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假如世界是一场游戏 > Flag3 谁才是头号玩家
    “队长,这小子一问三不知。虽然姓陈,但不像是那个人的儿子!在如今这个世界,竟有人患了厌游症,真是笑死我了!何必浪费队长您宝贵的技能呢?”谄媚的笑声。

    “宁杀错,别放过!”一声冷哼,“一亿游戏币,不容有失。只要我们弄到手,人命算什么!”

    “队长,说得没错!谁能想到那个人作为游戏里第一打金玩家,富可敌国,竟是出身于锈铁厂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桀桀怪笑,“现在却让我们兄弟占了便宜!”

    “事不宜迟!赶紧动手,以免出了意外。哪怕将这里掀个底朝天,也要将一亿游戏币找出来!不要在乎这些土著的生命。反正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也没有一点价值。”冷哼声满是残酷的意味。

    “是,队长!”四个声音附和。

    ……

    血色昏暗的视线中,身影无力地倒下。

    生命的最后一刻,眼睛中最后残留的影像是五个并排而立的身影。

    他们身上披着一层如同金属外壳的装甲,手中持着巨剑、手炮状的武器,像是从游戏里走出来的真实角色。

    面孔处于金属面具之下看不清楚,唯有那一双双眼神令人不舒服甚至排斥,阴狠、漠视、冷酷……各不相同,但无一例外都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眼睛,漠视着人类,就好像人类漠视脚下的蚂蚁一样,只要抬一抬脚就能……

    这就是真实游戏的玩家吗?

    伴随着原主生命最后一刻的残存影像随之落幕,陈立奇回过神来。

    游戏不一样,玩家的画风还真是大不相同呢!

    在前世游戏毕竟只是游戏,哪怕玩家在虚拟游戏里再是无法无天,现实中也要老老实实,低调做人。

    但若……

    世界就是游戏,游戏就是世界!

    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玩家所至,寸草不生!

    玩家混乱的本质,无视任何规矩,肆意妄为,来到真实的世界中,更蔑视地称呼非玩家的普通人类以及其他生物为“土著”,视为随意收割的经验值。

    第四天灾之名,行走的恐怖,名副其实!

    开局继承一个亿!

    这就是原主死亡的原因吗?

    还真是一个滑稽而又残酷的事实呢!

    一个亿的游戏币不仅仅是馈赠,更是索命的诅咒。

    哪怕原主始终并没有泄露自身继承人的身份,也被那些玩家当做一个没有姓名的小怪给随意补了。

    奇怪的是,这原主已经被技能给杀了!

    我又是怎么在这残破的身体重新活过来的?并且继承了他的记忆!

    一想到刚才倒影中自己额头伤口诡异地快速恢复,陈立奇眼前瞬间掠过那一闪而过,却又在眼皮底下离奇溃散,带着奇特花纹的紫金色硬币!

    难道是……

    复活币?

    这种各种游戏中通用的道具设定,陈立奇自然不会陌生,本能如此联想。

    但奇怪的是,既然是游戏道具,不应该只对玩家有效吗?

    为什么会对他有用?

    按照这个世界的说法,原主只是一个没有游戏模板的土著而已!

    亦或者……

    这不是什么游戏道具!

    而是这个世界另外一种奇异造物,类似于“玩家之心”?

    陈立奇不禁揉了揉眉心,感觉太阳穴的神经都在急速跳动。

    这个世界实在充满了太多的诡异和未知,所知信息太少,实在无法得出准确的判断。

    原主作为一个厌游症患者,更是无法这个真实游戏太多的世界真相。

    但有一点,陈立奇现在是清楚的,那就是他如今面临的是何等危险的处境?

    玩家仍盘踞在锈铁厂,要将这里翻个底朝天!

    若是被他们知道,自己死而复生,怎么也会怀疑到自己身上?

    到时候以玩家的残忍,是绝不会放过自己这个精英怪的?

    该怎么办呢?

    前世作为地球的头号玩家,陈立奇自然明白玩家能力的本质是什么。

    如果土著指得是世界最广大连游戏面板都没有的普通生命,那么这些玩家应该是拥有各种各样技能的超凡生物,获得了异于常人的力量。

    这场游戏的技能特性是什么呢?又有哪些职业?、act、fs……还是其他……

    陈立奇发现,现在的自己连这场游戏的类型都不知道。

    一想到那群玩家披着金属外甲,以武器和金属大剑为武器,看来这场游戏不是简单的一场射击类游戏,还有着某种超常力量。

    陈立奇微微眯着眼睛,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原主生命最后一副记忆画面。

    为首那个背着金属巨剑的男子手指微微一弹,就有破空的刺耳声,看不清什么形状,下一刻额头一痛,眼前就彻底坠入黑暗了。

    技能空气弹?!

    陈立奇不禁猜测。

    似是而非的技能,但不知道游戏技能的具体设定和参数,也是无法应对的。

    以土著之身,与超凡玩家正面碰撞,一点希望都没有。

    毕竟借助外力才行!

