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丹田有座阎罗殿 > 第18章 混沌决
    许三夫人和那孩子的遗体,已经和魂灵一样,被保存在了阎王殿内。

    密室中的血腥气因此而减轻了不少。

    雷阳躺在角落的小床上休憩。

    一天多没睡觉,加上连番的搏命厮杀,雷阳是真累的不轻。

    但他却没有半点睡意,脸色凝重无比!

    诡魔的话,不断的在他脑海中回响着……

    一切之魔,皆出于祖魔。

    祖魔有念,万魔有应……

    想到诡魔所说的祖魔,十之八九就是那阎罗殿启动之时,凭着一声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的低吼,就直接让阎罗殿差不多报废……

    再想到世间所有复生之魔都等于是祖魔的眼睛,会帮祖魔寻找它所想找到的东西……

    万一诡魔初阳刚出之时得感知到的魔意真的是在寻找自己……

    雷阳就头大如斗!

    即便是诡魔最后安慰他,虽然祖魔的确魔力无边,如果他想,的确能让所有恶魔成为它的眼睛和耳朵……

    但如此一来,那消耗是可想而知的!

    因此现在,祖魔虽然发动魔意,但真正被选中成为他的眼睛和耳朵的,肯定也只是复生之魔或者是被种下了魔种的人形鼎炉中的少数……

    只有确定它想要找的人或者东西的大概位置,祖魔才会全力发动。

    所以,只要雷阳稍加小心,加上这阎罗殿现在已经通过自损而屏蔽了祖魔侦测……

    即便是祖魔真就在找他,但想要真的找到,也没那么容易……

    雷阳依旧感到压力山大!

    毕竟这天地大劫恶魔复生,被下了魔种的不知道有多少人……

    那些破体而出的还好说,关键是那些魔种深藏暂时隐忍不发的魔种……

    想到身边任何一个修士,都有可能是祖魔的眼睛,雷阳就有一种皆敌之感,心说这实在是,防不胜防啊……

    感受到雷阳辗转反侧心神难安的状态,诡魔心头怪笑连连,暗自得意,心说被你困死此处,本魔就是砧板上的肉,任由你鱼肉……

    但我拿你没办法,还不能吓吓你么?

    雷阳自然不知道诡魔在想什么,更不知道诡魔到了此时还有心吓他,是因为这家伙还隐藏了一个奇特的能力……

    不过雷阳的担心并没有持续多久。

    长久混迹于底层被迫养成的豁达乐观的心态,让雷阳很快便不再纠结这些自己无法掌控的东西,而是决定将心思放在自己能够掌控的东西之上……

    比如,之前已经破开却一直还没来得及去研究的骨犊。

    骨犊早已化为了混沌决于脑海中。

    雷阳的心念刚动,混沌决便已经自然展现。

    经脉,行气……

    原本以为自己还需要多花不少的时间进行钻研,才能够对混沌决入门。

    没想到的是当心神一沉入骨犊之中,丹田内那些因血肉磨盘而生的神秘气息,就开始自主的随着他的心神而开始运转……

    “这样修行,是不是太简单了点?”

    感受到气息在经脉中的运行,雷阳是喜不自禁……

    毕竟,根据各种小说传奇故事的描述,无论是高手低手,无论是修炼仙法还是武功,可几乎都是千灾万难……

    而自己,只要将心神沉入骨犊,修炼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这也太没挑战性了!”

    雷阳嘚瑟的表示,心说真想看看那些被修炼过程折磨的欲仙欲死之人得知自己修炼之简单,羡慕嫉妒恨的想要吐血的样子啊……

    当然了,他也知道,自己的修炼之所以如此简单,定然是因为这混沌决是阎罗殿专为自己生成的功法所致,而不是自己真的就如何天赋异禀,是什么天命之子……

    但明显,雷阳是不在乎这些的,只要修炼顺利就行!

    混沌决共分七层。

    但目前除了第一层,其后的六层,却根本没有在其上显示出来。

    混沌周天,凝气为液,方得圆满……

    这是关于第一层修炼成功的介绍。

    “化气为液?”

    雷阳感受着那神秘气息,心说这气息应该就是这混沌决所说之混沌之气。

    现在这混沌之气乃是气态,只要将这气态的混沌之气修炼至液态,应该第一层就修炼成功了……

    “应该如此!”

    在运转一个周天稍作熟悉之后,雷阳便将全幅心神沉浸到了骨犊之中,开始全力运转起混沌决来……

    之前没有功法,不用修炼……

    这混沌之息依在不断的强悍着身体的气息血肉筋骨,而且效果极强,让他在短短一两个时辰之内就能捶杀胡进亭……

    但利用功法运转混沌之息之后,雷阳分明发现,气息血肉筋骨的强悍速度,又更进一步的加快了……

    他似乎每一个呼吸,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筋骨血肉比前一个呼吸,又强悍了些许……

    当然了,随着功法的运转,丹田中的混沌之息的消耗,也比之前快了不知道多少……

    为了供给混沌决运转的汲取,推磨之魔不得不拼尽全力的推动血肉磨盘,最后诡魔甚至不得不再次出手魔音低啸,以增推磨之魔之力……

    时间,在飞快的流逝……

    蓬州的日头,逐渐当空……

    周鹏章显等人,甚至是蓬州的所有人等,看着那高悬的日头,目光中都满是怪异……

    因为根据他们所知的关于血日降临的传说记在……

    血日首日,随血日破体而出之魔不少。

    但次日却是更多……

    一直要到五日之后,在日光中生长并最终破体而出之魔,才会逐渐减少……

    可直到现在,已经半天都过去了……

    但蓬州城内破体而出的恶魔,却寥寥无几!

    “今次之劫,怎如此诡异?”

    章显等仙门巡查等等百思不得其解问。

    周鹏苦笑,心说我哪里知道。

    原本已经做好一切准备,搏杀群魔的章显等人在心头不安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失望……

    因为虽然他们不知道此次恶魔出生聊聊的根由,却知道其后果,那就是自己等人想要借着这天地大劫之时,好好的猎杀一切异魔将魔甚至魔王,为自己等人以后的修行路多多攒下些家底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

    想到这点,所有人等的心情极其复杂。

    唯有那些修为低下的修士或者凡人,见出世之魔不多,表情多有欣喜……

    孙休在闭目养神。

    表面上看,他似乎老神在在,但暗地里却早已竖起的耳朵,随时随地的都在注意着周鹏等人的动静……

    出世的恶魔少,便也意味着各种残破空间遗迹甚至洞天福地的线索便少……

    那么已经出现的线索,便就极其珍贵!

    他可不想错过这蓬州城内到目前为止,可能是唯一的一个有关线索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