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三十六章 论解药的正确方式(三十五)
    浣花宫建在凌华峰上,地据险要,平时鲜少有人过去。相对于其他门派来说,浣花宫多了那么几分神秘感。不只是对于寻常百姓来说,即便是常在江湖上行走的人也对浣花宫不甚了解。

    大家至多知道这是个不好惹的帮派,行事偏邪。宫主曾经在江湖上露过几面,仅此而已。

    当然这是在月离影剿灭极乐教之前,现在的浣花宫给众人的印象,已经和之前完全不同了,月离影的声望也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在月离影邀请各位江湖名宿前往浣花宫的时候,多数人欣然应邀,毫无防备。

    浣花宫,地牢。

    阴暗潮湿的地底,墙壁都是湿漉漉的石头,偶尔有水滴汇聚在上方,滴滴哒哒地落下来。狭长的过道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盏油灯,勉强照亮昏暗的地牢。

    月离影踩在潮湿的地面上,借着微弱的光看着两侧的牢房。牢房里的人看到他便开始破口大骂,恨自己瞎了眼。

    月离影充耳不闻,含笑从每一件牢房走过去,甚至于他现在看起来多了几分温润如玉的气质,更具有欺骗性了。

    他从地牢中走了个来回,站在入口处的时候,笑容才淡了下去,问“这几日都有谁来了?”

    跟着他的弟子知道他问的是哪几个人,答道“叶寻托付了神剑山庄,孤身一人来了。剩下的几个人都在往浣花宫赶,倒是有一个不见了踪迹。”

    “哪个?”

    “灵山剑派,苏恒。”

    月离影冷笑了一声“灵山剑派号称宁折不弯,不想出了这等贪生怕死、利欲熏心之辈。”

    他评价完,弟子恭敬地在一旁应和,没在说话。

    月离影却站在地牢门口没有动,直到烛火跳了三跳,他才问道“还有呢?”

    他身后的弟子有些发愣“还有什么?”

    月离影抿唇道“……春意楼的那个。”

    弟子恍然“听传过来的消息,应该还是在春意楼。”

    “春意楼……”月离影默念了一句,出了地牢。

    ……………………………………………

    初秋的天气有些热,太阳依旧很烈。好在林子间是凉快的,几人高的树木长在一起,自然而然成了荫凉。即便树叶已经落了大半,地面上积了大半的落叶,林间也透不过多少阳光。

    叶沉鱼踩在红黄相间的叶子上,不急不缓地向前。离开了春意楼,她就径直往浣花宫的方向来了。

    系统给她找了一条最快的路线,不到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已经到了凌华峰。

    只不过凌华峰半山腰这片林子似乎是个阵法,不怎么好走。

    叶沉鱼是学过一点奇门遁甲的,在林子里做左转右绕,判断着出口。

    系统开着监控看她走来走去,忍不住问用不用帮忙?

    叶沉鱼站在两棵树之间,摇了摇头不用,这些东西太久不用会忘的。她想了想,往其中一棵树旁走过去。

    刚刚走过那棵树,周围的树就像变了位置一般,与之前全然不同。叶沉鱼也不气馁,继续往前走,没走出几步,耳边忽然多了说话声。

    叶沉鱼侧耳听了听,说话的几人也是要去浣花宫的,言语间对浣花宫有讨伐之意。

    虽然路会走错,但是声音的方向是不会错的。

    叶沉鱼后退两步,打量了一下手边的树,轻轻跃了上去,在其中一个枝丫上站定。她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俯身望去,果然看到了一行人,似乎也被困在了林子里。

    系统提醒道他们也是过来讨伐月离影的。

    叶沉鱼轻轻嗯了一声,直接跳到了这行人头顶的那棵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一行人很快讨论完,选了一个方向往前走。

    叶沉鱼在树上看着他们,从一棵树跃到另外一棵树上,始终保持着一段安全的距离。

    许是这一行人中有懂八卦阵法的,没过多久,竟走出了林子。

    系统我说帮忙你不用……然后就跟着这群人?

    叶沉鱼从树上轻巧地跳下来,说我想看看月离影是不是真的会杀了他们。

    系统道他不杀的话,为什么要把人都抓起来?

    叶沉鱼当然想不出为什么,不过她有她自己的看法我觉得他不敢。

    系统有些不屑因为你还在这个世界吗?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会被武力威胁的。

    当然。叶沉鱼平静地答道,但我觉得月离影并不包含在其内。

    系统……好吧。

    过了阵法,剩下的路就通畅多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叶沉鱼就看见了浣花宫的山门。

    她远远地站在一棵树后,那一行人在山门外叫阵,让月离影出来对质。

    随后没多长时间,月离影就真的出来了。他看起来气定神闲,对那一行人行了一礼,说“你们要找的人的确在浣花宫做客,只不过你们恐怕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看到他们。”

    “再等一段时间恐怕就要看到死尸了!”有人喝道,“冯南前辈真心实意待你,你就这么回报他吗?”

    月离影扇了扇手中折扇,含笑说“我自然是感谢冯前辈的……只不过在那之前我总得为自己打算些是。”

    “罢了,”他耸了耸肩,“恐怕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会信,不如你们也留下来做客。”

    随后没多长时间,月离影就真的出来了。他看起来气定神闲,对那一行人行了一礼,说“你们要找的人的确在浣花宫做客,只不过你们恐怕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看到他们。”

    “再等一段时间恐怕就要看到死尸了!”有人喝道,“冯南前辈真心实意待你,你就这么回报他吗?”

    月离影扇了扇手中折扇,含笑说“我自然是感谢冯前辈的……只不过在那之前我总得为自己打算些是。”

    “罢了,”他耸了耸肩,“恐怕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会信,不如你们也留下来做客。”

    耸了耸肩,“恐怕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会信,不如你们也留下来做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