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诸天内测员 > 第92章 破天
    宝物即将炼成,哪吒、敖芮儿、敖夜即将殒命。

    便在这生死一发之际,一柄飞剑横空而来,以前所未有的高速打在天尊身上。

    砰!

    一声裂耳锐鸣,玄金剑被弹飞,天尊体表爆发出一层玄黑色的光壁,光壁看起来像是一面幡,表面刻画着巨人开天辟地的故事。

    盘古幡!

    天尊的护身至宝。

    连急速的御剑式都无法穿透。

    “师兄,救人啊!”太乙原本已经绝望,看到凌七的剑,顿时又萌生出希望,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大喊。

    凌七紧随着剑锋,出现在海岸线方向的视野中。

    天尊虽然没有受伤,但还是被撞的晃了一晃,转过头面向凌七归来的方向,有些疑惑地问“你不是去追龙王了吗?”

    凌七的身影急速放大,回到李府上空,扫了一眼现况脸色陡沉“你这是在做什么?”

    他本来是在追龙王,但追到一半,突然感觉心头猛跳,有不祥的预感,于是赶紧往回赶。

    “完成我破界脱困的宏愿。”天尊没有细说的意思,他相信凌七作为外来者,一定能够明白。

    “你果然一开始就没安好心!”凌七沉声道。

    什么灵珠降世,这个任务根本就是另一个故事,是一个有关觉醒者逆天改命的故事!

    任务的最核心,不是哪吒,而是天尊。

    “天道无情无亲,故能无私长久,这个世界的天道,并非无情无亲无私,我修天道,又如何能无情无私?”天尊道。

    “狡辩,你只是在拿别人的命做自己的垫脚石,仅此而已!”凌七收回玄金剑指着天尊。

    “你说是,就是吧。”天尊不再辩解,指尖金芒最后一点,圆环急剧收缩,叮的一声彻底变成一个合抱直径的金属环。

    金属环由两条龙首尾相接而成,看起来惟妙惟肖,其中一条眼角还凝固着乙嘀龙泪。

    哪吒也不再失血,失去控制软哒哒掉了下去,被太乙接住。

    “乾坤圈!”凌七瞳孔陡然收缩,下意识冒出这个名字。

    难怪乾坤圈一直没出现,原来竟然在这里,竟然是用敖芮儿、敖夜融合乾元精魄坤元精魄,通过哪吒血液元神炼制而成的破界之物。

    “乾坤圈?好名字,就叫乾坤圈吧。宝物已成,你现在阻我已经来不及了,现在就让你们好好看看这世界的本质!”天尊说完飞身而起,眼中带着无法形容的狂热,举起乾坤圈朝天穹甩了出去。

    乾坤圈带着熊熊火焰冲天而起,越飞越高,渐渐变成一个发光的斑点。

    太乙仰起头,不明白天尊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天穹是无边无界的,或者换个说法,天穹之外是无穷无尽的虚空,这样将乾坤圈扔向天空,不等于是扔进虚空吗?

    然而下一秒,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乾坤圈好像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被重重反弹了回来,而被撞到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缝。

    天穹,裂开了!

    “你们看到了吗?那就是囚笼的边界!”天尊显得极为亢奋,指着天穹大声呼喊,同时再次控制乾坤圈往上撞。

    小世界的边界有边界控制器,任何人或物都无法接触到边界,只要接近缓冲范围就会被边界控制器强行控制。

    但乾坤圈不同,乾坤圈蕴含从连接控制器获得的力量,而边界控制器就是天尊口中的灭世金环。

    这赋予了乾坤圈和边界控制器相似的特征,再加上花费数千年炼制的乾元精魄和坤元精魄,乾坤相合阴阳一体,自然也就不会被边界控制器控制了。

    这就好比穿上安保的服装,伪装成安保,从而通过安保守卫线。

    在乾坤圈的轰击下,天穹再次裂开一道缝隙,直到这时才有崩裂声从天空传来。

    咔嚓嚓,咔嚓嚓……

    裂缝越来越多,清脆的崩裂声也越来越密集。

    “给我碎!”天尊狂吼。

    终于,随着第二十一次轰击,天穹再也支撑不住,密密麻麻的裂缝怦然崩碎,炸开一个小洞,无数碎片漫天飞洒,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宛如下了一场晶体的暴雨。

    “开了,哈哈哈,终于被我打开了!”天尊激动不已,忍不住仰天大笑,再也没有半点仙风道骨的模样,反倒像是一个被关了无数年,终于从黑牢中走出的囚徒。

    凌七同样感觉不可思议,原以为天尊不可能成功,毕竟觉醒者破界这种事是绝对不容许发生的。

    哪曾想居然真的让天尊做成了,敲碎了小世界的边界。

    “太一到底在想什么?难道他真的不知道出现了觉醒者?”

    正想着,天空突然暗了下来。

    太阳直接从天穹上消失,极为突兀,一点征兆都没有。

    明媚的阳光与随之消失,整个世界陷入黑暗,而且是连星光月光都没有,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黑暗。

    紧接着,整个天穹就好像一个弧形屏幕,睁开了一只无比巨大的眼睛。

    恐怖的威压随之铺天盖地,与之相比,之前劫雷的微压简直就是小儿科。

    笼罩在这样的威压之下,每一根草叶都匍匐在地,整片汪洋没有一点浪花,整片森林没有一声鸟鸣,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在对自己的造物主跪伏,表示发自灵魂的崇敬和畏惧。

    作为这个世界的最强者,天尊在这样的威压面前,同样变得渺小无比。

    然而天尊非但没有退却,反而因为本能产生的恐惧而振奋。

    上一个量劫,见证了世界的毁灭,见证了毁灭世界的伟大力量,他已经恐惧过了,并且恐惧了这么多年,如今他已经不再需要恐惧,他所需要的,是向自己的造物主发起挑战。

    “我是对的,我是对的,你关不住我!”

    天尊大喊着,合身冲天而起,抓住乾坤圈,如赴死的飞蛾,以一往无前之势,冲进了天穹的缺口,只留其声在天地间悠悠回荡,见证着一位觉醒者逆天者的诞生和离去。

    除了凌七,没有人知道天穹之外是什么,但即便是凌七,也不知道在天穹之外会发生什么,也许天尊已经成功了,也许天尊不过是从一个囚笼跳进了另一个囚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