害死了!”

    “继承游戏币的小子快出来,你又不是玩家,要游戏币有什么用?”

    “我们可是无辜的啊!”

    ……

    避难所的人歇斯底里地喊道,精神开始崩溃。

    “逃啊!”久久没有人站出来,绝望的情绪弥漫其中,有人承受不住死亡的恐惧,惊恐地朝外逃去。

    噗!

    一柄金属巨剑当头落下,直接将他整个人插在了地面上。

    人还没有死绝,双手沾血,无力地在地上扒拉着,发出凄惨的哀嚎。

    “想逃?就是这个下场!”嗜血狂剑跨坐在唯一的出口,堵住了所有人的生路。

    “找不出那人,你们今天谁也别想活!想活命,你们就自己找出那人吧!”

    避难所剩下来的人沉默下来,无声地对视,气氛凝滞而又诡异。

    争吵打破了沉寂。

    “是你,你不是说一直想成为玩家吗?是不是你藏了游戏币!”

    “放屁!我要有游戏币,早就逃离废铁厂这个破地方了!”

    “不要撒谎了!快拿出来!”

    ……

    两个男人纠缠在一起撕打起来,死亡的恐惧弥漫在上空,如同瘟疫一般在传染。

    男人化作了野兽,相互争抢着,打、砸、抢……将避难所每个角路都掀了个底朝天,寻找那莫须有的游戏币,只求活命!

    女人和小孩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嗜血狂剑旁观着这一幕,漠视的眼神就如同孩童用树枝玩弄着脚下的蚂蚁。

    他狞声一笑,手指遥遥点向最近的一个女人,“你!将那胖子珍藏的食物,肉、酒、香烟……全部给我拿出来!”

    “是、是!玩家大人!”被点名的女人身子吓趴在地上,颤抖着起身,不一会就抱出来一堆食物。

    吸血狂剑眼睛一亮,双手捧着头盔,下意识停顿了一下,随后又摇了摇头。

    土著这种生物,来再多也是废物,我只要一捏……

    他们怎么会反抗,又怎么敢反抗?

    哪怕我不带防具,他们也伤不到我一根头发!

    想到这,他随后将头盔放在地上,信手就朝面前的食物抓了过去。

    下一刻……

    时间冻结。

    笑容还停在脸上,太阳穴出处猛然被一根冰锥插入其中,彻骨的寒意淹没了躯体,深入了灵魂……

    思维停滞,直到这时才听到迟迟而来的一声。

    砰!

    视线坠入灰暗中,不停拉伸。

    最后他看到了千米外的沙丘下伸出了一个装着消音器黑洞洞的枪口,瞄准镜后是一双如苍鹰一般毫无情绪的眼睛。

    千米狙杀,一发入魂……

    第一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