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口难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宿主你把刀放下 > 第十三章 论解药的正确方式(十二)
    叶沉鱼我的任务好像有进展了?她的任务对象都开始自己做好事了。

    系统……你开心就好。

    莞州距离临安并不远,快马两天也就到了。不过到莞州之前,要先做些准备,比如杀了极乐教派来的那些蛊师。月离影花了差不多半天的时间,查出了剩余几个蛊师所在的位置,一个个列出来给叶沉鱼看。

    叶沉鱼扫了两眼,四个人分成了两拨,一拨在城西、一拨在城东,连具体在哪间屋子都写得清清楚楚。

    “要快些去。”月离影说,“来杀我们的人没回去,他们肯定有了警醒。”

    “没事,出了城也能追回来。”叶沉鱼从里面抽出一张来,记住了地点,“我去看看。”

    月离影提醒道“蛊师纵尸可能不止一具,你要小心。”

    这种会被人以关切的语气提醒的感觉让叶沉鱼有些陌生,她从窗户上跳下去的时候才应道“知道。”

    少女的身影消失在窗户旁,月离影慢慢地咳嗽了起来。他身上的伤还没好,又不敢耽搁叶沉鱼的时间,只能强撑着。

    他把另外一张纸收起来,问守在一旁的属下“查出那具尸体的身份没有?”

    “回禀宫主,是梅山派的君子剑刘长风。”

    “刘长风许久不在江湖出现,竟然是被极乐教拿去做了蛊尸……”月离影眯了眯眼眸,吩咐道,“把尸体扔在梅山派门口,别让人发现踪迹。”刘长风在江湖上素有侠名,被人发现他身死之后还被当做蛊尸必然会掀起轩然大波。

    梅山派必定会追查下去,各个门派也会收束子弟、有所防备,极乐教再想找尸体养蛊就难上加难。

    他拿不到剑意残卷,极乐教也别想拿到。

    说话之间,他又咳了两声,唇角溢出一丝血丝。抹掉血丝,月离影眼底闪过复杂的神色,叶沉鱼是威胁,但如果他愿意忍,叶沉鱼的确是把很好用的刀。

    而现在他除了忍着,也别无他法。

    足尖点在青苔之上,叶沉鱼稳稳地落下,正要打开系统的地图,忽然抬头望了一眼。月离影伤得挺重的,她摸了摸刀鞘,算了算去杀人要用的时间,然后向院外掠去。

    一时半会儿应该死不了,先不用管。

    叶沉鱼赶路一向走直线距离,简单来说就是不走寻常路,一定要从墙头和房顶上过。这么走起来十分省时间,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她已经踩在了目的地的屋顶。

    此时天已经见了黑,街道上没有几个人。叶沉鱼半蹲下来,听见里面两个人的谈话声,以及蛊虫活动的声音。只有两个活人,藏着蛊虫的尸体有四具。一具在院子里,两具守在门旁,剩下一具藏在房梁上。

    闯门的话比较麻烦……叶沉鱼摸了摸泛凉的瓦片,长刀出鞘,直接斩了下去。屋顶的瓦片经不住刀意的肆虐,碎裂溅开。叶沉鱼借力向下,刀势不减,在碎石瓦砾之中斩落了一个人,随即手腕一翻,刀尖往后送去。

    长刀入肉的一声闷响之后,两具尸体都倒了下去。

    现在这个屋子里没有活人了。

    没了蛊师的控制,那四具蛊尸盲目地游荡了一会儿,蛊虫从尸体里面钻了出来。叶沉鱼随手摁死了三只,剩下原本房梁上的那只飞出了院落。她追上去,将蛊虫钉死在了墙上。

    …………………………

    “蛊虫死了!”

    昏黄的屋子里忽然响起了一句喊声,微弱的烛火像是被惊吓到了,摇晃了两下。坐在烛火旁边的男人一皱眉“死了几只?”

    最先惊呼的男人答道“四只全死了,蛊七和蛊八恐怕已经不测。教主让我们杀的人十分厉害,可能有应对蛊虫的办法。”

    “蛊七、蛊八操纵的尸体都是江湖上有名的高手,又有蛊虫温养,悍不畏死。同时杀了它们,必定是有应对蛊虫的办法。”

    “我们是不是该向教主禀告一翻……若是他们有应对蛊虫的办法,我们肯定也不是对手。再者,也该让教主有所警惕。”

    烛火旁的男子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拧眉拨了拨烛火,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这么回去必定受罚……他们不是救过那群流浪儿吗?还一连去了好多天,他们不好杀,那群孩子还不好抓吗?”

    “把人捏在手里,教主那边也好交代。”

    ………………………………

    确认所有的蛊虫都清理干净,叶沉鱼重新跳上屋顶,回了客栈。这次月离影乖乖坐在客栈里,没有跟任何人说话。

    叶沉鱼踩着窗沿跳进来时,他正面无表情地对着桌面上的烛火,火光映得他面容有几分诡秘。看见叶沉鱼,他露出一个笑来“人杀完了?”

    叶沉鱼嗯了一声“两个人,四只蛊虫。”

    月离影说“我让人去收拾尸体,另外两个在城西。你出手的话,应该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杀完我们就启程去莞州,这样我们到的时候,极乐教还不知道他们派来的蛊师死了。”他抿了抿唇,唇色有些苍白。

    叶沉鱼说“不急。”

    月离影愣了一下,解释道“现在过去杀,那两个蛊师还不知道其他同伴死了的消息。就算知道了,也来不及离开临安。”再晚一点,人就跑了。

    叶沉鱼摇了摇头“人我马上就过去杀,我是说去莞州不急。”

    “是有别的事要做?”月离影把叶沉鱼这些天要做的事情想了一遍,试探着问,“不去救叶沉香了吗?”

    “极乐教不会很快就杀了叶沉香。”叶沉鱼说道,“今天晚上就启程去莞州的确要快一些,但是你伤还没好吧?”光是用眼睛看,都能看出他重伤未愈来。

    要是再这么一折腾,把任务对象折腾死了,系统怕是要念上她几个小时,叶沉鱼在心里想。她别的不怕,一怕麻烦,二怕吵。

    月离影却是一怔,盯着叶沉鱼看了好一会儿。少女的眉眼在烛火下有些模糊,黑眸清澈平静。他完全没想到,她是为了他身上的伤势。他身上的伤很重,即便用了最好的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谈不上痊愈。

    若真的赶路去莞州,他恐怕要去半条命。他已经决定拼着伤势加重,也要急行去莞州——毕竟是叶沉鱼要去。

    谁料……她居然会照顾到他的身体。

    。