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假如世界是一场游戏 > Flag1 世界真是一场游戏
    小的时候,在我的眼中,世界是如此的单纯。

    非黑即白!

    人生是一场游戏,双方对弈。

    没有赢不了的比赛,付出就一定能得到回报。

    胜利、失败、或者平局……

    一切皆有可能!

    哪怕眼前的对手,被称之为最强!

    但只要采用更高明的策略,做出更极限的反应,施展更极限的操作……

    我也一定能赢!

    多么天真幼稚的孩子!

    没错,世界就是如此的简单明了。

    但也只限于游戏世界而已……

    现实中的世界,不是游戏!

    杂乱无章,各种变量,没有明确的道理,只有绝对的不公平!

    再多的付出,也不一定能得到一点微不足道的回报。

    人,这种生物,没有任何意义!

    不管是生,还是死亡……

    无趣,实在无趣啊!

    这个世界……

    ……

    虚空中,空洞的声音,一遍一遍,回荡……

    在这里,时间与空间失去了意义,有的只是一片毫无意义的虚无。

    一个灵魂,仿若一片羽毛,漫无目的地飘荡,似是有着光,微微闪烁中,传出无意识地呢喃。

    一刹那、一年、亦或者不知穷尽的久远,似乎要永远这么无意义地持续下去。

    直到一个沙哑的声音从不知来由的地方突兀闯了进来。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灵魂,忠于游戏的纯粹之心,挑衅命运的法外狂徒……以游戏的名义,向你发出召唤!

    召唤你,降临到这个没有未来的……

    世界!”

    那声音在嘶吼,充斥着绝望、愤怒、憎恶……像是一团永远也不会熄灭的火焰闯入了虚无中。

    但情绪?

    这种东西,在这片毫无意义的虚无中毫无意义,这里有的只有毫无意义本身而已。

    但就是这个毫无意义的声音,此刻却到了一个似乎有着意义的回应。

    “咦?是谁在召唤我?”羽毛状的灵魂颤动了,前所未有地传出了奇怪的回音。

    下一刻也不知是前方,还是后面,亦或者是四周,出现了一点光亮,像是一个未知的门户,通往的是未知的世界。

    光门一出现,立刻就升起了无穷的吸力。

    那羽毛状的灵魂就难以控制地坠入了其中……

    ……

    痛、痛、痛……

    头好痛!

    脑浆像是在被搅拌,眼皮压着千斤重,陈立奇吃力仰起头,一点一点抬起眼皮,眼前蒙着一层血红。

    干巴巴地眨了眨眼,视线渐渐从模糊到清晰。

    这是一个昏暗的房间!

    木板和纸壳胡乱钉着的窗户,塞得严实,从点点缝隙中透进带着淡淡紫色的光线,亮得刺眼,可以让人勉强看清屋内的陈设。

    断了一只腿的破旧金属台上,胡乱摆着锤子、螺丝、扳手等各种生锈的工具,墙壁上悬挂着枪管、弹夹、弓弩……

    就这么被人散乱而又堆在一起,却又大体分出了类型。

    一个私人武器修补作坊?

    我这又是在哪?

    陈立奇茫然地抬起头来,夺冠后身体本来就支持不住了,实在太累了,一觉睡了好久好久的感觉,似乎永远也不会醒来,可是怎么醒来后就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了。

    血,是血!

    面孔贴着冰冷的台面,光滑的金属工具台上隐隐倒映出一个消瘦的面孔。

    额头上沾满了血迹,面色煞白,没有一点沐浴阳光的血色,头发凌乱得如同稻草,就这么披散下来,从中透出一双茫然疲惫的眼睛……

    这张面孔,他并不陌生。

    因为这本来就是他的脸。

    只不过……

    实在太年轻啊!

    没有了眼角的皱纹,两鬓的白发,虽然看上去老沉,却摆脱不了眼神中的稚嫩。

    十六岁?

    真的是好久好久以前了……

    我是返老还童了吗?

    刚一冒出来这个想法,脑袋一阵胀痛,一个个记忆片段从脑海深处,走马观花一般,在眼前闪现。

    陈立奇,生于游戏历220年,与妹妹生存在废墟边缘,以修补工具为生……

    游戏历?

    异界!

    我这是穿越了?

    ……

    陈立奇不禁皱眉。

    原来我不是返老还童,那些过去的记忆都已经是前世了吗?

    我似乎穿越到了新的世界,重活了一世!

    是啊,前世那副身体就连最先进的基因疗法都治愈不了。

    可是,为什么呢?

    明明只是睡了一觉而已,不应该醒过来,却来到了这个新的世界!

    这身体的原主也叫做陈立奇,样貌和自己前世也一模一样,这难道只是巧合吗?

    或许有人会问,穿越什么的,需要理由吗?

    或许对别人来说,既然已经穿越,理由这种东西,毫无意义!

    但对陈立奇来说,作为一个玩家,怎么会不想知道游戏背后的真相呢?

    隐隐约约地,他似乎有了记忆,回想起了一个声音……

    一个将自己从死亡的虚无中重新召唤回现实的声音!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灵魂,忠于游戏的纯粹之心,挑衅命运的法外狂徒……?”

    这说得不就是我吗?

    正是因为这一份对于游戏最纯粹的心,才让他在前世那个天才辈出的游戏时代,一次次走上了巅峰。

    只有最强的心,才能在胜败的一线之机中,想到最高明的策略,做出最强的反应,施展更极限的操作……

    到了那种地步,游戏的胜负已经无关于天赋。

    这样的召唤,正是因为触动了灵魂,才将我从那死亡没有边界的虚无中唤回了现世吗?

