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三十七章 论解药的正确方式(三十六)
    穿着深紫衣袍的翩翩公子浅笑吟吟地站在众人面前,右手的折扇轻轻敲打着手心,端的是一股风流。

    叶沉鱼在树后面看着他,只觉得说不出的欠打。

    算起来,她的确挺久没打月离影了……

    来浣花宫救人的这些人是有备而来,但月离影似乎也早有预料。他说要把人留下来做客,其实没费多少的时间。他自己都没有动手,只浣花宫的精锐弟子便将人打伤都绑了起来。

    主要也是因为真正能撑起武林盟的那一拨人,现在正在浣花宫的地牢里关着。

    月离影冷眼看着这几人被浣花宫的弟子按着,怒目瞪着他,笑意不变。有弟子上前问道“宫主,这些人怎么处置?”

    月离影淡淡道“先关在地牢里吧。等过两日押一批人出来,当众处刑,以儆效尤。”

    他说得平淡,那弟子也并未觉得有何不对,恭敬地应了。

    只被绑着的人里有人慌乱地骂道“月离影,你要与整个武林为敌吗?”

    月离影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还不算与武林为敌吗?”

    他把武林盟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部抓了起来,关在了地牢里,又放出了寻找尸蛊的消息,早该十恶不赦了才对。

    说话那人身侧的青衣侠客斥责道“你与这魔头说这些做什么?要杀要剐随便他就是了!”

    “好气魄。”月离影悠悠说,“等我找到了养尸蛊的法子,就把你的尸体用上,也算一直活着不是吗?”

    “邪门歪道!”侠客怒道。

    月离影没理他,挥了下手“把人带走吧。”

    这几乎是一点都挑不出错的反派剧情,系统忍不住说道都这样了,你还觉得他不敢?

    叶沉鱼没说话,她把空间缝隙里的长刀抽了出来,一边抽一边反省自己在这个世界犯下的错误。大抵教孩子光打是没有用的,至少要给口肉吃——她看过驯兽师都是这么驯兽的。

    不过这个世界是不行了,叶沉鱼从树后面走出来,或许下个世界可以试试。

    浣花宫的弟子刚刚把人往里面押,月离影站在山门前,眉眼低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沉鱼步伐平稳地走过去,一直走到理他两三步远的位置,他才有所察觉般地抬起了头。

    他的表情先是错愕,夹带着一丝惊喜,随后想到了什么一般,化为了恐惧。

    叶沉鱼停下来,微微歪了歪头。

    持刀的少女面无表情,一双眸子如初见时那般干净透彻。月离影却觉得从后脊梁骨涌上来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没有杀意,他却感觉被笼罩在杀意之下。

    叶沉鱼在算距离,她稍稍有一点失望。这还是她第一次做任务折戟沉沙,她觉得得给自己一个交代。

    至少让自己心情好一点,可惜之后吃不到浣花宫的点心了。叶沉鱼这么想着,抽出了刀。

    雪白的刀刃在阳光下折射出刺目的光芒,月离影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抬起,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我可以解释!”

    叶沉鱼握着刀,轻轻挑了挑眉,干脆地说道“你解释吧?”

    “我能解……嗯?”

    月离影把手放下,看向面前的少女,轻咳了一声“你听我解释。”艹,差点抱头。

    叶沉鱼耐着性子说“你解释。”她其实也没有收手的习惯,她决定要对谁动手的时候,系统也拦不住。

    只不过这的确是她第一次做攻略任务,叶沉鱼决定宽容一点——浣花宫的糕点的确挺好吃的。

    见她确实没有动手的意思,月离影松了口气,对身后错愕的弟子说道“愣着干什么?”

    几个弟子收敛起眼底泄露的情绪,飞快地进了山门。

    月离影转而一笑,一改之前的俯视傲气,温声道“你过来怎么不说一声,浣花宫的弟子一直在春意楼外守着。你知会一声,我也好做个准备。”

    他倒是一点都不掩饰自己派了人监视春意楼这件事。

    叶沉鱼也不太在乎,说“我想过来就过来了。”

    月离影根本不在乎她答什么,他只是想稍微缓和一下气氛“现在也不晚,我让门下弟子去采雪顶嫩芽招待你……”

    不用说叶沉鱼也能猜出这个雪顶嫩芽是极好的茶或者蔬菜,月离影的确能在任何地方让人舒心。

    所以她决定一会儿打他的时候,下手轻一点。

    月离影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观察对面少女的脸色,基本上从叶沉鱼脸上能看出喜怒来是奢望。但她高兴的时候还是会露出一点愉悦的神色,现在这个样子,大概没有多高兴。月离影立即改口“我这些天一直在帮武林盟,努力做一个……好人。”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刚刚那是不得已而为之,我还是为了武林好。”

    叶沉鱼反问“好?”

    “的确……”落在叶沉鱼耳中的心跳声越发平稳起来,月离影说得十分顺畅“虽然藏在中原的那些边外之人已经逃遁或者身死,但是把这些边外之人引入中原的内贼还没找到。”

    “我推断此人一定就藏身在武林盟之中,而且熟识蛊虫。我这么做是为了让所有人以为我一心渴求纵蛊之术,内贼贪生怕死、利欲熏心,一定会主动承认,献出纵蛊之术的。”

    他说完,十分诚恳地望着叶沉鱼,力求表现自己的诚实。

    “好像说得通。”叶沉鱼慢吞吞地说道。

    系统???

    系统他这理由明显就是现编的!

    月离影悬着的心落回到了肚子里,笑了笑“我怎么敢让你不高兴……”

    他话音未落,叶沉鱼忽然收了刀。看似纤细的手抓住了月离影的肩膀,把人往下一拉。在月离影惊愕的目光中,膝盖狠狠地顶在了他的腹部。

    月离影瞬间就蜷缩起来,张开嘴大口地呼吸起来,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叶沉鱼后撤了一步,随手把人往地下一掼。

    她觉得月离影的解释说得通,但她没说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