    陈立奇缓缓坐下,倒了一杯带着微微刺鼻气味稍显浑浊的冷水,感受着舌尖刺痛的感觉,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

    平静分析之后,他发现自己或许并不是没有一点优势,总共有三点。

    第一条那些玩家肯定不会想到土著也能死而复生。他们在明,我在暗,短时间这里是绝对安全的。

    第二点那些人玩家肯定不知道继承一亿游戏币的正主已经被他们杀了。他们还在盲目寻找,必然要花费大量的无用功,也自己留下了足够的准备时间。

    但一定要快!

    毕竟锈铁厂是一座前文明废弃的机械工厂,被改造成了小型人类庇护所。

    空间就那么大,他们挖地三尺,早晚会找过来。

    至于第三点……

    陈立奇目光不由看向了四周的工具摆设,上面挂满了零件、匕首和子弹。

    技术的断层,废土时代的人类早已失去了大多的科技传承,但通过从废墟中淘取垃圾,废物利用,仍然能享受一些科技的威力。

    原主作为一个武器修补匠,这里的零件倒是应有尽有。

    对付那些恐怖诡异的怪物,枪支自然是最普遍也是最好用的武器。

    陈立奇更是不陌生。

    游戏也是有现实背景的。

    前世所处的时代,虚拟游戏已经急速接百分百的真实度。

    枪战游戏作为一大类,为了追究真实感,里面的枪支参数更是完全参照了现实。

    游戏和现实,技术除了特效以外,已经没有太多的区别。

    作为一个以游戏为生的职业玩家,陈立奇为了追求对枪术的精通,在现实中也是个用枪高手。

    除了不能用出游戏中各种炫目的枪法技能以外,枪术所追求的速度、精准、冷静……都是一样的。

    同理,格斗也是如此。

    为了追求格斗的本能,他同样也是散打、功夫、泰拳的高手。

    游戏最大的意义,就是对现实的模拟。

    虚拟时间的延长,配合在游戏中无限次的模拟、尝试和纠正,一个人的进步速度是只在现实中苦练无法相比的。

    或许,这才是玩游戏最正确的姿势。

    收回一瞬间的杂念,陈立奇立刻开始翻找起来。

    幸好原主的身份是一个武器修补匠,这里的零件和器械是最齐全的。

    762毫米子弹、子弹带、枪口抑制器……

    其中许多零件陈立奇也十分熟悉。

    沙沙沙……

    狭小的作坊内很快就响起了摩擦的声音。

    只不过半个小时的功夫,等到陈立奇停下手来,面前已经摆好了三件东西。

    其中有两把是枪,一把细长,带着枪支简单的流线,另一把结构简单,却有着力学之美。

    果然98k、ak47,在任何时代都是好用的利器,枪支中的经典。

    这个世界也有这两种武器吗?

    陈立奇心中也有着疑惑,也不知道巧合,还是某种未知的原因。隐隐觉得这个世界或许与地球存在着某种不为人知的联系。

    平行世界?

    或者是……

    一时弄不明白,陈立奇也没有纠结,而是将目光落到了眼前一件物事上。

    形似铠甲,内部却有着机械支架,支撑着人体,材质是一种像是陶瓷,却又有金属质感的奇异材料,虽然只有匕首、长刀,缺少了类似于夜视镜、手雷等不少配件,但仍可以看出这是一件少有的作战利器。

    作战外骨骼装甲!

    陈立奇微微一惊。

    这种东西在前世也仍处于概念中,由于受材料的限制,只有少数几件样品,根本无法大规模量产。

    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已经发明出来了。

    更令他觉得眼熟的是,这外骨骼装甲和那些玩家的铠甲十分相似,只是要简陋得多而已。

    咔咔咔……

    陈立奇尝试穿上,立刻感觉一紧,装甲严丝密缝地合上,贴近在身上。

    砰砰砰……

    出拳有声!

    速度提升15倍,力量增强3倍,耐力提升5倍……

    还真是真实啊!

    陈立奇摆出了格斗姿势,眼睛微眯,仔细感觉着装甲对于人体素质的极大加成。

    得知了原主死亡的原因,但仍不知道自己为何穿越!

    但此时陈立奇却突然觉得这场世界变成的真实游戏出乎预料地有意思起来了。

    他隐隐有着一种预感。

    自己到这个世界或许并不是没有缘由的,而是有着某种更深的意义。

    ……

    一切准备妥当,吱哑,陈立奇推开了生锈的铁门。

    呜……

    干燥阴寒的风如刀子割人,浑浊的空气灰蒙蒙一片,充满了不明的混合物,充满着致命的病毒和细菌。

    透过防护镜,迎面照来的光线仍带着妖异的紫色,那是强辐射的光芒。

    眼前是一片荒芜的大地,生锈的金属东倒西歪地插在沙化的土地上,干涸、斑驳、死寂……

    陈立奇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心头的异样,顶着一股脑涌进来的裂风迈出一步。

    轰!

    铁门关闭。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埋藏在地下像是集装箱的狭小空间,紧了紧装甲上的扣带,顶着风一步一步走入了沙尘暴中,身影没入其中,渐渐模糊消失不见。

    狂风呼啸中隐隐夹杂着几声呢喃。

    玩家吗?

    那就来玩一场真实的游戏吧!

    看看……

    谁才是头号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