    那么问题来了!

    到底是谁召唤了我?

    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立刻就有更多的片段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废土末日、天边塔影、辐射废墟……

    原来是这样吗?

    等到头疼稍微缓解过来,陈立奇对眼前的处境终于有了大概的了解。

    这是一个不知道还是不是地球的世界,一个文明已经破碎的末日时代,大地已经彻底化作了废土。

    在不知时间的过去,这个世界曾经产生过无比辉煌的文明。

    但不知道发生过什么,或许是可怕的战争,或许是天降的灾难,或许是文明的自我消亡……广袤的世界早已只剩下一片废墟。

    就连历史本身也失去了意义,被人类彻底遗忘。

    唯有伤痕累累的残垣大地上仍留存着无数不曾毁灭的遗迹,见证着那前文明的辉煌。

    而就在这荒芜的废墟中……

    人类,这种生命力强大的弱小生物,仍如野草一般艰难地生长。

    原主陈立奇,一个专门收集废墟垃圾,进行修补、改造、售卖,然后以此为生的修补匠!

    弄明白了大体的处境,但真正的问题并没有解决。

    原主是怎么死的?

    是谁杀了他?

    凶手还会不会回来?

    ……

    陈立奇正在想着,突然就发现金属台倒映的面孔,额头上那道鲜血狰狞的致死伤口正在快速恢复。

    “这是……”他本能伸手一摸。

    叮!

    手掌张开,一道金色的光亮闪烁着从掌心间滑落下来,落在金属台上叮叮作响,一下一下跳动着,就这么在眼睁睁的视线下,溃散成点点光影,消失不见了,仿佛是一场错觉。

    魔法?幻术?科技?……

    掌心攥得太紧,皮肉上仍有一个硬币图案的烙印,还残留着如同蝌蚪状的诡秘纹路,复杂得如同繁花,扭曲着缠绕在一起,像是图画,也像是某种未知的文字。

    虽然是废土,但似乎是一个了不得的世界啊。

    超凡世界吗?

    陈立奇默默看着掌心,紧紧攥住。

    目前所知实在太少,只能将这疑问压在心头。

    摸了摸已经恢复光滑的额头,他抽回了手,向四周打量过去。

    一个狭小的房间,到处都零散摆放着工具和零件,充斥着一种过期机油的刺鼻气味。

    地面更是有着一堆散乱的纸张,大大小小,形状也各不相同,像是被人强行撕碎了一样,更是有着烟头烧焦的痕迹,散落到整个房间都是。

    陈立奇随手拿起一片,只见上面潦草地写着几个奇怪的文字,看上去像是英文字母,却又有点象形文字的结构。

    “旱季第二月,气温58度,辐射度致命……”

    遵循着原主的记忆,陈立奇无师自通地就明白了奇怪文字的含义,本能地读了出来。

    这个时代的文字!

    这是……

    日记?

    陈立奇猛地想到,立刻开始收集起来,片刻后眼前就堆满了零散的破纸片。

    他找到有字的纸片尝试解读起来,各种各样零碎的字眼,但其中明显有几个关键字出现得最多。

    “废土世…”、“真…”、“真实游…”、“游戏…”

    废土世界是一场真实的游戏?!

    陈立奇本能就如此脑补,立刻心中就升起一种异样的情绪。

    前世的地球已经是虚拟游戏的时代,各种猎奇的游戏层出不穷,普通人哪怕耗尽一生,也玩不完。

    但游戏是人设定的。

    人的思维有着边界,也局限了游戏的无限可能。

    对于陈立奇来说,当一个玩家真正触碰到了游戏的本质,看到了思维的边界,那些虚拟游戏再是离奇,也只是大同小异了。

    不知不觉,他已经对于全世界的游戏,也就是人类的游戏,彻底厌倦了。

    他想感受一种拥有无限可能的游戏,一种真实的游戏!

    假如世界是一场真实的游戏……

    那该是多么有趣啊!

    呵,不过是痴心妄想……

    现实中的世界不是游戏!

    现实是如此的庞大混乱,充满了无数的变量,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世界的规则?

    并不存在!

    即使存在,也不是人类可以把握。

    要知道人类本身,对于地球这个宇宙微不足道的砂砾本身,也是毫无意义的啊!

    人类五千多年的文明,对于世界的改造,还不如一个小行星撞击地球,破坏力大!

    人类啊,这种弱小的生物,对于世界没有任何意义!

    生来嘈杂,死后孤寂……

    人生?

    一个概念而已!

    正因人生并无意义,所以才会有许多无谓的妄想。

    可是将现实变成一场真实的游戏,哪怕虚拟信息时代的地球科技,也远远做不到。

    就连幻想着一切的陈立奇自己也不认为这有任何哪怕一丝一毫的可能。

    最起码有生之年是遇不到的。

    所以面对全世界玩家的询问,他才前所未有地涌出了“向天再借五百年”的冲动。

    没想到……没有再活五百年,反而真的来到了一个化作游戏的世界。

    真实游戏吗?

    陈立奇眼神中蹦出了前所未有的光亮。

    对于这个未知的世界,他从未有过地升起了兴趣,浓浓的兴趣!

    于是他如同拼图一样将那些碎纸片一一拼凑在一起。

    迎着窗户缝隙中充满辐射的刺眼光线,斑驳纸片上的文字如同一个个扭曲的蝌蚪,跃入了视网膜。

    痕迹串联成线,真相也随之而来。

    陈立奇喉咙间不禁发出一声呻吟。

    无限的时空,无边的宇宙,无穷的维度……

    原来……真有一个世界是一场游戏!

    一场真实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