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诸天内测员 > 第40章 战许仙
    没有人能先后踏入同一条河。

    许仙已不是当初的许仙,白蛇亦不再是当初的白蛇。

    望着高居塔顶驾驭江水的白娘子,凌七不由心中慨然,虽然是自己让她这么做的,但无论如何水漫金山这一情节还是发生了。

    也许,这其中也有剧情惯力在起作用?

    许仙却不知道这些,对于他来说,这是第一次亲眼见到白娘子施展威能,展现出妖的一面。

    回想过往种种,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酸楚,甚至冒出这样的念头如果没有凌七,如果永远不知道白娘子的真实身份,是否能走到一起安安定定过完平淡的一生?

    时间不会逆流,所以没有如果。

    念头立刻被憎恨吞没,许仙心中反复告诫自己,自己已不再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而是身怀法力掌握四件佛门法器的金山寺住持!

    “休想!”一声喝咤。

    袈裟嗖的飞了起来,迎风暴涨越升越高,绽放出璀璨的金红色光芒,形成一面巨幕,挡在白娘子面前。

    与此同时,许仙手掐佛印,念了一句经文,紫金钵冲天而起,一道紫色光柱冲腾而出,将白娘子罩在其中。

    白娘子登时面露痛苦之色,渐渐褪去人形,腰部以下融合拉长,扭曲蜿蜒变成长长的蛇尾。

    颧骨额头开始冒出逆向生长的白鳞,甚至连发色都发生了变化,原本清淡的妆容变得更加妖媚。

    紫金钵专收妖物,换了小青肯定已经支撑不住,白娘子蛇尾缠住雷峰塔塔尖,咬紧牙关凭借高深的道行和深厚的功力,硬生生挡住了。

    “收!”许仙加强法力催动紫金钵。

    白娘子蛇尾拽的笔直,青丝发带烈烈狂舞,强忍痛苦双手前压“去!”

    滔滔江水立刻倒卷而下,如发狂的水龙,狠狠撞在袈裟上。

    沉闷的轰鸣声如闷雷炸裂,袈裟骤然凹陷,被压的向下倾塌,仿佛随时都会支撑不住,将整个金山寺砸成瓦砾。

    呼!

    气流带起灰尘从寺院中横扫而过,一路冲进山间小道。

    许仙似乎也因此承受了莫大的压力,一声闷哼后退半步,清隽的脸颊蓦地涨红,锡杖重重一顿,佛珠崩散起飞,滴溜溜高速旋转,分出三颗嗖嗖嗖朝白娘子飞去。

    白娘子既要抵抗紫金钵,又要控制江水,已是竭尽力,被佛珠三连结结实实击中腹部,登时妙目圆睁吐血抛飞,连雷峰塔塔尖都被拽断。

    不过她也没有单方面吃亏,抛飞过程中,蛇尾鞭子般甩出,随着刺耳的爆鸣声,一枚极其锋锐的蛇鳞破空而出,刺穿袈裟打穿殿顶,钉在佛像脑袋上。

    袈裟托着江水,就好像吹到极限的水球,甫一出现漏洞立刻被自然的伟力撕开,滔滔江水倾斜而下宛如决堤,顷刻间席卷整个金山寺。

    房屋崩溃墙壁倾塌,断壁残垣激流翻滚,撞碎一切障碍。

    另一边,三十六武僧结阵可不是吃素的,虽然每个武僧的修为都不高,但在法正的指挥下,结阵之后威力次方级暴涨。

    尤为烦人的是,每当撕开内圈的防御,外圈都会立刻补上,不给凌七逃出去的机会。

    直到洪水泛滥扑面而来,冲乱了武僧们的位置,才让凌七找到空隙,一剑玄金斩强行撕开口子冲出来。

    冲出来后,凌七并没有片刻停歇,以剑带人踏浪腾空,又是一剑玄金斩直奔许仙后背。

    江水已然肆虐,再挡毫无意义。

    许仙手指一引,袈裟自动飞回挡在身后,剩余佛珠呼啸而出,从四面八方直扑凌七。

    凌七急忙挥剑格挡,叮叮当当火花四溅。

    佛珠蕴含的力量极大,即便以他体质等级2的体魄,也被震的虎口崩裂手臂酸麻,几乎拿捏不稳。

    “法海禅师慈悲为怀,对你们手下留情,我却不会,你们杀我姐夫在先,水漫金山在后,今日我拼了命也要留下你们!”许仙说完,一直没有发威的锡杖脱手而出,以雷霆之势撞向白娘子。

    锡杖探妖追妖,紫金钵收妖伏妖。

    这两件法器,都对妖物有着巨大的克制作用。

    此时两件齐出,再加上三颗神出鬼没的佛珠,顿时打的白娘子招架不住,被砸过来敲过去,碎鳞飞溅痛呼不止。

    凌七也不好过,袈裟缠脚障目,就跟滑溜的泥鳅似的,烦人到极点。

    佛珠则利用袈裟骚扰发动攻击,每一次打在身上都是彻骨剧痛,宛如被巨拳轰击。

    许仙怎么会比法海还强?

    不,许仙当然不可能比法海强,至少现在不可能。

    西湖决战那天,法海之所以吃了亏,一则因为凌七是人,锡杖紫金钵作用有限,二则不知凌七深浅,错估凌七实力,导致还没来得及力以赴,就被凌七的突然爆发一波逼到了绝境。

    后来法海重伤之下,依旧以一己之力挡住了足以摧毁钱塘的巨浪冲击,其修为深厚可见一斑。

    此时许仙实力或许不及法海,但心态截然不同。

    许仙是抱着复仇的心态,一出手就是力以赴,四件佛门法器直接催动到极限,再加上三十六武僧阵法辅助,自然锐不可当。

    不过,许仙的心情却一点都不好。

    今天哪怕拿下白娘子和凌七,金山寺的损毁也不可逆转,这让他如何对得起法海,如何面对僧众?

    “妖孽,你果然原形毕露了!”许仙又急又气,双手分别结印,不顾消耗疯狂催动舍利子。

    紫金钵紫光大盛,再次将白娘子罩入其中。

    锡杖绽放出氤氲绿光,一颗瑞兽虚影伸出脑袋,一口叼住白娘子的尾巴,明明没有真是的牙齿,鳞片却嗤嗤冒烟融化。

    “啊!”白娘子剧痛挣扎,却非但挣不脱,反而导致妖力溃散,一寸寸瞟向紫金钵。

    凌七见状觉得应该差不多了,把心一横一记玄金斩将袈裟强行扫开,脚踏洪流人剑合一,真元力爆发,直刺许仙后心。

    十几颗佛珠,炮弹般重重打在身上,传出清脆的骨骼破裂声,难以想象到底有多痛。

    许仙没想到凌七会放弃防御,情急之下只能暂缓对另一边的控制,转过身双手合十,砰地一声强行夹住直刺而来的剑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