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丹尊女帝 > 第四百零八章 交涉
    云衣所谓的“有些事情”,自然是指恩科,虽然现在据真正开考的日子还有一月有余,但安排总是要提前做,很多事情若是等到了跟前儿,未免有些太晚了。

    相弘深的邀请函云衣也算是打探出了个结果,在去皇甫老祖那里找相弘深之前,云衣绕道去了趟醉仙楼,取她的灵石。

    “说好的,拍卖所得,你分文不取,”云衣站在游闲面前,心情颇好地摊开手,“拿来吧。”

    “你看上去心情不错?”游闲狐疑地看着云衣,“你见到三山道人了?”

    “我又不认识他,上哪儿见他去,”云衣面色不变地说着谎,“但我知道,那场拍卖他到了。”

    “你怎么知道的?”

    “看你当时的表情啊,”云衣没有过多解释,手指敲了敲桌面,“游大掌柜不是想赖账吧?”

    游闲从袖中取出一个储物袋,看都没看地抛给了云衣,神情看上去不太愉快,“爷是赖账的人吗?”

    “自然不是,”云衣接住储物袋,也没看里面是什么便收了起来,而后起身,“既然如此,我便告辞了,期待和游掌柜的下次合作。”

    但游闲却是不打算这么放她走,“你好像心情不错?”

    “我来拿钱的,自然心情不错。”

    “你办这场拍卖会就是为了钱?”

    “当然不是。”

    “说实话,”游闲皱了皱眉,“怎么回事?”

    “你真想知道?”云衣语气轻快到让游闲一瞬觉得自己好像上当了,对面这个人,似乎就是有意要勾起他的好奇心,但无论她的目的如何,她成功了,好奇心是游闲最大的弱点,他自己也清楚。

    “别卖关子了,说吧,”游闲叹了口气,抬眼看了眼云衣便知她要说什么,“我知道不能白听。”

    云衣勾了勾嘴角,笑意更甚,“虽然没见到三山道人,但我捡到一个很有趣的人。”

    “你再吊我胃口我可就不想听了。”游闲撇撇嘴,当即做了一个离席欲走的姿态,但他的眼神骗不了人,这个姿态装的一点也不像。

    虽说这威胁听上去没有多大效力,但云衣还是很给面子地选择了妥协,“我捡到一个赴恩科的士子,据说他本来是接到三山居邀请函的,后来被人抢了。”

    这人自然是相弘深,云衣在来的路上思忖了许久,实在觉得将相弘深放在皇甫老祖那里不太稳妥,毕竟侠隐还身负着生死局,万一哪天打起来,可没人顾得上这个手无寸铁的书生。

    “据说?据谁说?”

    “他自己啊,”云衣耸耸肩,“还能是谁?”

    “他说你就信啊。”

    “信啊,为什么不信?”云衣笑得一派天真,游闲却满脸狐疑,他显然不觉得云衣是什么好骗的小姑娘,这件事背后大概还有什么隐情。

    游闲自然也明白云衣将此事告知他,绝不仅仅是告诉那么简单,如果顺利的话,他多半是快见到那个邀请函被抢的倒霉蛋了,“你不会坑我吧?”

    “当然不会,”云衣满眼真诚,可眼里闪着的光让游闲越看越觉得不安,“游大掌柜是什么人?在这永安城,什么事你摆不平?什么人能坑到你?”

    捧杀,游闲心间蓦然跳出这二字,明目张胆地捧杀,毫不掩饰意图,而且游闲无话可说。

    因为这是事实,游闲不得不承认云衣说得确有道理,有那么一瞬他都有些怀疑自己究竟在谨慎什么,他何曾这样谨慎过?只是云衣在永安城的名声太盛,虽说都不是什么恶名,但他总觉得这个人上上下下都是阴谋。

    因为她没有目的,游闲始终想不明白云衣的目的,她在永安城来回折腾,为凌清安一双废腿费尽心机,然后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求。

    要说她只是为求个姻缘,那她现在就该老老实实在皇子府里待着,好好准备她的嫁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去打听什么三山居,甚至还与言策有交集。

    可要说她有什么野心,她若真有野心,就该把言策供出去,不论贪财还是牟利,都能让她赚得盆满钵满。

    游闲真的这么怀疑过,他真的去问过言策,问这个女人是不是目的不纯。言策只是摇摇头,说云衣绝对不会出卖他。

    能让言策信任的人不多,可她分明不是清风寨的人。

    在游闲眼里,她似乎就是来搅混水的,将永安城这潭本就不平静的水,搅得风起云涌。

    但是目的呢?游闲反复问自己,他想不明白云衣一介女儿身,还能求些什么?左不过是钱财、名声,或一段稳定的姻缘。

    可这些东西,她现在明明唾手可得,可她都没有要,放长线钓大鱼,游闲明白这个道理,但游闲想不明白这条鱼还能多大。

    所以他才会不自觉地谨慎,他自认不怕事儿也不怕惹事儿,但莫名被人算计进去最后被迫背锅的感觉着实不是很好,就算游闲不把那些麻烦放在眼里,可他毕竟不是傻子,也和云衣没有两肋插刀的交情。

    云衣看着游闲的神情逐渐凝重,她不知道这会儿工夫游闲想了这么多有的没的,她只觉得神奇,这个传闻中敢把天捅个窟窿当项圈戴的人,脸上竟还有这种表情。

    “只是想在游掌柜这里开一间房,游大掌柜不需要考虑这么久吧?”云衣笑着打破沉默,她本意虽不是如此,但游闲面上凝重的表情让她明白,游闲毕竟是商人,他做事第一个考虑的还是不能赔本,之后的许多安排,如今看来只能徐徐图之。

    “只是一间房?”游闲满脸地怀疑,云衣铺垫了这么许久,他不信仅仅是一间房这么简单,“那你为什么跟我说?你去交钱就是了。”

    “醉仙楼不是不做客栈生意吗,”云衣随意找了个理由将话圆了回来,“先跟游大掌柜打个招呼,到时可别借此讹我一笔。”

    游闲皱皱眉,脸上不由浮现几分嫌弃,讹人这种事情显然是他不屑于做的,但此事他无论如何还是觉得蹊跷。

    “那人不是什么通缉要犯吧?”

    “当然不是!”云衣带着几分震惊地开口,一副被游闲的古怪想法吓了一跳的表情,“我怎么会认识通缉要犯?”

    “那永安城的客栈那么多,你为什么非要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