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反派眼瞎 > 第二章 阴谋(2)
    魔女的寿命很长,特别长的,从乌鸦的口中得知是这样的,但有一日,迪拉斯闯入他们的生活,有一些平静就被打破。

    ‘咴咴’一声声尖锐的翅膀噗嗤噗嗤地划过天空,奇异的叫声引起地面上人们的注意力。

    天空正以基数为倍数的速度不断地被长如银色长翼地人面的鹰兽占据,密密麻麻地不断地聚拢过来,好似没有极限。

    “是贝鲁卡!”不知是谁打破恐惧心叫了出来了,原先浮于平静的一切都被打碎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快跑,聚拢的人群像一盘散沙到处逃窜,没了原有队形。

    贝鲁卡,专门以人为食的生物,就算是有大师级别的能力者也不能确保自己能够可毫发无损。

    “啊。”撒露露看着不断地逃窜的人面上露出了轻蔑,啧了声,看向还在一动不动奇罗说“走了,还在这里看什么,想死吗?”

    “可是,这三皇子”

    “想死你就继续留着,反正宫里人只说将他带到黑色森林又没有说把他带到哪里,以这家伙目前这种状态,你觉得他能够活多久,快走了,要耽误我和父亲大人共进晚餐,你几条命也不够赔。”

    “可”

    “你爱走不走,反正我是不想在在这个地方多呆一秒了。”

    “呃,等等我,撒露露。”

    随着声音逐渐地远离他,只余下天空中叫声奇异地魔兽的声音,被巨大的风扬起地沙尘的声音,呛得他直咳嗽,艾托斯通过模糊的眼睛仰望着这个世界,心中奇异地浮现起一种解脱,又有那么一瞬间的不甘。

    死吧,一切屈辱都埋于此。

    血,又再次染红这片黑色森林。

    039嘎嘎嘎’

    “你给我安静点,我没有弄错,这个瓶绿色就是加进这个白色瓶子,乌鸦你该闭上你的嘴!”

    一人一鸟的搭话像是清晨的噪音,令人烦躁。

    天堂太吵了,未等他思考完,意识又沉睡下去了。

    “这人不会死了吧。”我一搭没搭得翘着腿,安静翻着我腿上的书籍039圣子如何与魔女相爱的热烈史’。

    039这人要是死了,小小姐可是要负部责任。’

    “唔。”我含糊地应了一句,津津有味看着手中的书,说起来,这异世界文风还挺开放的,可能是源于对魔女的不了解,人们的那种幻想可以说是肆无忌惮,居然将这世界最尊贵的圣子与魔女搭配在一起,而且还配上火辣辣的配图,看得我忍不住啧啧称奇,故事是圣子不小心晕倒在黑森林,被魔女所救,但是魔女看上了圣子,将圣子囚禁起来然后这样子那样子,哦,后面的内容很黄很暴,看得我咯咯地笑,虽然我有点的情感缺失,但感受到那种特别特别强烈的情感的,还是会得到一点触动。

    啊,感觉脸好红的样子。

    ‘小小姐,你看了什么,怎么脸这么红,是身体不舒服吗?’

    “没没没有。”噢,我咬到舌头了,啊,说谎还真是件令人觉得麻烦的事情。

    ‘小小姐,你是对你地母亲的死并没有太大的感触,不然为什么要最后救这个人。’

    “”啊,这动物挺犀利的,说“我只是在想挑个合适地时机的而已。”

    ‘’乌鸦蹲在他专属的鸟架上,红彤彤的眼睛就那样子盯着我,不知为什么,感觉自己都被这只生物看穿了,但它什么都不说,只是孤寂地站在那里,像是被主人抛弃的宠物,有一瞬,内疚感瞬间占据了我的心头,但想到我想要的生活,那份愧疚感又被压制下去了。

    “唔”一声呻吟声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我第一次觉得救这个人是值的。

    我像是逃跑似地走,不,应该是跑向那个呻吟处。

    躺在蕾丝丝绒大床上的少年灰蓝色的软发像是被人啃咬似的,参差不齐,苍白如纸的脸色,却丝毫不减这个少年的美色,更多几分孱弱,和柔软。交叠在被子上的手缠着一圈圈的绷带,微蹙着的双眉像是包含了许多苦楚,额头也满出许汗水,苍白的双唇被咬得出血了,殷红的血像是纯白的纸上点上一点红,刺目得很,喉咙有些发干。

    纤长的手指像是受到蛊惑般伸向它

    “水”

    我像是惊了般,后退几步,深吸了口气,步履匆匆地离开了这个房间,疾步行走在走廊上,我讨厌这个体质,但我又不是特别讨厌,这是个矛盾的事情,渐渐地我慢慢地停了下来,使了个‘茶水速速飞来的魔咒’,端着玫瑰金雕的茶水走向那个房间。

    刚开门,我就感受到一道视线向我望来,那双原本闭着眼睛的碧眼如今睁着,碧如水洗,清脆得像是盎盎生机的翠枝,但是那里面却是空洞得厉害,暗淡与生机两者交织着,矛盾又恰当地结合在一起,好似这个人就该天生如此。

    这是个漂亮得少年,心中我给这个少年给予一个很高的评价。

    但漂亮的东西总是猝了毒,即使如今披着无害的外皮。

    “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好点了?”我端着茶具放在矮柜上,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给沏茶。

    我能感觉到少年随着我的动作移动,若非知道他眼瞎还以为他是个正常人,想来他之前就适应了没有眼睛。

    我倒好茶水自顾自地喝着,视线慢悠悠地望着那少年不断地簒紧着被子的手,过了许久,我嘴角无意地勾起。

    少年许久才开口说“是你救了我吗?”少年的声音很哑,可能是因为久没有进水的缘故,嘴皮都干裂了,声音好像没有我预期得好听,也可能是因为没进水的缘故。

    “嗯。”我含糊地应了一句,呷了一口水,感觉少年的视线还是停留在我的身上,这才想起来唔我好像没有说名字之类,例如自报家门这种之类,毕竟电视剧好像都是这样子写的。

    “尤里。”那人大概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久久沉默才说了一句,声线很平,无端地给人有种冷冽之感,身上带着淡淡地玫瑰味。

    “艾托斯·。”

    那人轻轻地应了一句,又沉默下去,像是只人若是不主动搭话就不回应地高傲的孔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