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眼瞎 > 第三章 阴谋(3)
    “你的,名字,再说一次。”

    那人的声音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似的,突然产生一些波动。这个人是皇城的人?皇城嘛,艾托斯不禁绷紧身子。

    “艾托斯?迪拉斯。”

    “艾托斯”

    那人将他的名字反复地嚼研,像是为了解答什么。

    艾托斯?迪拉斯,尤里,魔女,乌鸦啊?!我想起来,艾托斯?迪拉斯是我看过一部小说的反派,艾托斯是因为被自己的母亲出轨被贬然后被皇帝扔到了一个叫什么森林的地方,然后被小说另外一个反派魔女所救,然后由于被魔女各种折磨就变成了一个人人闻风丧胆的食人魔,没错,食人魔,我又看了眼端坐在床上,因紧张而绷紧坐姿的少年,唔,以他这副具有欺骗性的样子确实不会让人相信他后期会变成个食人魔,剧情是反派艾托斯杀了魔女回到了皇城依靠自己的智慧重新获得自己的地位,明面是个皇子夜里是个食人魔,后来是因为一次失误被女主看到而被举报,然后被人行刑处死。

    那我要不要为了前身,以及自己的人生安,把这个定时炸药扔掉呢,其实也没有这个必要,因为如果剧中魔女没对他的折磨也不会出现后期的食人魔,那我现在还是做了件好事?但是想起乌鸦说的事情,其实两者是扯平的。但是我对那种像脑残一样说要报仇什么的,兴趣不大。

    唯一办法,就是将这个麻烦尽快打包扔掉。

    但是如果我没有那方面的意愿,其实它也不会威胁自己。顶多装可怜,所以这才是令人头疼的。我苦恼地微蹙眉。

    “还记得自己家在哪里嘛,我路过时碰巧看到你倒在地上。”

    “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的名字。”

    “其他都没有印象吗?”

    少年摇了摇头。

    我细细地观察少年脸上的表情,不确定他是失忆还是其他,虽然剧中说他回到皇城,但小说对他是否失忆也没有进行细节描写,只是简单地带过,品着手中的玫瑰茶思考着,其实他是否失忆的关系不大,如果有记忆,对于那种报复自己的国家会比较好说服,没有,我编。

    总归这救命之恩是要还的,在不伤其性命,违背自己的道德标准进行小小报复,我还是可以接受,例如让这个少年登帝或者好好地活着,再发消息其实也算是报复吧,唔算了,暂且放放。

    我果然不适合当反派。我苦恼地捂脸。

    “你没事吧?”艾托斯听到那人痛苦地呜咽声,以为她有什么事,担忧地问。

    “啊,没事没事,既然你不记得了,就暂且住在这里吧,要是有什么需要就”我突然想起来这个城堡里除了我自己和乌鸦,居然是空无一人的,虽然过去除了他们还有‘我’的母亲以及一些鸟禽,后来‘我’的母亲不在后,再加上我喜静,以及魔力带来的便携程度,我确实不需要很多仆人,但是现在多了个人,我不可能总在这个人需要的时候就出现,要是在我睡觉的时候突然叫我,我可能会想直接把这个人直接扔出去,无论这个人是什么人,啊,可能是前世因为睡眠不足导致猝死,我现在对于睡眠特别得重视,甚至有点偏执。

    做了最后的垂死挣扎后,我说“暂且叫一下我吧,叫我的名字,我会听到,摇这个东西。”我从手上拿下一个树枝环绕地银质手镯,手镯中央悬挂着一个小型铃铛,将其放在少年的手中,感觉少年地手捲曲,我便收回了手,仗着少年看不见,比划比划刚刚少年刚刚在我手中地手的大小,发觉好小。

    才重新意识到他还是个孩子。

    放在他手中的东西很凉,他摸索了一下,想应该是个手镯,一个被什么环绕着的金属手镯,而且还有个铃铛,回想起那个人放在他手中的手跟那个手镯一样冰冷,难道是为了照顾他才变成这样子吗?

    “谢谢。”很多话汇集于于口,只能说出这么一句干巴巴的话,如果是以前地他的话,或许他可以赏赐她好多东西做以回报。“我会报答你的。”

    “嗯,好孩子该休息了。”

    “我”未等他说完,艾托斯就感觉浓重的睡意开始侵蚀他为数不多的清醒,耳边像是有人不断地对他对低声低语,温柔地像孩时躺在母亲的腿上般轻声低语,渐渐地,他进入睡梦中。

    我看着已经入睡的少年,手中的施展咒术光芒因生效逐渐得暗淡下来。

    虚掩的窗门飞进一只乌鸦,坐落在窗边的架杆上,‘嘎嘎’地叫着,昏暗的光线照在乌鸦橘红色的眼睛上通着诡橘的色彩感。

    ‘小小姐有客人来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