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诸天内测员 > 第63章 哪吒死傲娇
    哪吒没看到少女是如何离开的,但凌七看到了。

    少女是遁入水中离开的!

    水族!

    原来少女不是人类,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居然没有察觉。

    “龙芮儿,这不是她的真名。龙,龙族,她该不会是东海龙王的女儿吧!”心中略作分析,凌七不禁骇然。

    哪吒闹海蓝本中,没提过敖广有女儿,主要矛盾点在儿子敖丙身上。

    敖丙被哪吒打杀抽筋,惹怒龙王水淹陈唐关,迫使哪吒自刎。

    创世神创造世界,为了保证世界多样,通常不会按照蓝本走,而是会做出各种不同的改动,衍生出各种不同的故事线。

    这个任务小世界,太一显然做出了修改,龙公主的角色,绝对会是接下来影响故事走向的关键因素。

    “如果哪吒和龙族发生矛盾,你们这朋友可不好做,太一啊太一,你可真够狠的!”摇摇头,没有惊动哪吒,凌七悄然退去。

    ……

    东海龙宫

    金蛟蟹、流光贝、珊瑚为墙玉为瓦。

    敖芮儿刚降落,就被敖广和申公豹劫个正着。

    “说了不让你乱跑,你又乱跑,怎么这么不听话!”敖广怒目呵斥,吓得附近虾蟹纷纷缩回珊瑚。

    敖芮儿却一点不怕,颇有点不耐烦地说“找我还不是为了坤元精魄吗?我说了一百遍了我不想要,你们别再问了,我耳朵都长茧了!”

    敖广拂袖“胡闹,你还剩两年阳寿,只有坤元精魄才能延寿!”

    “两年很短吗?”敖芮儿反问。

    “你!”敖广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

    申公豹疑惑地问“连凡人都贪生怕死,公主为何如此豁达?”

    敖芮儿耸耸肩“不是我豁达,我只是明白一个道理,有得必有失,坤元精魄如此珍贵,我不可能白拿,届时我要偿还的,恐怕比我得到的还要多,所以何必呢?”

    申公豹表面沉默,心中却震惊无比,没想到敖芮儿小小年纪,竟然将天道看的如此透彻,须知像他这种天尊弟子,也还在不顾代价求取更多。

    “再说,生死轮回本就是天地大道,这一世为龙,下一世或许就做了人,亦或许是草木鱼虫,又有什么关系呢?”敖芮儿笑笑,从敖广和申公豹中间穿过,准备回自己的寝宫。

    敖广一把攥住敖芮儿的手腕,沉声道“不能再由着你胡闹了,此事事关龙族兴衰,由不得你!”

    “你放手!”敖芮儿挣扎,却哪里挣的脱。

    “真人,坤元精魄可以强行融合吗?”敖广问。

    申公豹略作思考点点头“本身不可,但我有办法。”

    “给我放手,你们不能这么……”敖芮儿一听顿时急了,还没说完,就被敖广一掌击晕。

    敖广将敖芮儿横抱而起,对申公豹说“真人,这就开始吧。”

    “好,随我来。”申公豹说完,领着敖广朝他暂住的宫殿行去。

    与此同时,另一座偏殿。

    熬夜正在修炼,红毛夜叉突然闯了进来,捂着肩膀跌倒在地,刚要开口,突然感受到一股极端危险的气息,还没来得及躲,就被一道锐芒洞穿腹部。

    “太子殿下,别动手,是小的!”红毛夜叉跪伏在地高声道。

    第二道锐芒骤然定格,悬停在红毛夜叉眉心毫厘之处。

    “没看到我正在修炼吗?”熬夜睁开双眼不满地说,看到红毛夜叉的伤势,不由咦了一声,粗眉问,“怎么回事?谁伤的你?”

    红毛夜叉叽里呱啦将发生的事添油加醋说了一遍,不但隐瞒了自己偷孩子的实施,而且将哪吒也凌七描绘成欺凌弱小的霸道狂徒。

    “大胆,区区人类竟敢欺负到我们水族头上!”熬夜听后果然大怒。

    “殿下,您一定要为小的做主啊!”红毛夜叉磕头捣蒜涕泪横流,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熬夜眯起眼睛沉吟了一会,道“你且退下,今日我还有修炼任务要完成,明日此时,我会去讨个公道!”

    “多谢殿下!”红毛夜叉大喜,跪伏在地退了出去。

    “天庭压我水族也就罢了,区区人类也敢在我水族头上作威作福,这次定要你们尝尝我水族的厉害!”熬夜冷哼一声,闭上眼睛继续修炼。

    ……

    李府

    哪吒刚一进大门,就看到了熟悉的马匹,顿时喜上眉梢,撒开脚就往里奔。

    这是殷夫人的马,既然马在这,说明殷夫人回来了。

    殷夫人一身戎装,正在满府找哪吒呢,看到哪吒赶紧张开双臂迎了过来“宝贝吒儿,来给为娘抱抱!”

    眼看就要扑进殷夫人怀中,哪吒突然刹车,让殷夫人抱了个空。

    “怎么这么久才回来?不是说好了一个月回来一次吗?”哪吒抱着胳膊撅着嘴一脸不满。

    “呃,娘这不也是抽不开身吗?今天你生日,你看娘这不是回来了吗?”殷夫人尴尬解释。

    哪吒脸色这才好看些“哼,原来你还记得我生日。”

    “怎么会不记得?这是娘给你准备的礼物。”殷夫人取出木盒递给哪吒。

    “既然你诚心准备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看看吧。”哪吒摆出一副臭脸,动作却比谁都快,一把抢过木盒兴冲冲打开。

    刹那间,哪吒的表情僵在脸上,嘴角一动一动。

    “喜不喜欢?”殷夫人心中忐忑。

    凌七探头一看,顿时心中哎呦,盒子里竟然是个陀螺,哪吒心智开的太快,根本不可能喜欢这种小玩意。

    “我说娘,你逗小孩呢?”哪吒抬起头一脸郁闷。

    “这个,你要是不喜欢,娘就给你换一个。”殷夫人心中有点失落,脸上却故作笑容。

    常年不在儿子身边,她哪知道哪吒的心智发展情况,在她心目中哪吒的的确确还是个孩子。

    凌七有点不忍,刚要出言教训哪吒,却见哪吒将木盒背在身后。

    “也不是不喜欢,就怕不结实玩坏了。”哪吒眼睛往天上瞟,显然是在说谎。

    “不怕不怕,下次娘给你整个铁的!”殷夫人大喜,一把将哪吒抱入怀中。

    哪吒也不再傲娇,反手保住殷夫人的脖子,趴在她的肩膀上。

    凌七没想到哪吒居然懂事了,不忍打扰母子团聚悄然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