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三十三章 论解药的正确方式(三十二)
    叶沉鱼跟着逃走的蛊师,一路追出来别院。她没急着把人抓住,或者补上一刀,远远地缀在后面。

    她把气息收敛得一干二净,被追踪的人急着逃走没有回头看,居然一直没发现后面跟着人。逃出别院一段距离后,他越发地慢了下来。

    叶沉鱼也不得不跟着他放慢速度,跟了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扮做弟子的蛊师跳进了官道旁的一个庄子里。

    叶沉鱼在他进去之后,跳上墙头,打量了几眼庄子。庄子不大,前后只有两进院。叶沉鱼直接奔着后院去了,果然听到最大的那一间屋子里有说话声。

    她避开院子里的守卫,从屋后跳上了屋顶,听里面的人讲话。

    “……当真如此?”

    “回禀尊上,那女子的确武功极高,中原之中没有能与之匹敌的人,恐怕要教主亲自出手。另外她似乎很了解尸蛊,属下本以为那些蛊虫能缠他们一段时间,谁料她来了之后就取出了火折子扔进虫群,将蛊虫全都烧死了。”说到最后,这声音咬牙切齿,颇为不甘。

    叶沉鱼心想,她也不曾见过有人把那么多蛊虫放在一块,生怕烧不干净吗?

    “知道蛊虫怕火倒不奇怪。”被称呼为“尊上”的人说道,“但知道尸蛊易燃的很少,她很可能是一名蛊师……不是说她是神剑山庄的长女吗?”

    “是神剑山庄的长女,只不过她一直与浣花宫的宫主在一起。浣花宫又一直暗中防范着极乐教,属下怀疑,是月离影让她去寨里学了如何对付尸蛊。”

    尊上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如此就不必急着对付他,本尊已经拿到了雪影剑,取出了其中的剑意残卷。只要参透剑意残卷,浣花宫与那女子都不足为惧。”

    “恭贺教主……”

    叶沉鱼踩在瓦片上,皱了下眉,雪影剑不是已经还给了神剑山庄,这个尊上……

    系统开了口你和月离影进别院的时候,雪影剑让人抢走了。

    叶沉鱼被这个尊上抢走了吗,罢了。她已经跟到这里,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漏网之鱼了。

    叶沉鱼从屋顶下跳下去,正好落到两名守卫之间。守卫未曾看清来着的面容,咽喉上就多了一条血线。

    叶沉鱼把刀收起,直接推开了门。屋子里一共只有两个人,一人坐在上首,手中拿着一把断刃,一人躬身在他对面。

    门忽然被推开,上首的那个人抬头望过来,喝道“何人?”待看清叶沉鱼的面容打扮,和她手中的长刀后,他沉声说“原来是叶姑娘。”

    说着他责怪地看了下属一眼。

    叶沉鱼的目光落在他手中的断刃上,那应该是一柄剑,剑刃雪亮锋利。

    拿着断刃的男人注意到她的目光,不动声色地说道“这的确该是神剑山庄的东西,但是姑娘恐怕也知道,凭神剑山庄恐怕护不住它。”

    “如果姑娘愿意,本尊愿意给予其他的赔偿……”

    叶沉鱼淡淡扫了他一眼,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你不打算还。”她想要什么东西,也从来不会去与人谈愿不愿意。

    她说得平静,男子却一阵毛骨悚然,猛然从座位上跳弹起来。然而已经晚了,少女冷淡的嗓音还飘在空中未散去,长刀就已经递了过来。

    男子的眼底映出刀刃的光芒,他抬手想挡,脖颈上已经染了凉意。刀刃划破咽喉,连一丝血花都未曾带出。

    尸体从椅子上缓缓滑落,属下惊怒地喊道“尊上!”

    “咚!”尸体沉重地落在地上。

    叶沉鱼站在尸体前垂下眼眸,衣襟里忽地窜出了一团影子,直直地往她脸上撞去。

    ……………………………………

    浣花宫的人跪了一地,月离影面无表情地来回踱步。手中扇子被翻转了两次之后,他冷声说道“去查莞州城方圆百里有没有刚搬过来的人家,还有神剑山庄花厅聚会的那一日,都有谁进出了厨房。”

    “是!”

    月离影顿了顿,问“你们有没有看见叶沉鱼?”

    被问的弟子一脸茫然“叶姑娘不是和宫主您一同进了别院吗?”

    “……罢了。”月离影用折扇抵住额头,觉得自己也是糊涂了。不管叶沉鱼去了哪儿,只要她不在这里,谁知道他做了什么?正好雪影剑被人夺走了,他去将剑抢回来,拿到剑意残卷。

    就算之后叶沉鱼让他把剑换回去,大不了他还神剑山庄一把真的……

    月离影将折扇慢慢放下来,对啊,他为什么不还给神剑山庄一把真的?

    他勾了勾唇,露出笑意来,随后又敛了笑意,对浣花宫的弟子道“还不去查!”

    弟子顷刻间就散了,月离影有了打算,转身就想进别院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他刚一转身,就看见冯南带着一行人走了过来。

    和蔼的老者此时面容严肃,走到近前就开口“月宫主,雪影剑再次被夺,恐怕与边外之人有关。别院内的那些蛊虫实在骇人,若有不懂蛊虫之人遇到,必遭毒手。只铲除极乐教也不能除了祸患,必须要抓到幕后黑手。”

    他一拱手说道“事关武林安危,还请宫主不计前嫌,领我等查出幕后之人。”

    月离影“……”

    他挑了挑眉“我领你们?”

    冯南说“之前本就约好了谁除了极乐教,就由谁任盟主。宫主杀了童昊空,做这个盟主当之无愧,是我等之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恐怕是现在用得上我,才让我当这个盟主。”叶沉鱼不在,月离影也没刻意出言嘲讽,只道,“恐怕这事情过去,我这浣花宫宫主又成了该被喊打喊杀的那一个了。”

    冯南多少有些尴尬,好在他早有准备,呵呵两声“宫主说笑了……”

    “我等数次猜忌月宫主,宫主却不计前嫌救出我等门下弟子。我等已知宫主为人,怎会认为宫主是奸邪之人?”

    “若再有人猜忌宫主,我冯南第一个不答应!”

    月离影看着眼前正气凛然的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