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二十四章 论解药的正确方式(二十三)
    系统忍不住说可就算你让他救了人,他也算不上一个好人。

    光做一两件好事是没用的,他要以后一直是个好人才行。你总不能一直留在这个世界看着他吧?

    叶沉鱼就算我按你说的攻略他,他本质上也没有改变。我离开了他也会做坏事吧?

    所以你要让他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爱。系统苦口婆心,你要打破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让他认识到自己是错的。

    叶沉鱼没觉得月离影的认知哪里错了,她自己也分不太清对错的概念。

    但是她有自己的打算,虽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任务,但是她并不想完全依靠系统,毕竟日后还有很多类似的任务要做。

    叶沉香被松了绑,揉着手腕看了看月离影,又看了看叶沉鱼,小声问道“杀谁?”

    “极乐教的那个教主。”叶沉鱼说。

    叶沉香顿时松了口气“不是杀我啊……”

    月离影“……”这姐妹俩个想的和旁人都不一样。不过,叶沉香怎么会想到是杀她呢?

    他笑了笑说“当然是去杀以蛊纵尸、为祸武林的极乐教了。沉香小姐,在下先送你到叶庄主哪里吧。”

    叶沉香感激道“多谢,您叫我名字就好。我还不知道您是?”她没见过这个人,更没听说江湖上哪家门派出了这么一个弟子。

    “浣花宫,月离影。”

    “浣花宫?”叶沉香难掩惊讶之色。

    月离影面色如常“姑娘听过?”

    怎么可能没听过?叶沉香心里嘀咕,只不过听说的都是些浣花宫的劣迹。例如修炼邪功,行事乖张,劫掠镖银……总之不是什么好名声。

    但是这话是不能在明面上说的,叶沉香连忙说“当然听过,久仰宫主大名。”

    月离影怎么会不清楚她心里想什么,唇角微勾“不敢当。此地不宜久留,我还是送姑娘回去。”免得留在这里拖后腿,也好套神剑山庄一个人情。

    叶沉香十分感激“多谢宫主。”传言果真不可信,月宫主不是挺好的,还跟姐姐一起救了她。

    两人客客气气,气氛融洽至极。

    叶沉鱼他现在不算改变吗?

    系统他肯定会在你面前装的!

    叶沉鱼攻略了他也会在我面前装吧?

    系统他……一时忽悠不下去了怎么办?

    叶沉鱼你怎么知道他不会一直装下去?

    说罢,叶沉鱼站起身,对月离影和叶沉香略一点头“我去找人。”

    走出几步之后,她又忽然回过身,对月离影说道“你跟我一起去。”杀极乐教主应该也算是做好事吧。

    正在和叶沉香说话的月离影微微挑了挑眉,这还是第一次叶沉鱼杀人叫上他。月离影扫了一眼叶沉香,这时候怎么也该是先把叶沉香送回去才对。除非,叶沉鱼不想他与叶沉香独处。

    月离影当然不敢猜测叶沉鱼是吃醋,他也不敢想,只能解释为她怕叶沉香说漏什么。叶寻夫妇言语之间指明了她不是真正的叶沉鱼,或许她真的不是叶沉鱼。可一模一样的容貌又怎么解释?

    月离影一边猜测着,一边应道“好。”他顿了顿,又对叶沉香说“叶姑娘一起吧,安全些。你应该也担心你姐姐。”

    叶沉香何止是担心啊,她现在根本弄不清楚这个人是不是她姐,而且雪影剑还在极乐教手中。就算月离影真的要把她送走,她也一定要跟上来。她连忙点头“好。”

    她快步跑到叶沉鱼身边,眼巴巴地喊了一句“姐。”她和这个姐姐并不熟悉,一年见的次数都少。或许是因为这次姐姐救了她,她有一种跟在她身边很安全的感觉。

    “……”叶沉鱼低头看了她一眼,转身向外走去。她不是这个世界的叶沉鱼,多说多错。

    现在外面浣花宫的人已经撤走了,极乐教的人也应该察觉出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立刻赶过来。

    这座别院不小,像是一个小型的园林。前院到后院五六排的屋子,中间是回廊与各色的景物。

    叶沉鱼站在回廊上,两侧的屋子都没了人。风吹过,只有隐隐的流水声和树叶相碰的声音。还有,蛊虫活动的簌簌声,密密麻麻,由远及近。

    “这个声音?”月离影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感觉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极乐教在这里养了这么多虫子?”

    “还有尸体。”叶沉鱼说,“这地方没几个活人了。”

    像是在应她的话,回廊和屋檐上爬上了金色和红色的蛊虫,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不多时,光芒铺满了回廊,飞快地蔓延开来。

    叶沉鱼微微皱了一下眉,她不太喜欢虫子。

    月离影猛然色变“这东西就算一只咬上一口肉,也能把人咬成骨架。”

    “你说错了。”叶沉鱼淡淡道,“蛊虫身上有毒,一口你就活不了了。”

    她语气中透着一股你怎么这么弱的慨叹,让月离影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摸了摸鼻子,瞄着飞快爬行的蛊虫说“趁着它们还没爬过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快点走?”这么多蛊虫,不是用刀剑能应付的。叶沉鱼刀法再好,也没有用。

    “的确。”叶沉鱼后退一步,抓住身旁叶沉香的手臂,想了想又把人塞给了月离影。

    月离影抱着满怀的温香软玉,一想到这是叶沉鱼的妹妹——不管是真是假,动都不敢动。他揽着人说了一句得罪,然后问叶沉鱼“前后都是蛊虫,我们怎么出去?”

    “出去?”叶沉鱼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出去做什么?”

    月离影有些茫然“我们不出去?”

    叶沉鱼把腰间的长刀抽出来,另一只手抓住月离影的肩膀,声音在蛊虫爬动的声音中有些飘渺“不出去,我们进去。”

    她抓起月离影,看到没看就往半空中一抛,自己刚好借着身旁的柱子一踩,跃到半空之中。

    月离影从来没被人这么扔过,在半空中刚刚稳住身形,就看见少女跳到他身侧,黑眸之中一片漠然,手中刀刃横起,往下一挥。

    回廊上所有的柱子被齐齐斩断,一整排的屋子倒了下去,金红色的光芒瞬间被淹没。

    借着挥刀的力道,叶沉鱼重新抓住身旁的人,朝一旁的屋子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