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诸天内测员 > 第9章 金山寺 法海
    次日辰时渡口

    凌七和白娘子小青汇合,刚上渡船,就听远处传来呼喊声“船家,等等!”

    三人定睛一看,顿时哭笑不得,狂奔而来的可不正是许仙吗?

    许仙气喘吁吁跳上船,谢了声船家抬手擦汗。

    “你昨晚不是输了吗?还来做什么?”小青瞪着许仙。

    “呀,白姑娘小青姑娘也在,巧了巧了,我也是去金山寺上香。”许仙故作惊讶。

    小青撇嘴“我看不是巧了,是脸皮厚了。”

    “小青不要胡言,许官人坐吧。”白娘子冲许仙微微一笑,便没有再搭话,态度明显不如前几次那般热络。

    许仙答应一声,在凌七身边坐下。

    一路无话,一行四人渡河上岸开始爬山道。

    六月中旬气温上升,爬到半路已是烈阳当头。

    凌七取出水囊递给小青“天气热,喝点水吧。”

    小青对凌七的好感度已远超许仙,自然不会拒绝。

    许仙见状,急吼吼掏出水囊递给白娘子,一副殷切的样子“白姑娘你也渴了吧,喝我的。”

    白娘子刚要接,却被小青拦住。

    “我们姐妹又不是水罐子,不需要喝那么多,有这一囊就够了。”小青没好气地说,说完拧开塞子递给白娘子。

    白娘子对许仙抱以歉意的浅笑,接过小青塞过来的水囊,广袖掩口仰首细饮,顿时感觉精神一振,竟有几分甜丝丝的味道。

    小青喝的姿势倒是挺豪爽,尝后同样双眼放光“好爽口,加了什么?”

    “几滴甘露而已。”凌七随口道。

    “公子有心了,山路才过一半,公子也喝些吧。”白娘子柔声道。

    凌七接回水囊,忽然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转念一想,她两是蛇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想到这,凌七不再犹豫,仰头豪饮了几口。

    旁边许仙脸都绿了,也没心情喝水了,收起水囊跟在后面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小青看在眼中乐在心头,连步伐都轻快了许多,简直恨不得哼两句表达一下自己的愉快之情。

    大约半个时辰后,一行四人终于来到金山寺。

    寺庙不大,却很肃穆,老远就能看到一座高塔。

    入寺烧香,捐了银钱。四人正准备离开,突然被一位手持禅杖身披袈裟,端着紫金钵大师挡住去路。

    大师口宣佛号“贫僧法海,还请四位施主留步。”

    法海!

    还真有法海!

    凌七心中微动,表面却不动声色。

    在警世通言及其以前的版本中,法海是正面形象,许仙伏妻证道,什么夫妻情深,统统都是浮云。

    只是不知道,在这个任务中,法海是哪个版本。

    “大师有何事?”白娘子明显感觉到了威胁,悄然挡在小青面前。

    别看她平时温温柔柔,每到这种时候,姐姐的威严和责任感就体现出来了。

    “二位男施主大可离去,二位女施主身负妖气,倘若你们不来也罢,既然你们来了,贫僧万万不能放你们离去。”法海一顿禅杖。

    “大师您是不是看错了?她们都是好人,怎么可能身负那个什么妖气。”许仙急声道。

    法海摇摇头“贫僧不会看错。”

    白娘子和小青则是脸色微沉,本以为已经藏得够好,没想到还是被对方看出来了。

    “姐姐休要怕他,我看他是瞧我们美貌,心中生了歹念……”小青还没说完,就被一声狮子吼打断。

    “休得放肆!”法海一声断喝震的人耳膜生疼,强大气势勃然爆发,袈裟无风自动。

    不止小青,连白娘子都感觉呼吸一滞,暗暗震惊于对方深厚的修为。

    便在这时,凌七上前几步,丝毫不惧法海慑人的气势,走到他面前道“既然大师如此笃定,何不用这紫金钵照上一照?”

    “你怎么知道?”法海一惊。

    紫金钵乃是师父所传,一个外人是怎么知道紫金钵可以照妖的?

    “我还知道你这锡杖能辟邪追妖,你还有件袈裟能变大变小,哦对了我还知道……”凌七附耳说了句什么。

    法海瞬间面色大变,连退三步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哪还有半点高僧模样。

    旁边的几个小僧面面相觑,自家住持一项沉稳威严,怎么会因为香客几句话大失方寸?

    “怕什么,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会告诉别人。”凌七眯眼笑,看法海的反应,他就知道自己说对了。

    法海咽了口口水,看看左右低声道“你想怎样?”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用你的紫金钵照一照她们,倘若没反应,你道歉让路。”凌七道。

    此言一出,白娘子和小青都是吓了一跳。

    这紫金钵不是凡物,如果照在身上,极有可能现出原形。

    届时不但会吓坏许仙,还会被当场镇压。

    这一刻,姐妹二人真的好后悔,早知道金山寺有这么一位高僧,就不该来上香。

    法海用有些忌惮的目光看了凌七一眼,无奈只能点头答应,念了声佛号祭出紫金钵。

    白娘子一咬牙,正要施法与之相斗,却被凌七制止。

    “无妨,你们又不是妖,不必怕他。”凌七不由分说,按住白娘子和小青的手,和她们站在一起。

    便是这短暂的阻挡,紫金钵已然光芒大放,一道资金光芒迸发而出,将三人笼罩其中。

    白娘子和小青下意识缩头闭眼,却很快发现非但不难受,反而暖洋洋的,睁开眼睛一瞧,自己根本没有半点变化。

    “难不成这紫金钵是假的?”二人同时冒出这样的念头。

    另一边法海也是懵了,明明感知到了姐妹二人的妖气,为何紫金钵照不出原形呢?

    难不成,二人真的不是妖?

    “大师,现在没问题了吧?”凌七问。

    “你们走吧……”法海无可奈何只能让开。

    白娘子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被凌七的大手握着,不禁耳热心跳,赶紧将手抽了回来。

    “道歉呢?”凌七走到法海身边,抬手按住他的肩膀斜睨着他。

    堂堂主持,当着僧人们的面道歉,是一件很丢脸的事,但毁诺无疑更损威严。

    法海略作犹豫,终究还是低下了头“是贫僧错怪了二位女施主,还望二位海涵。”

    “这还差不多,我们下山。”凌七收回手,带头从法海身边走过。

    “姐姐,快走!”小青率先回过神,拉着白娘子赶紧跟上。

    直到三人去的远了,许仙才从震惊呆滞中清醒过来,大喊了一声等等我撒腿就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