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凤谋天下:毒妃当道 > 二百四十六:表明心意
    “哦?我杀你一个王妃就要被治罪?可方才明明有人大放厥词要刺杀当朝裕亲王的,难道那样做,就无罪了吗?”

    “不……不一样,我跟裕亲王不一样……我堂堂正正,我还有这大好的前程!待王爷登上龙位,我就会母仪天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裕亲王算什么?他不过是先皇遗孤!众矢之的!今日我不杀他,你以为皇上会留着他吗!”

    云馨似失了智,失心疯一般胡言乱语。

    先前跟来的死士亦左顾右盼面面相觑,似不敢相信自己所闻。

    众人竟缓缓后退,似要同她划清界限。

    云君无奈摇了摇头,低道“云馨,自作孽不可活,你若想活长一点,管好自己的嘴,否则会有人比我先将你杀掉!”

    说罢,她竟将云馨推了出去。

    云馨一个踉跄,跪坐在那群黑衣人面前,发了好一阵子的抖,才平静了下来。

    “你走吧,”云君忽然开口道,“你率这么多人来灵堂闹事,已经扰了祖母的清静,她不会放过你的。”

    “云君!”听到这话,云馨又难以自持地浑身颤抖,“莫在这里装神弄鬼,她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就算再冤,也只能长眠于土下,等你和你的后台倒下,你甚至没有机会去给她烧纸,呵,到时候她在阴间也不得安宁!都是因为你这个不孝的孙女!”

    云馨当真发了疯。

    云君看着她歇斯底里,神情竟无半分愤怒。

    她抬眸看向云馨身后那些死士,用剑指了指云馨,只见方才仍叫嚣的云馨看到剑锋,当即闭了嘴。

    “把你们的主子带走,以后再不要踏入云府半步,下一次你们不会如此走运。”

    云君说完,那群死士果真迅速地抬起了云馨,但因为慌乱及尊卑有别,有人抓着云馨的脚踝,有人扯着她的手腕,还有人干脆俯身在下抵住了她的背,以如此怪异的姿势离开。

    被架起来的云馨大呼小叫“你们这群废物!本妃要治你们的罪!治你们的罪……”

    不消一会儿,喧闹声终于远离了云府。

    云君望着灵堂里的一片狼藉,环视一周,角落里还有方才受了伤的小丫鬟相互依偎瑟瑟发抖。

    她将手中的剑重新拿起来仔细端详一番,看到剑柄上,刻了一个象形字。

    “王爷,”她将那柄剑伸到李瑾瑜跟前,道,“这字,你可认得?”

    李瑾瑜查看片刻,点了点头道“认得。”

    “这是什么字?我怎么从未见过?”

    闻言,李瑾瑜紧紧盯着云君,一脸讳莫如深。

    云君当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对下人吩咐道“祖母深受打扰,明日我会请法师作法驱除邪魔,助祖母安神,你们受了伤的,去找大夫包扎拿药,过了头七,我会给你们时间好好休养。”

    “是,谢大小姐。”

    交代完这些,云君走出灵堂,李瑾瑜亦跟在身后。

    两人默契地并肩行至清幽之处,云君才开口问道“所以这剑上的,到底是什么字?”

    李瑾瑜四处张望一番,终开口道“这字你未见过,但却与你息息相关。”

    “与我息息相关?”云君更是疑惑了几分。

    她再度拿起剑柄端详,依旧看不出上面写的到底是什么,抬头要再问,看到李瑾瑜微微启唇,说了一个字。

    见状,云君瞳心一顿,抿唇不再相问。

    思忖片刻,摇摇头道“怎么会这样?”

    “并不稀奇。”李瑾瑜却并不像她那般震惊。

    “不稀奇吗?”

    “呵,当朝皇上昏庸无能却阴险歹毒,早已有不少能人志士对朝廷不满了,倘若不是他活不了太久了,民众又拥戴寿春郡王,恐怕早就——”说着,他顿了顿,更是压低了声音,轻道,“揭竿起义了。”

    “你的意思是大家都盼着李明德做皇上?”

    “难道不是吗?不止民众,就连当今圣上也想把位子传给寿春郡王吧。”

    云君没有应声,埋头深思。

    “可传位之事,从来都没有风平浪静过,那么多人盯着这大魏的肥肉,只要皇上断了气,朝野上下就会陷入纷争之中,不出意外,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大战?谁和谁?”

    “你说呢?”

    “李明德……和李明阳?”

    “呵,”李瑾瑜忽地笑了,摇摇头道,“当然不止。”

    说罢,他眼神瞥向方才那剑柄之上,上面的象形字清楚地提醒着他江夏郡王府的死士竟是那个人派来的。

    云君一筹莫展,眉头深敛,沉默半晌,开口道“我会去劝我外祖父的。”

    “劝?”李瑾瑜很是惊诧,“他已经在江夏郡王府安插了自己的手下,属实出乎我的意料,难道你认为自己规劝几句,他就不会造反了?”

