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十五章 论正确的解药方式(十四)
    半晌之后,月离影才说道“极乐教惹上你,真是倒霉。”他惹上她,也挺倒霉的。

    叶沉鱼看了他一眼,面色沉静如旧,转身向院子外面走去“走吧。”

    月离影让属下收拾院子,自己垂头拧了下眉,刚刚叶沉鱼那一眼……是发现了他原本是想看热闹吗?

    叶沉鱼出了院子,夜风习习,抚起她衣衫的一角。她眨了眨眼,脸上浮现出些许的迷茫。

    叶沉鱼他说极乐教倒霉是什么意思?

    系统……合着你这么冷静地走出来,其实什么都没听懂?

    这个世界的力量级别很低,极乐教完全不是你的对手。吐槽归吐槽,它还是要给宿主解释。他的意思是,极乐教被你盯上再怎么挣扎也没用,太倒霉了。

    有一句话系统没说,它觉得月离影是一语双关,代指自己。

    这个世界的确太弱了。叶沉鱼说,应该是功法的问题,也无人创新。那个剑仙孟云自己碎破虚空了,居然只留下一份剑意残卷,还要去争夺。

    系统语气很无所谓不是每个世界都像你原来的世界一样,有人愿意分享感悟。就算孟云当初留下剑意残卷是为了武道传承,孟家也不会愿意分享给外人的。俗世的权力纷争,你们这种人不会懂的。”

    叶沉鱼我只是觉得这世界埋没了不少根骨绝佳的人,月离影天赋也算不错,结果弱成这个样子。

    我是让你做攻略任务的,不是让你来教人武功的。系统警惕起来,他弱一点才好做任务。

    叶沉鱼唔了一声好吧。

    杀完极乐教的蛊师,再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亥时了。叶沉鱼决定让月离影养一天的伤再走,月离影这次没说什么,让浣花宫的人给她又准备了一间房间休息。

    叶沉鱼难得浅眠了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早有人准备了裁剪好的新衣衫,貌美的侍女端着用来洗漱的手巾和清水候在一旁。

    叶沉鱼洗漱完下了楼,发现客栈已经关了门,没有一位客人,只摆了一张桌子在中央。月离影坐在桌子的一侧,见到她一笑“今天换了椰丝糕,尝一尝吗?”

    他换了以往客气的称呼,像是朋友一样地打招呼。换了之前,他在叶沉鱼下楼的时候就已经迎了上去。

    叶沉鱼坐下来,看了看他说的那盘椰丝糕。白白嫩嫩的糕点裹了一层泛着清香的椰丝,十分诱人。月离影看出她喜欢有奶香味的甜品,吃饭的时候总会让人做上一份。

    椰丝糕很好吃,叶沉鱼吃了几个,听对面的月离影说道“叶沉香被绑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现在好多人都往莞州城赶。听说神剑山庄已经聚了一些人,要帮叶寻救回女儿。”

    叶沉鱼喝了口粥“能救回来吗?”

    “乌合之众,怕是不行。”月离影评价道,“蛊虫是个麻烦,你自然不怕,他们就不一定了。”他捧了叶沉鱼一句,转而说“你如果着急,我们可以用轻功赶过去。”

    叶沉鱼咬着椰丝糕,摇了摇头。她并不着急,人能不能杀到,叶沉香能不能救到,一切随缘。又不是只有这一件好事给月离影做,至于极乐教的教主先被人杀就杀了,从系统的解释来看,他应该不会是个让她满意的对手。

    “不急吗?”月离影弯了弯唇角,笑了笑,“好,听你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高兴起来,叶沉鱼把椰丝糕咽下去,心里有些奇怪。

    第二天浣花宫的人把车马备好,叶沉鱼坐在装满了椰丝糕和牛乳酥的马车上,觉得自己不太像是去杀人的。

    系统心说那你不还是吃光了。

    一进莞州城,入耳便都是关于神剑山庄和极乐教的事。莞州城聚集了一堆江湖人,三句话不离剑意残卷。

    叶沉鱼跟着月离影进了一间酒楼,旁边便有一桌人在说神剑山庄。

    “听说这次神剑山庄许诺,若是能救出叶姑娘就把叶姑娘许配给他。”

    “我怎么听说是要把剑意残卷赠予救出叶姑娘的人?”

    “我听说的怎么是把大小姐叶沉鱼嫁给他……”

    突然被嫁人的叶沉鱼歪了歪头,面无表情的脸上硬是能看出那么一点无辜。

    月离影却冷了脸色“胡言乱语。”

    那边的酒桌已经换了话题,感叹着叶寻夫妇时运不佳,两个女儿一个失踪,一个被极乐教抓去,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有剑意残卷这个烫手山芋在手。一个弄不好,神剑山庄说不定就此覆灭。

    叶沉鱼听了一会儿,没再听到自己的名字,便问月离影“你能查到极乐教的人现在在哪儿吗?”

    “已经在查了。”月离影说,“叶沉香被绑在哪里已经查到了,但极乐教主不在那里。不过快到了他们与神剑山庄交易的日子,极乐教主一定会出现,他不会放心让属下去拿剑意残卷的。”

    叶沉鱼点点头“好。”

    “这几天我们就留在莞州城。”月离影说,“明天神剑山庄宴客,我们可以过去看一看。神剑山庄拿不出剑意残卷,一定另想办法救叶沉香。”

    叶沉鱼随意他安排,只管点头。月离影的确也能把件件事情都安排周到,吃完午饭,他就跟叶沉鱼说已经安排好了住处,让她去歇息,还让人带了一盒糕点跟着她。

    叶沉鱼看着那盒糕点有点沉默,最后还是起了身跟着月离影安排好的人往外走。

    青白衣衫的少女出了酒楼,月离影的笑容立刻淡了下去。

    他慢悠悠地起身,拿着折扇往刚刚说话的那一桌走,在众人怔愣的目光中寻了一个空位坐下,含笑问“诸位听没听过一句话?”

    其中一个人皱眉说“什么话?”

    月离影拿起桌面上的一个酒杯,语气冰冷,一字一顿“祸从口出。”

    白瓷的酒杯在他手中变成粉末,在桌子上落成一滩。

    原本勃然大怒的众人立刻变了脸色,眼中写满了惊惧。

    月离影对他们笑了一下,起身走了。他不听话还要被叶沉鱼打,这种人也敢随便编排叶沉鱼。这不是说他比这些人还不如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