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假如世界是一场游戏 > Flag4 玩一场猫鼠游戏
    风在吹!

    吱哑、吱哑……

    生锈的铁架在沙尘暴中摇摇欲坠,咯吱作响,刺耳难听。

    高楼和大厦都褪去了水泥壳,被风蚀殆尽,只留下那如同骨架一般屹立不倒的残躯,千疮百孔,风穿堂而过,发出阵阵尖锐的呼啸。

    横在空中的断裂铁轨整个塌陷下来直直插在地上、空荡荡的金属壳形状像是汽车却没有车轮、双子螺旋结构的高楼耸立的同时自身也在微微旋转……未来夹杂着荒芜的矛盾画风。

    钢铁的森林腐朽废弃,但残留的痕迹中仍能窥视到那前文明科技的强盛。

    咔嚓、咔嚓……

    沉重的脚步踩在地面上,一个匍匐的身影顶着风,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进着。

    沙尘暴呼啸,灰蒙蒙的一片,能见度不足三米,四周只能看到一座座高楼大厦模糊的黑影。

    脚下沉积的砂砾,没有任何生命活动的痕迹,连生命力顽强的蟑螂、老鼠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荒芜,彻彻底底地荒芜。

    刺眼日光下,万物都反射出一抹妖异的紫色。

    机械装甲的电子显示屏早已损坏。

    但不用看,陈立奇也知道,这个世界的空气指数和辐射度已经爆表了。

    这样的人间地狱,普通人没有防护,三秒钟之内就会死吧!

    陈立奇暗暗想到,对于这个废土世界的恐怖,又有了全新的认识。

    而就是这大如城市的废墟只是前文明一座冶金厂留下的废墟而已,现在称之为废铁厂。

    一座冶金厂有如此骇人的规模,可见前文明的生产力已经达到了何等恐怖的程度。

    如果说前世公元2052年的科技文明层次是卡尔达舍夫等级075,这个前文明至少在09以上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超过1,达到星际文明的层次……

    陈立奇抬起头,看得只是一片黑压压如同锅盖压在穹顶的大气层,看不清一点蓝天白云。

    强烈的日光强行冲破云层,白茫茫一片,刺眼地疼痛。

    这个世界……

    陈立奇一时无法用言语形容,垂下眼皮,继续行走。

    五个玩家,在这么大的废铁厂中,想要寻找就如同大海捞针。

    但他如同最老道的猎人没有焦急和慌张,眼睛扫视着地面每一点痕迹,耳朵辨别着风啸中的杂音……

    砰!

    一声轻微的爆响在耳膜上震动。

    陈立奇刷的一下转过头,瞳孔中闪过一个亮点。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枪声?

    咔咔咔……

    作战机甲内部的轴承开始转动,陈立奇整个人敏锐得如同一只猎豹激射了过去。

    ……

    呜呜呜……

    沙尘呼啸。

    废铁堆积成一座座山丘,正中心的空地十多个人影正在对峙。

    “识相的,就快说出来!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们这些土著浪费?”纵使肆虐的风啸压不住那声冷笑。

    披着装甲,背着金属巨剑的魁梧男子双臂抱胸,没将眼前十二个披着灰袍罩住头脸,手持枪械的身影放在眼中。

    为首的灰袍男人护目镜下的眼珠子如同蛤蟆似地凸着,咧着嘴嚷嚷着,“什么游戏币?大爷们可从来没见过!不如你把自己的游戏币交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

    “老大,与他废话做什么?他只有一个人!”

    “玩家的复活次数也是有限的!”

    “只要杀完他的复活次数,玩家之心就会爆出来!到时候我们也可以试试成为玩家的滋味了!”

    ……

    老大发了话,其他人躁动起来,眼神绿油油得如同荒漠中游荡的豺狗,垂涎欲滴,贪婪嗜血,无声息逼近了那玩家。

    豺狗盗!

    看到这一幕,陈立奇第一时间判断出来。

    这是一伙盘踞在废铁厂,如同豺狗一般贪婪,靠着抢夺普通人为生的强盗。

    至于他们包围的那个人……

    陈立奇微微眯起了眼睛,就想起原主记忆中最后一幕画面。

    玩家队长!

    是他,只有他一个人……

    废铁场太大,这组队的五个玩家分头行动了吗?

    也好,就让我看看这真实游戏的玩家到底有什么能力!

    技能吗?

    ……

    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落单的玩家渐渐被包围住,陈立奇又低下头,悄无声息地潜伏下来。

    “开火!”一声狞笑。

    砰砰砰……

    下一刻一群豺狗盗就一股脑将子弹宣泄了,甚至形成了一条条密集的火线。

    但那落单的玩家却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叮叮叮……

    火星四射,子弹在铠甲上碰撞出火星,弹跳着溅射了出去。

    子弹都破不了防吗?

    陈立奇眼睛微眯,如果他现在是玩家的话,应该就会见到一堆“1”、“1”、“1”的数字吧。

    “该死!扔手雷!”豺狗盗头子骂了一声。

    嗖嗖嗖……

    一个个黑影扔了过来,下一刻在空中轰然爆开!

