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十八章 论正确的解药方式(十七)
    “不曾感觉……”徐长老说了半句就止住了,整个人摇摇晃晃地坐了下去,“怎么回事?”

    叶沉鱼嗅了嗅一滴未动的茶,算算时间,药效也该发作了。

    果然,梅长老一坐下,其他人也纷纷发现自己手脚发软,连内力都汇聚不起来。一时之间,花厅内只有叶寻、沈飞雪和侍女小厮完好无事。

    月离影靠坐在椅子上,勾起一个在叶沉鱼看来十分欠打的笑“没感觉吗?”

    他看似精神十足,并未受药效影响,实则身子都往叶沉鱼那边偏了。眼看他可能要倒,叶沉鱼用刀鞘把他重新戳正“坐好。”

    月离影从牙缝里挤出一点声音来“我没力气。”

    其他人在慌乱之中只顾查看自己没有注意到这个小细节,有人惊怒交加“大家都中了毒,只有你们几个没有中毒,肯定是你浣花宫往茶水之中下了毒!”他们进来之后,都喝了茶水,也只有没喝茶的叶寻夫妇没中毒,稍一联想就知道是茶里放了毒。

    这怎么就变成了月离影下的毒?叶沉鱼抬眼望过去,发现这个人她记得,是那个提议要神剑山庄用剑意残卷换回叶沉香的“刘兄”。

    “刘兄”虽然中了药,但喊起来中气十足。他身边坐着两个人,面无表情,双目直视前方。

    叶沉鱼打量了他们几个一会儿,最后目光落在了“刘兄”身上,开口道“你没看见他下毒,凭什么说是他下的毒?”她刚刚突然想到,如果毒成了月离影下的,那他不就又成了坏人?改邪归正的任务进度还没往前走几个点,就要倒退一大截了。

    叶沉鱼决定抢救一下自己的任务。

    “刘兄”没想到她会突然说话,先是一愣,而后理直气壮地说“如果不是他下的,他怎么知道茶里有毒?”

    他也不知道,他开始喝得还挺多的。叶沉鱼想,这世界的人怎么连茶里的药都喝不出味道?

    “知道茶里有毒未必是下毒的人。”叶沉鱼摸了摸刀柄,“茶里的味道那么重,就算闻不到,也该喝的出来。”

    她语气平静认真,落在其他人耳中却多了几分嘲讽。“刘兄”冷哼了一声“这毒无色无味,谁喝得出来?要我说你身为神剑山庄的人,却跟这种邪魔外道混在一起,当真不知羞耻。莫不是你将浣花宫的人引入庄内,给茶里下毒的吧?”

    叶沉鱼“……”她果然不适合跟人讲理。

    既然讲不了理,还是用她擅长的方式解决这件事情。叶沉鱼站起身,长刀缓缓出鞘,刀刃闪着锋利的光芒。

    “刘兄”脸色大变“你要当着叶庄主的面行凶不成?”

    月离影眼底露出一点看好戏的兴味,他就知道最后会这样,叶沉鱼哪是个讲理的人。

    刀完全出鞘的那一瞬,叶沉鱼轻掠了过去,手起刀落,将人切成了两半。待众人看清时,她已经站在了“刘兄”身侧,漠然地看着地上的尸体,脚边落了一滩的鲜血。

    就算是江湖上第一流的刀客,也用不出这样利落的刀法。

    “刘兄”颤抖着手,抹了一把脸色的血“你……”他堪堪吐出一个字,像是想起了什么,后面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叶沉鱼没有理他,刀尖插入地面,将想要逃离的蛊虫钉死在了地面上。她刚刚杀的不是“刘兄”,而是他身边的人。

    众人看到地上的虫子,一时色变“是蛊虫!”

    他们闻不出软筋散的味道,但还认得出蛊虫。叶沉鱼收刀入鞘,淡淡说“这里一共二十七人,其中有三具尸体。有四只蛊虫,哦,现在只剩下三只了。”

    “怎么会有蛊虫?”

    “可是有苗疆之人入了中原……”

    月离影在一片议论声中,懒洋洋地开口“蛊虫操纵的尸体与活人不同,是不会说话的。只要查一下它们是同谁一起进来的,就知道是谁把蛊虫带了进来。这事很简单,我倒是比较好奇……”

    “刘山,”他叫了“刘兄”的名字,“你既然中了毒,刚刚怎么又能动了呢?”刘山伸手抹血,别人没留心,他却是记住了。

    刘山惊恐地看着叶沉鱼,向后瑟缩了一下,语无伦次“我、我不知道,这药它……一定是毒解了,对对对,我喝得少,毒解了。”

    月离影哦了一声,说“我怎么记得,这具蛊尸是跟你一起进得神剑山庄?”

    “我怎知他是蛊尸?”刘山勉强镇定了下来,“我们三人同行,他不说话,我也没在意。”

    叶沉鱼歪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他身旁的另外一个人“他也是蛊尸。”

    “我、我、我……”刘山冒着冷汗想要解释,这时候他身边的蛊尸突然暴起,直扑向叶沉鱼。与此同时,又有一道人影从背后扑向叶沉鱼,掌风骇人。

    人影刚刚近身,叶沉鱼后退一步,两具蛊尸收势不及撞在了一起。刀光横过,尸体连同蛊虫一起落在了地上。

    叶沉鱼看都没看地上的尸体,脚下一转,直奔着花厅中的一人去了。那人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被一刀断喉。一只金色的蛊虫从他身上掉了下来,被叶沉鱼随手踩死。

    “三具蛊尸,四只蛊虫,一个蛊师。”叶沉鱼语气平静,“没了。”

    花厅内极为寂静,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茶里被下了毒,熟识的人中被混进了不知哪一方势力的蛊师,怎么说也该有一番苦斗,结果就这么结束了?

    没人说话……叶沉鱼环视了一圈,提醒了他们一句“茶里的药。”

    众人如同从梦中惊醒“叶姑娘好刀法,不愧是叶庄主的女儿。”

    “就是,就是……”

    谁要听这些,叶沉鱼转了一下手中的刀刃,有些不耐“你们还没说药是谁下的。”

    花厅里又静了几秒,有人福至心灵“当然不是月宫主下的,一定是这蛊师下的药。”

    “应当是刘山下的,他刚刚才贼喊捉贼,非说是月宫主下的。”

    叶沉鱼满意了,利落地收了刀,回去坐着了。

    众人“……”你好歹找一下解药啊。

    好在叶寻和沈飞雪没什么事,赶紧让人去尸体上摸解药。

    叶沉鱼在月离影旁边坐下,准备接着走神。月离影这时开了口,语气有几分古怪“你是为了证明我的清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