    “他不是造反,是复国。”

    “并没有什么区别,”李瑾瑜放缓了语气道,“朝代更迭在所难免,前朝光景亦惨不忍睹,否则怎会天下大乱?当初的王没能守住天下,当下就能凭起义夺回大权了?即便是天下再度改名换姓,唐氏一族就真得能成为明君了?”

    听李瑾瑜早已将暗中鼎立的三方势力了解得一清二楚,云君担心问道“倘若外祖父他们当真谋反,你会怎样?他们姓唐,你姓李,本就是对立的。”

    “我?”李瑾瑜眉心微微一皱,回身盯着云君看了一阵子才道,“云君,我看你同自己的表哥、表弟相处甚为融洽,倘若那一天到来,你又会如何呢?”

    云君抿唇思忖片刻,笃定道“也许你不会相信,但我不看这天下姓甚名谁,我只看当朝的,是英明还是昏庸,倘若昏庸无能,即便是我外祖父,我亦不会无条件偏袒,更何况,当初他们本就负了我娘……”

    说到此,她又惨淡一笑道“我思虑这些又有何用?也许到时候,我早已同生父前往安南国了,在那之前,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说着,她目光更为坚定了些。

    “更重要的事?”李瑾瑜小心问道。

    闻言,云君莞尔道“裕亲王不必理会云君方才的话,待到云君如愿以偿,自会当面同裕亲王告别。”

    “告别?”李瑾瑜神色更难看了几分,“本王今日来,万没料到会亲耳听到你的承诺,可是这承诺——本王不喜欢。”

    说着,他朝前一步,离云君更近了些,探身道“待到时局真变了天,倘若你要走,我可是不会那么轻易答应的。”

    云君话语温和,神情却严肃。

    跟在她身边许久,昭容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当即不再开口,转身去打水伺候云君洗漱了。

    月挂枝头。

    一抹明黄透过窗子洒了进来。

    听涛水榭离灵堂虽有一段距离,可灵堂的冷意却似能穿透人心。

    话音落下,他直立起身,若有所思盯着云君看了片刻,才返身离开。

    云君留在原地怔愣片刻,在他身后,将他缓缓离去的背影看得一清二楚——他似乎少了点些初见时的阴鸷冷漠,更不是人们口舌相传的病秧子,反倒气宇不凡,平添了些活生生的气息。

    此刻的夕阳打在他的身影之上,竟映出一片暖色。

    云君止不住的心口狂跳,像是一只鸟落于心间又止不住地欢唱。

    她在泛了黄的柳叶下孑立片刻,待呼吸平稳了才返身朝听涛水榭走去。

    是夜。

    昭容伺候云君就寝前,不解问道“云王妃心思歹毒,小姐今日为何还放了她?”

    在灵堂前跪拜了几个时辰的云君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膝盖,应道“今日虽是她擅闯云府大开杀戒,但倘若我当真手刃了她,仍是师出无名。”

    “师出无名?她命人对云老夫人做出那种大逆不道之事,为何还无名呢?”

    “那些是家事,算不得朝堂政事,在我大魏,人难道能大过朝廷、大过天吗?云鼎山死了,云老夫人自然也没了朝上之人可仰仗,走动最亲密的,恐怕是裕亲王了。云馨虽卑鄙,但有句话并未说错,盯着裕亲王的人不在少数,不少人想要看他犯错,那些人一旦抓着机会,就会想方设法落井下石,治了裕亲王的罪,为自己的前程仕途铺路。所以今日我动了手,反倒会成为裕亲王的拖累,李明阳一旦借此发动政变,鹿死谁手,并无定论。”

    “可骁骑将军是小姐的表哥,他手握兵权,难道不会支持裕亲王吗?”昭容万分想不明白。

    云君抬眸看了看她,勉力扯出一个笑,道“很多事你不知情,这是你的福分,以后这种事,不要再开口问了。”

    云君搓了搓手,脑海之中皆是李瑾瑜离去的背影,似难以驱散。

    头七过后,云老夫人终于得以安葬。

    李瑾瑜亦赶来吊唁,但同云君竟刻意回避,亦不再提之前在云府后花园曾说过的话。

    云君本就清瘦,在巨大的悲痛和思念下,人看着更清癯了几分。

    李瑾瑜离开前对他颔首致意,那双眼睛盯着她怔愣了片刻,似闪过一道心疼。

    云君念着当日云老夫人托梦的话,没太多心思同他寒暄,眼看着李瑾瑜想要开口说些什么,末了还是作了罢,转身离开了云府。

    正值深秋,落叶纷至沓来,为整个云府笼上一层金黄。曾繁荣热闹的云府,看起来更萧条了几分。

    “云君妹妹,”天微亮就赶来云府相助的陈丰在她身后轻道,“你累了这么些时日,也该去好好歇一歇了。老夫人入土为安,你要多保重自己的身体。”

    云君勉力扯出一个笑道“可祖母两个亲生的孙女却都未露面。”

    “听说云王妃被江夏郡王禁足,故而不能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