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诸天内测员 > 第37章 剃度出家
    山洞

    凌七收功调息。

    小青中毒太深,即便他真元精进也只能逼出一部分,剩下的只能靠小青自己。

    至于功力,肯定是要大大折损的,此次康复之后,小青的实际功力至少会废掉百年。

    白娘子将小青放平,指尖拂过她的脸颊,眼神中满是疼惜。

    功力没了可以重修,但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这是个陷阱,小青只是诱饵。”凌七起身肃然道。

    白娘子沉默颔首,她不笨,冷静下来一想,就什么都明白了。

    可惜现在明白已经太晚了,她要动机有动机,要能力有能力,再加上当时大牢里只有她、小青和凌七,几乎可以说是被抓了个现形,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其实自从被凌七点醒之后,她已经放弃了做人的念头,是否被人误会,是否被当作凶手,她都不在乎,大不了带着小青离开钱塘远走高飞。

    重要的是,李公甫死了,就死在小青的牢房外。

    而李公甫是许仙的姐夫!

    这要是让许仙知道,一定也会误以为她是凶手,进而恨她入骨。

    “你也别太自责,这件事……”凌七一看她表情就猜了个大概,李公甫遇害这个点,的确是陷阱中最狠毒的一环。

    白娘子打断凌七的话,一拂广绣转过背对他“我如何能不自责?若不是我执意报恩,就不会把黑煞引过来,许仙的姐夫也就不会遇害,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身上的罪责,是万万推不掉的!”

    “这样说的话,我也有责任。”凌七叹道。

    在白蛇传任何一个版本中,都不存在黑煞的角色,显然是太一自行添加的,黑煞和白娘子的故事线,也是单独设计的。

    只要白娘子来钱塘找许仙报恩,两条线就一定会产生交集,进而衍生出结果。

    重点就在于,这个结果不是确定的,在故事线不同的位置发生交集,会衍生出不同的结果。

    比如当初西湖断桥,如果他不横加阻挠,让许仙和白娘子顺利相遇,白娘子和黑煞很可能会直接发生战斗。

    再比如发配苏州途中,如果他能将黑煞杀死,今天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诸如此类还有很多,其中因果变化极为复杂,而且交错越多越复杂,是典型的指数级难题,往往连创世神都无法完理清,所以才会需要测试员去帮忙测剧情。

    “不,我没有责怪官人的意思!”白娘子赶紧转过身。

    “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尽快抓住黑煞及其帮凶,让真相大白,否则我们和许仙之间的误会会越来越深,你可别忘了,他现在是法海大师的继承人!”凌七道。

    此言一出,白娘子登时脸色微变。

    许仙原本生活安定,即便身怀舍利子,也不太可能出家,未来应该会开药铺,或者继续考功名,然后娶妻生子,过完平淡的一生。

    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面对巨大的打击,许仙为了寻求报仇的力量,很可能会改变主意,主动继承法海的衣钵。

    届时怎么办?在许仙未成气候之前将其扼杀掉?还是等许仙成了气候,天天被许仙追杀?

    扼杀许仙是不可能的,即便凌七下得去手,她也会拼命阻止。

    那就只剩两条路了,要么赶在许仙成气候之前揭开真相,要么等待许仙修炼有成后无休无止的追杀。

    白娘子深吸口气,也让自己冷静下来“官人想怎么做?”

    “你照顾小青,我先去探一探许仙的情况。”凌七略作思考,起身朝洞外走去。

    “官人!”

    凌七止步回头。

    “要小心!”白娘子认真叮嘱。

    凌七微笑颔首,离开山洞直奔钱塘。

    ……

    李捕头人缘不错,在街坊邻里的帮助下,后事被料理的井井有条。

    凌七乔装去灵堂上香,却没有看到许仙,一问才知道,许仙居然披麻戴孝上山了。

    出家需要这么急的吗?凌七连忙赶往金山寺。

    金山寺

    许仙正跪在佛像前,旁边站着法正。

    “人有生老病死旦夕祸福,还请许施主节哀。”法正双手合十。

    许仙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声音略显沙哑“我愿皈依佛门,请大师为我剃度!”

    法正似乎对许仙的决定并不吃惊,肃然问“你可想好了?”

    许仙抬起头,望着佛像的双眼,郑重地说“我意已决,从前是我太自私了,只在乎自己的安宁,现在我明白了,小安皆为妄,大安才是真,只有守得这钱塘太平,让老百姓都得到安宁,我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宁。也许,这就是法海禅师所背负的责任吧。”

    法正终于面露惊讶之色,深鞠一躬欣慰地说“善哉善哉,难怪师兄会选中施主,施主当真慧根天成,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大师过誉,若有可能,我宁愿不懂。”许仙低头,一滴泪水从眼角悄然滑落。

    “取剃刀!”法正伸手。

    僧人递上剃刀,法正单手扶住许仙的头,开始给他剃度。锋利的刀锋贴着头皮掠过,一缕缕烦恼丝从眼前滑落。

    只是不知道,了断的究竟是烦恼,还是尘缘。

    凌七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当他赶到的时候,最后一缕发丝正好落地。

    “许仙,你当真要出家?”凌七喝问。

    众僧刚要上前,却被法正挥退。

    许仙站起来,却没有转过身“我不出家,如何继承大师衣钵,如何守护钱塘太平?”

    “继承衣钵?守护太平?你当真以为李捕头是白娘子所杀?”凌七加重语气。

    “不是吗?”许仙反问。

    凌七没由来一阵恼火“问一问你的心,在你心中她真的是那样的人?”

    许仙沉默了一会,终于转过身,眼中满含着失望、伤痛和愤恨“她不是人,她是妖!”

    “好,是妖,但你觉得她是那样的妖?”凌七改口。

    “她是什么样的妖,我又如何知道?我只知道,闯入大牢救人的是她,杀死我姐夫的也是她!”许仙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枚白玉般的蛇鳞。

    看到这枚蛇鳞,凌七心中陡沉。

    果然,许仙接着说“这枚蛇鳞姐夫到死都攥在手里,他是想告诉我凶手的身份。我不会让他失望,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将她们姐妹镇在雷峰塔下,永世不得翻身!”

    说完五指猛然用力,鲜血顺着鳞片边缘流淌而下,红白相映分外凄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