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诸天内测员 > 第42章 伏煞 碎塔
    凌七气息节节攀升,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竟已恢复的七七八八。

    再看白娘子,同样从虚弱无力变得气息完足,脸上也恢复了血色。

    黑煞轻蔑嘲弄凝固在脸上,呆滞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脸色陡变厉声道“你诈我!”

    凌七嘿然道“彼此彼此,不诈你,怎么让你跳出来?不诈你,怎么骗你说出真相?不诈你,怎么取你狗命?”

    “黑煞,认输吧,这一次你逃不掉了!”白娘子轻轻一跃白衣飘飘,落在黑煞身后,再次变化为半蛇形态,蛇尾倒转宛如刀锋,纤手并指如刀寒气流转。

    初次见面,就被凌七算计过一次,这次居然又被凌七给算计了,黑煞气的青筋暴起,凶焰不减反增“认输?你们以为我就没有帮手吗?出来!”

    怒吼声中,两道身影嗖嗖落入寺院,赫然是上次逃跑的老鳖精和蛤蟆精。

    “怎样?现在是谁技高一筹?”黑煞狞笑,仔细盯着凌七的表情,想好好欣赏凌七错愕阴郁的表情。

    可惜他失望了,凌七看起来一点都不吃惊,连白娘子都没有任何意外之色。

    “就知道你会带帮手,正好将你们一网打尽。”凌七说完取出一个瓷瓶丢给许仙,“喝下去,过来帮忙。”

    许仙还处于懵比状态,短短时间连续的反转,让他一时间无法消化。

    不过,局势他还是能看清的,赶紧拔开塞子仰头咕嘟咕嘟灌入腹中。

    “嗯哼!”药液立刻起效,许仙一声闷哼,脸色陡然涨红。

    只觉一股热流直达四肢百骸,所过之处伤势飞快复原,肩膀贯通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口……

    当啷!

    铜环叩击清亮悦耳,许仙拄着锡杖站了起来,一双眸子死死盯着黑煞“妖孽,今日要你给姐夫偿命!”

    黑煞没欣赏到凌七的错愕阴郁,反倒是自己的表情变得错愕阴郁,老鳖精和蛤蟆精更是脚步顿止,眼珠乱转已有怯意。

    凌七和白娘子,一个人是一个是妖,他们倒没那么怕。

    许仙则不同,一身佛门功力外加佛门法器,简直是妖的克星。

    此时许仙恢复战斗力,让胜负的天平朝凌七一方彻底倾斜,虽然双方人数相同,但想赢已经几乎不可能。

    “现在是谁技高一筹?”凌七提起剑锋原话奉还。

    黑煞登时脸都绿了,早知道这是个陷阱,他就不会来,即便来了,也不会坦白真相,只要不坦白真相,局面就不会变成这样。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谈没法谈,退没法退,只能放手一搏。

    “好好好,那就拼个鱼死网破,看看谁能活到最后,给我上!”黑煞咬牙切齿一声喝令,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转头一看鼻子都气歪了。

    老鳖精和蛤蟆精竟然在蹑手蹑脚往外逃,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就跟做贼似的。

    黑煞沉声道“你们想死?”

    “俗话说的好,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看老大你就降了吧。”

    “你放心,我们会给你烧纸钱的!”

    老鳖精和蛤蟆精说完撒腿就跑,比出现的速度还快。

    谁料还没跳过寺门,紫金钵突然从天而降,直接将老鳖精扣在了里面,咣的一声砸的地砖寸寸碎裂。

    与此同时,袈裟也飞旋着罩了下来,将蛤蟆精一头闷在里面,然后扭转收口,变成一个大口袋。

    虽然袈裟对妖没有紫金钵那么强的克制作用,但它有帮手,十几颗佛珠呼啸而至,雨打芭蕉似的,隔着袈裟疯狂撞击,噼里啪啦打的蛤蟆精嗷嗷惨叫,看的凌七和白娘子都感觉一阵发冷。

    许仙单手结印,两腮高高鼓起,手臂微微颤抖,可见要同时压制两只修为不俗的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受死!”凌七和白娘子自然不会浪费这宝贵的机会,立刻电扑而上,对黑煞展开围攻。

    黑煞骨子里的凶焰被激发,一声狂吼悍然迎战,以手为兵斗凌七,以尾为刃战白蛇。

    剑光横纵,铿锵锐鸣。

    一人二妖在刚刚被洪水肆虐过的狼藉废墟中激烈交锋,从墙角打到塔顶,又从塔顶打到悬崖。

    历史悠久的雷峰塔瓦砾纷飞,被堪比战矛的蛇尾扎出一个又一个洞,飞檐斗角更是在闪烁的剑光下分崩离析。

    “啊!”

    不得不承认,黑煞展现出的战斗力堪称惊人,以一敌二竟然能够支撑这么久而不败。

    可惜以一敌二终究还是力有不逮,一个破绽刚出现,就被凌七一剑斩断左臂。

    断臂翻飞坠入悬崖,被滔滔江水吞没,黑血飞洒腥臭无比。

    黑煞一声惨叫向后跌退,捂着血淋淋的伤口,瞪着凌七嘶声道“无耻之徒,有本事和我单打独斗一决生死!”

    “单打独斗?你看我像是那么迂腐的人吗?”凌七嗤之以鼻,不给黑煞喘息之机,一剑玄金斩横扫而出。

    黑煞吃过亏,可不敢被玄金斩碰到,急忙腾空而起,险而又险擦着白蒙蒙的光刃掠过。

    然而他的敌人可不止凌七一人,刚躲过玄金斩,就被白娘子重重一尾巴抽在背上,登时炮弹般砸落地面,逆血夺口而出。

    轰隆隆!

    雷峰塔塔顶被玄金斩一分为二,塔顶倾斜滑落砸得粉碎,激起大片烟尘。

    噌!

    不等黑煞爬起来,凌七的剑锋已然抵在他的眉心,只要轻轻一送便可要命。

    “你不能杀我!”黑煞抬头望着凌七。

    “给我一个不能杀你的理由。”凌七俯视着黑煞。

    黑煞惨笑了几声,转头看向飘然落定恢复人身的白娘子,用一种既嘲弄又怀念的语气说“你别看她外表温柔美丽端庄贤淑,实则她的心比蝎子还毒!”

    “少胡说八道,我看你才是毒比蝎虫!”凌七沉下脸。

    “胡说八道?当年黎山洞窟,她对蛇母做了什么,你自己问她!”黑煞眼中迸发出浓烈的仇恨。

    凌七看向白娘子,白娘子脸色微变撇头避开目光。

    黑煞嘿然道“怎么?不敢承认?那好,我替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