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二十三章 论解药的正确方式(二十二)
    她挑了一个呼吸声最多的屋子,然后发现似乎进错了屋子。

    这间屋子很大,里面占了不少极乐教的人,一个衣着明显和其他人不同的人坐在桌子旁,还没从窗户碎掉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大半的屋子是空着的,只摆了一张椅子,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被绑在椅子上。女孩看起来没受什么苦,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凶巴巴地瞪着其他人。

    这应该是月离影要找的屋子,叶沉鱼握着刀,犹豫着要不要出去重来。

    看守的人这才惊醒过来,坐在桌子旁的男子沉声道“神剑山庄倒请到了一位高手。”在这女子进来之前,他完全没听到任何脚步声和呼吸声,此人内力武动一定不在他之下。

    叶沉鱼还在想要不要走,就听椅子上的女孩结结巴巴地喊了一句“姐?”

    桌子旁的男子哦了一声,说“原来是神剑山庄的大小姐,姐妹情深。”既然是姐妹,动起手来必然投鼠忌器,倒也好办。若是不敌,拿叶沉香威胁便是。

    他站起身,亮出自己刀“不知叶姑娘刀法如何?”

    一旁椅子上的叶沉香急的不行“他是极乐教护法虞烈,姐你快走……”

    她刚刚开口,虞烈已经抽刀向前,大开大合地劈了下去。

    这下叶沉鱼不用做决定了。刀风迎面而来,她后撤一步轻轻让开,左手已经抽刀出鞘。狭长的刀刃从斜下方穿过,刺入男人的肋下,入体之后连速度也未曾慢下来,由下至上直接贯穿了内脏。

    虞烈还举着刀,双目呆滞地映出面无表情的少女。少女稳稳地握着长刀,黑眸中映出锋利的光芒。

    叶沉鱼抽回刀,任由尸体倒在了地上。

    从男子冲过来到倒下,只过了一息的时间。叶沉香呆愣愣看着这一幕,“走”字说到一半就没了声音,只觉得自己在做梦。

    虞烈一死,其他的看守甚至连动手都不敢,疯狂地向外逃。不一会儿,人就跑光了,连门都没关。

    屋子里只剩下叶沉鱼和叶沉香四目相对。叶沉鱼走过去,一只手放在下巴上,陷入了沉思本来应该月离影来救人的,她把人救了,这么多天不就白折腾了?

    叶沉香仰起头,望着身前的人,有些发懵“姐,你怎么过来了……你身体好了?不对,你怎么会武功?好像也不对,你怎么这么厉害……”

    她问题太多,叶沉鱼想了想回答了第一个问题“过来杀人。”

    “哦,是为了杀人……”叶沉香点了点头,随后音量提高“杀人?”

    叶沉鱼嗯了一声,手指在刀柄上点了点,做出了决定。这么长的时间绝对不能白费,她必须让月离影救到人。

    叶沉香觉得自己真的是在做梦,否则怎么会看到自己不会武功的姐姐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刀杀了那个武功特别高的虞烈,然后告诉自己她是过来杀人的?

    她咬了一下舌尖,疼得她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一看,自己的姐拿了一把椅子过来,坐在了自己对面。

    不是做梦?算了,不管了。“姐,你帮我把绳子解开,我们快走。那个教主养了好多奇奇怪怪的虫子,放进尸体里就能让尸体动,必须告诉爹和娘。”

    叶沉鱼摇了摇头“不行。”

    叶沉香“啊?”

    叶沉鱼把长刀横放在腿上,认真说道“我不能给你把绳子解开。”

    “……为什么?”叶沉香更懵了,“是因为我把雪影剑弄丢了,姐你生我气了?”

    “因为要救你的人不是我。”叶沉鱼说,“我是来杀人的。”

    叶沉香“……”什么鬼?等等,她姐说是来杀人的,不会是来杀她的吧?

    ………………………………………………

    月离影早准备了一身极乐教常穿的黑衣,趁着浣花宫和极乐教打斗的时候,装作受了伤的极乐教徒退到了屋子里。

    他进的这间屋子没什么人,月离影随便扫了几眼,循着记忆往关着叶沉香的地方走。

    说来奇怪,他一路上没碰到几个守卫,应该是人都出去阻拦浣花宫了。但是为什么会有极乐教的人十分惊恐地跑过来,像是要逃走的模样,见到他都不过问一句。

    月离影心中起疑,怕另生变故,加快脚步。果然,原本关着叶沉香的那间屋子门似乎开着,里面八成已经没了人

    月离影心底一沉,警惕地走过去,只见屋门大开,叶沉香还被绑在椅子上,不知为何,脸上写满了恐惧。

    叶沉鱼坐在她对面,长刀横放在膝上,清秀的面容上透着一股认真。

    月离影脚步一顿,大多数时候叶沉鱼的面无表情是真的面无表情,这种时候一般是她什么都没有在想。

    但是如果能从她脸上看出那么一点认真,那就糟了,这时候一般倒霉的都是他。

    月离影想都没想就后退一步,想要离开,可惜屋子里的少女已经发现了他,用那双看不出深浅的黑眸望着他。

    月离影只好认命,走了进去“你不是要去杀极乐教主吗?”

    叶沉鱼早就听见了脚步声,见月离影进来,觉得计划终于回到了正轨。她解释了一句“我还没找到人。”

    “应该就在这几间屋子里。”月离影瞄到了死去的虞烈,有一种不出意外的感觉,叶沉鱼杀他也只用了一刀。怪不得极乐教的人会慌忙逃走,任谁看见她动手也生不起反抗的心思。

    “我一会儿去找。”叶沉鱼指了指还在椅子上的叶沉香,“你快去救人。”

    月离影笑道“哪儿还需要我,你不是已经把人救了吗?”说着他过去把叶沉香身上的绳子割了。

    叶沉鱼手放在刀上,看着月离影动作“我没救人,人是你救的。”

    她认真地望着月离影“我是来杀人的,你是来救人的。”

    月离影“……”分工要这么明确吗?

    见叶沉香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叶沉鱼松了口气总算让他救了人。

    系统……你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