    烟与火将玩家的身影彻底淹没其中。

    但还没等豺狗盗的人多做高兴,一声不耐烦的怒哼从爆炸中传了出来。

    “你们炸够了没有?”

    话音刚落,轰!

    破空的轰响,一柄巨剑带动气浪,强行破开炮火。

    一个魁梧的身影高高跃了起来,双手持剑,当空斩下。

    嗤……

    一道透明的剑影竟是从巨剑上脱离而出,隔空斩击了出去,空气仿佛都被一剖而开,留下了一道清晰的斩痕。

    “那是玩家技能!快躲开!”豺狗盗头子想也没想地大喊出声,本能地抱头窜了出去。

    但已经太迟了!

    无形的斩击,比风更快!

    嗤啦一声!

    连续三声惨叫,他身旁的三个手下就活生生被从头到脚斩成了两半。

    脑浆、内脏、血液……一堆混合物劈头盖脸浇在他的脸上。

    “呕……”豺狗盗头子跪地呕吐起来。

    “一群土著而已?竟敢对我嗜血狂剑动手!我们玩家,与你们这些跳跃的猴子可不是一种生物了啊!”玩家的冷笑如同索魂的诅咒,让人浑身俱寒。

    哒哒哒……

    死神来了的脚步声,踩在众人的心鼓上,逼之崩溃。

    “怪物,你这个怪物!”豺狗盗头子歇斯底里地将所有的子弹一股脑宣泄了出去。

    id为“嗜血狂剑”的玩家却是大刺刺挡也没挡,子弹在胸口装出火星后无力地弹飞,手中的巨剑更是如同拍打苍蝇一般随意劈砍着。

    每一次落下,就是清怪一般的,人头倒地。

    不给求饶、不给逃跑、不给反抗……割草一般的补刀。

    十一具躯体横躺在地,残肢洒落一地。

    啪!

    嗜血狂剑一只脚将那豺狗盗头子的脑袋踩入了地面,居高临下地俯视下来。

    “说!那一亿游戏币被你藏在哪里?”

    “怪物,我哪来的游戏币,还一个亿?要是有的话,我早就将你杀了!”豺狗盗头子崩溃地吼着,眼珠子尽是血丝,看着玩家的眼神如视恶鬼。

    就为了那虚无缥缈根本不存在的游戏币,就屠杀了自己十一个手下,这玩家……

    不是人!

    “说完了吗?”对于他的仇恨,嗜血狂剑如同在看一只张牙舞爪的蚂蚁,不见愤怒,反而在笑,随后脚下微微一使力。

    噗……

    西瓜炸裂的声音。

    嗜血狂剑脚尖在地面上厌恶地磨蹭了几下,看也不看一地的尸体,继续朝前走入了废铁厂深处。

    “不管是谁?哪怕将这废铁厂掀个底朝天,我也要挖出这一亿游戏币!你给我等着!”

    呼啸的狂风中夹杂着阴沉的冷笑,伴随着身影离去,渐渐退散。

    哗!

    沉积的砂砾下面,突然站起来一个身影,抖落干净身子,他站在了尸横遍地的场中。

    趁着风沙还没有淹没一切痕迹,他仔细观察起地面的痕迹来。

    映入眼前的是正中心一道深入地面的斩痕!

    类似于“崩山击”一类的破空斩击吗?

    嗯,暂且称之为“破空斩”!

    技能1空气弹!

    发动方式以手指弹动,发出不亚于普通子弹威力的空气弹。

    技能2破空斩!

    发动方式跃起到空中,双手持剑进行全力斩击,正面杀伤,威力巨大!

    对于玩家的技能有了猜测,再看地面玩家移动留下的痕迹……

    力量至少是常人的5倍以上,速度在3倍,耐力的话,没有发现底线……

    作为一个玩家,对于数据的敏感是天生的。

    只是一瞬间,陈立奇就判断出了,玩家与常人的巨大差距,简直是一具人形的战争机器!

    这样的数据,已经完全超出了人体的生理极限。

    威力惊人的超凡技能,也不是人类该有的能力。

    他猜测,这玩家必然另外掌握了一种超乎常理的能量作为力量来源!

    魔力、真气,还是……

    不得而知!

    但他知道的是,若是正面对抗,自己毫无机会!

    玩家的防御之厚,子弹都无法破防!

    陈立奇眼睛一缩,从沙砾中捡起一个崩碎的亮银色金属碎片,扬了扬眉。

    但若是造成手雷级别以上的杀伤力,就可以对玩家形成有效伤害,但恐怕也无法形成致命杀伤。

    等待时机,必须等待时机!

    寻找那破防的机会,给出致命的一击。

    看着那玩家“嗜血狂剑”离开的方向,陈立奇眸子微闪,麻利地摸尸,将这些尸体上的弹药搜刮干净,脚步声融入风啸中,悄悄地又追了上去。

    猫追老鼠,老鼠也会反咬猫!

    不到最后一刻,谁又能知道,到底谁是猫,谁才是老鼠呢?

    那么……

    就来玩一场猫鼠游戏吧!

    ……

    风吹来,淹没了足迹,再无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